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29章各取所需(粉紅票645

第829章各取所需(粉紅票645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16 13:36 | 本章字數:3306

「三萬年滄海桑田,我們也是花了許多功夫,才調校出他在玉簡中所留的方位,正是如今我們所佇立的雲夢澤。」

長天默然良久,才道:「只憑方位相同,你就認定雲夢澤是玄武所化?」

桓公替連連搖頭:「不止於此。最重要的是,從上古之戰後,誰也不曾親眼見到玄武的遺骸。它殞落的地方,卻突然多了個雲夢澤出來,這禁地威力強大、規則古怪,連神君進入之後,也變作了凡人吧?我們都知道,世界的規則是可以打破的,只要力量足夠強大,可是雲夢澤的世界之力,竟連神君也無法破除。除非同為神獸的玄武所化,哪個小世界能擁有這樣的能力?」

「況且,這禁地中的特產浮離膏幾乎就是液化了的土系靈力,這就是佐證,畢竟玄武獲得的是北方星宿之力,天生擅馭水、土。若要更多佐證,待神君見到了雲夢澤深處的陣法,自然知曉了。」

寧小閑追問道:「為何本世界的規則如此奇特,要令外來者全部變作凡人,無法使用原本的力量?」

「這就不知道了。」桓公替苦笑道,「距離雲夢澤誕生之始已經過去了數萬年,誰也不曉得它當日心中所想。我們惟一清楚的是,玄武之力是構成雲夢澤世界之力的基礎,應該也是破陣的關鍵。若有神君相助,我們破陣的成功率必然大增。」最了解神獸的,應該還是神獸罷?

長天突然道:「你們想要什麼?」

這群人處心積慮,所圖的又是什麼?

桓公替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認為,玄武昔年所用的本命法器——山河陣,就藏在雲夢澤最深處。」

寧小閑眨了眨眼。神獸玄武的本命法器喚作山河陣?這個新名詞聽著好像很牛X的樣子。長天淡淡道:「乾清聖殿想要山河陣?若是料錯了,這裡不是玄武的世界,那你們豈非竹籃打水?」

桓公替斷然道:「相符機率高達七成,足以放手一搏。近九百年來,乾清聖殿都請來陣法世家的掌門人進入雲夢澤破陣,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水磨功夫,這一次必可成功。只要神君大人肯將山河陣相讓,無論我們最終是不是能將它取到手,也一定幫諸位奪取木之精!」

長天森然道:「你就這般確信,我會將山河陣拱手相讓?」

桓公替似有成竹在胸,微笑道:「隱流踞於大陸最西部,逍遙物外。大陸上的爭端,與神君何干,何不成人之美?」

長天望了寧小閑一眼,目中精光閃動,過了很久才道一聲:「好。」

這一字如斬釘截鐵。桓公替聽了,也自舒了一口氣,站起來笑道:「那麼就請幾位好生休息,養精蓄銳,我們很快就再次入陣嘗試。此外,今晚我為神君擺酒接風……」

長天搖頭道:「心領了,既要入陣,今晚還是再作些準備罷。」

桓公替也不勉強,又說了幾句場面話,這才告辭而去。

趁著他們轉身,長天朝塗盡使了個眼色,後者目光閃動,點了點頭。

寧小閑待聽得眾人腳步聲走遠,這才問道:「山河陣也是神器?」

「山河陣是玄武洞徹了星宿之力以後,鍛造出來的本命法器。」長天微微抬首,眼中流露幾分懷念。寧小閑並不太喜歡那樣的眼神,因為那段回憶裡面必定沒有她,「它在四神獸中最為年長,對天道規則的領悟也最深,結果依舊沒有逃過上古之戰這場大劫。」

「玄武的能力從來都以守御見長,它的本命法器也承襲了這個特點。山河陣的力量很奇特,能借用厚土之力大範圍改變地形和地貌。如果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是懸崖之上,使用了山河陣之後,說不定就下一瞬就置身於河底了。」

改變地貌么?她猶疑道:「那麼,乾清聖殿尋找山河陣的原因?」

「嗯,你的擔憂沒錯。」他肯定道,「這件神器對付單個的敵人並不犀利,但在上古之戰中,山河陣快速改變地貌的能力,卻能在戰場上發揮巨大效用。乾清聖殿孜孜不倦地尋找這把武器,必然是想運用在北方戰線上,完成多年來北方仙宗攻入南方的心愿。」

戰場上制勝的要素,由來都有「天時、地利、人和」之說,除了兵員素質、時機掌控、奇計巧策之外,地形地勢也是關鍵中的關鍵。

上古之戰末期,蠻族五大首領之一啚伏單憑一人一戟守住鑄鐵關,足足堅持了兩天一夜,才力竭戰死。他不死,鑄鐵關不破。

這其中固是啚伏神勇驚人,鑄鐵關險惡的地勢卻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正是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好地形,否則在大平原上,他以一己之力又能擋住幾個妖員前進的腳步?

