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28章雲夢澤的真面目?

第828章雲夢澤的真面目?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16 06:32 | 本章字數:3334

哪怕同是凡人,這嬌嬌女的身手肯定不如她,就算再加上個瓶兒也是白搭。

不好不好,這樣太簡單粗暴。不如用些赤蠍粉,令她手臉腫脹幾日?可要是辦得隱晦了,小閣主不知是她下的手,這還有什麼意思?

她這裡正在浮想連翩,就沒提防長天湊近了,伸指在她下頜上輕輕勾劃,撩起一陣輕癢,聲音也突然變得低糜中略帶兩分嘶啞:「我若是這樣勾勾手指頭,你是不是什麼也都肯的?」

他這樣勾啊勾,快把她的神魂都勾跑了。他的眸中似有金波蕩漾不休,似能令她心甘情願地溺斃沉下,再也不清醒過來。只消定定地望上兩眼,她腦海中就是陣陣迷糊,吶吶道:「肯,肯什麼?」

他唇角微微勾起,這一笑更是魅惑心神:「肯這樣。」慢慢俯首,去就她的紅唇。

她如中魔咒,只能呆愣地望著他挺直的鼻樑、完美如弓形的薄唇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她幾乎都能感覺到他肌膚散發出來的熱度。

終於逮住她了。長天嘴角笑意擴大,吻了上去。

他幾乎碰著她的唇了,但在此之前——

「吧」地一聲,一方白巾蓋在了他的臉上。

長天的動作僵住了。

寧小閑後躍了一大步,聲音中都還留有兩分顫抖:「快洗臉去!」呼,把這張臉擋住,果然她的抵抗力就大增了。

這臭丫頭,越發警覺了!他慍怒地扯下軟巾,胡亂擦了擦臉,隨後就聽到帳外傳來蔚文龍的呼喚:「神君大人可在?聖殿桓副殿主來訪!」

桓公替來了。以長天的身份,他親自上門拜訪,原也是二人意料中事。

長天長身而起。

掀簾走向客廳時,他身上又恢復了慣常的威嚴和傲慢,彷彿終年不化的大雪山。

這人變臉怎能玩得這樣好?寧小閑一時無語。

神啊,賜她柳下惠的定力吧,呆在這傢伙身邊真是太危險了,她真怕自己哪天一個按捺不住,直接化身為狼將他撲倒。

此時,她耳中已聽到一個陌生的男聲道:「撼天神君,當真是久仰了啊!」

長天大概是回了一禮,聲音依舊雲淡風輕:「承蒙款待。」

「哪裡,此處得神君大駕光臨,才真是蓬壁生輝!」這人又寒喧了幾句,突然問起,「未知神君夫人可在?」

這便是問到她了。寧小閑一直運起導引訣平緩奔涌的氣血,此刻相信自己面上紅潮已經褪盡,這才掀起門帘走了出去,向著桓公替點頭為禮,笑道:「桓副殿主。」

她一眼掃過,就覺得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兒子是個帥哥,老子也差不到哪裡去。桓公替道行精深,看起來也是俊逸瀟洒,一派儒雅,若和桓松玉站在一起,兩人像兄弟多過父子。

她這麼一出現,桓公替及身後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都聚焦在她身上。作為撼天神君身邊惟一的女人,她的名聲和「四十萬修士性命」、和「紅顏禍水」緊緊聯繫在一起,早成了泛大陸津津樂道的談資。如今真人站在這裡,哪個男人能抑住自己的好奇心?

只不過他們的眼裡緊接著又流露出驚異:怎和他們所想的不一樣?能惑住神獸的女人,怎麼能不是狐媚絕倫的、怎麼能不是艷冠天下的?

在這樣審視、評估的目光中,寧小閑盈盈而笑,面色如常。若在六、七年前,或許她會局促、會不安,畢竟人類的視線其實很有殺傷力,否則何來「看殺衛玠」一說?魏晉時期,西晉美男子衛玠由於風采奪人、相貌出眾而被處處圍觀,最終因心理壓力大而病死。只不過和長天在一起久了,她早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自己的雍容和氣度,又怎會懼怕這樣的目光?

長天卻不喜眾男子的眼神,輕咳了一聲,面色轉冷。

眾人趕緊將目光從眼前的娉婷佳人身上移開。

桓公替的道心堅恆,只看了她一眼就回過神來,趕緊道:「未知神君進入雲夢澤,是為何物而來?」

他們的目的沒甚好隱瞞的,所以長天也毫不掩飾道:「木之精。」

「幾位輕騎簡從而來,莫非一開始沒打算進入雲夢澤?」若是早做好了準備,應該就會像乾清聖殿這般大張棋鼓了。再說現在全大陸都知道隱流、奉天府和朝雲宗三家聯軍討檄廣成宮,這位神君大人此時不應在大軍之中么,怎會為了區區木之精跑到這個禁地當中來?