當時若是玄武不曾殞落,能帶著山河陣出現於此,妖族就不至於被啚伏殆誤了寶貴的戰機,令大戰的勝利推遲。

寧小閑遲疑道:「可是這樣一來,乾清聖殿豈非得了一件戰場大殺器,北方戰線危險了。」若是北方仙宗入關,則大陸中南部恐怕面臨著一場浩劫。

長天輕描淡寫道:「或許。不過那不是隱流擔憂的問題了,讓汨羅去煩惱吧。」桓公替說得對,隱流位於南贍部洲最西端,中土之事與他們無關。再說若是翻出賬本子從前往後算,他在這騷狐狸手上也吃了不少暗虧了,若非他替寧小閑分去了七萬修士性命的血債,又知機地提出三軍合攻廣成宮的建議,長天一從無盡虛空回來就會去找他的晦氣。

這死狐狸總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又賊眼溜溜覬覦他的女人。這回給他找點事做,豈非一石二鳥?

「可是……」她有些心於不忍。北方仙宗若能南下,勢必打亂整個南贍部洲的局勢,有多少人會因此遭殃?

長天俯首凝視著她,輕聲道:「你可是心疼他?」聲量雖輕,語氣卻極不善。眼前的佳人出落得越發嫵媚靈秀,他就越討厭其他男人盯著她的目光,包括方才乾清聖殿的一眾弟子,也都用那般好奇和情|色的目光打量她,若不是他如今變作了凡人,那些人就有苦頭吃了。

待得大婚之後,他一定要將她妥妥噹噹地藏在巴蛇森林之中,杜絕其他人的染指才好。

「誰?」她眨了眨眼,才想起這個「他」大概指代的是汨羅,不禁好笑又好氣:「胡說八道,我心疼他作甚!只是仙宗之間大打出手,百姓又要流離失所。」這等飛醋也能隨時隨地吃么?

「杞人憂天。」他輕嗤一聲,懶洋洋道,「汨羅府主會有辦法的。」

「我是杞人憂天了。」她輕嘆一口氣道,「說不定雲夢澤和玄武半點關係也沒有,乾清聖殿打撈山河陣的野望轉眼成空了呢。」

「那你這希望才是九成要落空。」見她陷入沉思,他伸臂勾住她細腰,將她往懷裡帶,動作既輕且柔,「若說桓公替有七成把握的話,我還可以替他再加兩成上去。你還記得我初入雲夢澤便覺得這裡的氣息有些熟悉么?」她聽得仔細,習慣性地靠入他懷中,他才接下去道,「現在想來,那應該就是玄武的氣息無誤。我和他會面次數不多,隔時又遠,當時都未能想得起來。所以這雲夢澤就算不是他真身所化,也必然和他脫不了干係。再說乾清聖殿花了近千年的功夫,若連這個都無法查證,還有什麼臉面開山立宗?」

她蹙眉想了好一會兒才道:「要不,我們拿了木之精就走,也不用盡心儘力去幫著破陣。反正桓公替自己也說了,陣法不破,乾清聖殿拿不著山河陣,與我們無關。」若讓乾清聖殿得了山河陣,她總覺得大大不妥。

他低沉笑道:「乾清殿積攢千年,為的就是今朝破陣,使出來的手段又怎麼會輕了?看桓公替勝券在握的模樣,即使沒有我們加入,乾清聖殿恐怕亦有把握解開大陣。可是拿到法器是一回事,能不能驅動它又是另一回事了。山河陣這樣的神器、這樣的效用,你以為是隨便哪個阿貓阿狗都能將它釋放出來的?就算是當年的玄武,每改變一次戰場的山川地形,也都要耗費大量神力!」見她還在凝神苦思,遂堵在她耳邊輕輕道,「先考慮怎麼取木之精到手罷,你有多大本事,能替天下蒼生操心?」

他將熱氣都噴在她耳中。寧小閑不安地扭動身體,才發現他十指交握,早就牢牢箍住她的細腰,這姿勢就是想逃都逃不出他手心去,不由得心裡微慌,偏偏這冤家還伸口叼住了她玉白的耳垂輕輕啃咬。

戰慄的感覺一波波傳過來,她伸手去撐開他,勉強閃躲道:「別鬧,還在談正事……」

「莫急,還有一個晚上時間可以談。」他轉攻耳後白嫩的脖頸。這裡極是敏感,寧小閑嚶嚀一聲,知道自己危險了,雙手驀地沒了力氣,身體偏又違背意志,軟軟往後靠去,任他大施祿山之爪。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