寧小閑緩緩走到長天身邊,輕笑道:「不錯,我們在東行途中臨時得知雲夢澤開啟,這才打算進來碰碰運氣。」

桓公替當即以瞭然的口氣道:「原來如此,那麼想來幾位對雲夢澤並不甚熟悉?」巴蛇是幾年前橫空出現的,在此之前沉寂了數萬年,未必就聽過雲夢澤的名號;而他身邊這個妖女,看起來年歲尚輕,也不似經歷過兩三次禁地開啟。

寧小閑偏了偏頭,承認得很乾脆:「不錯,來得突然,事先也沒做甚功課。」

桓公替立刻笑道:「既如此,神君不若與我乾清聖殿合作,共破陣法,各取所需如何?」

長天目光閃動:「哦?合作?」

桓公替依舊是好脾氣道:「神君有所不知。雲夢澤自成一世界,這裡的規則之力與南贍部洲大不相同,不進來個幾趟也摸不清楚。再有十餘日,禁地就要關閉了,下一次再開啟就要等三百年後。神君若與我們合作,互相借力,想來破陣指日可待。再說——」

他沉吟了一下才接著道:「這雲夢澤的來歷,本就是個秘密。若不知曉這個秘密,破陣豈非是無稽之談?」

長天面色不變道:「哦,那麼說來,這秘密就是貴派想方設法要破解雲夢澤大陣的原因了?」

桓公替道:「無須諱言,正是!外頭那許多人庸庸碌碌,所奔忙的不過是尋常仙草寶物法器,哪怕真正的寶貝藏在雲夢澤深處,也不敢染指。神君想要木之精,我們則想要雲夢澤深處的另一件物事,恰是各取所需,並無衝突。桓某聽聞神君一言九鼎,向不食言,想來對我們所取之物並無興趣,正是兩利之舉。若諸位與我們合作,這秘密自然雙手奉上。」

長天只思忖了幾息,和寧小閑互視一眼,即道:「好,請說。」

他們是來取木之精的,如果乾清聖殿無意於此,那麼雙方沒有利益衝突,合作也無不可。這宗派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禁地開啟,對雲夢澤可比他們熟悉多了。這一次他們手裡人太少,若能從乾清聖殿這裡借力,自然是好事。至於乾清聖殿有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和手段?

當然有!可這和長天、和寧小閑又有什麼關係?只要拿到木之精,這雲夢澤就是坍塌下來,他們都懶得理會的。

如長天這樣的身份和修為,說出來的話就是金口玉言,擲地有聲,所以桓公替也很痛快道:「好,神君真是個爽快人,既如此,我也不藏私了。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雲夢澤世界,形成於三萬餘年前,恰好是上古大戰中期。若說這二者之間沒有關聯,我們是不信的,所以乾清聖殿著人查閱了無數上古時期的資料,光是花去的功夫都有整整七十年時間,才基本可以推斷出——」

他接下來的話說得很慢也很鄭重,果然令寧小閑大吃一驚,就連長天也是瞳孔驟縮,大出意料之外:「雲夢澤並非天然形成的世界,它是四大神獸之一的玄武神獸在殞落之前,自行開闢出來的小世界!」

這消息實在太聳動了些。

廳中一時靜了下來。桓公替也知自己言語的效應,當下安靜地等待他們消化這個消息。

長天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盯著他道:「何以見得?」

桓公替既說出這個秘密,就知道聽者接下來會問什麼,對答如流道:「眾所周知,玄武是死於南明離火劍之下。這把劍現在大概也在神君手中了吧?」

長天點了點頭。

「不過鮮少有人知道,玄武早先就受過了重傷,一直不得痊癒,才會成為在上古之戰中率先殞落的神獸。而最早擊傷它的人,就是蠻族的大英雄,蠻祖,他所用的武器,正是那張驚天地、泣鬼神的羿神弓!這段秘史,撼天神君應也知曉吧,我說的可有錯?」

這一回,長天沉思了一會兒,才又點頭:「我並不生活在蠻祖的時代,不曾親見,和玄武也沒甚交集,但它身帶舊傷,始終未能痊癒,卻是所有神獸皆知的事實。」

桓公替舒了口氣道:「雲夢澤中的陣法實在太古怪。我們花費海量功夫搜集上古秘卷的過程中,偶然在南贍部洲中北部一家小宗派的藏書閣里,發現了一塊塵封已久的玉簡。根據裡面的記錄,這個仙派掌門當年湊巧親眼目睹了玄武殞落的全過程。那場大戰驚天動地自不必言,最關鍵的一點,即是他記下了玄武殞落的方位!」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