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40章滅口

第840章滅口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22 06:29 | 本章字數:3362

她偏了偏頭:「有她現下所在方位?」

塗盡分身獰笑一聲道:「自然是有的!」

地煞谷的大漢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時,載著四人的諸犍已經奔到了乾清聖殿的駐地外頭。

「我竟未死?」這是他醒轉來的第一個念頭。經歷了那般痛苦,他以為自己這回准要去閻王殿報到了,哪知道此刻渾身上下舒泰得很,並且四肢百骸氣力充足,哪是將死之人的模樣?

不等他再多思忖,「方行舟」就將他從諸犍背上撈下來扔在地上,又隨手解開了他的禁制。

兩頭巨豹足下發力,正準備離開,這大漢從茫然中醒來,喝道:「哪怕你救我一命,日後我也還是要報仇!」

寧小閑懶懶看了他一眼:「我知道。」

他實在忍不住:「那你為什麼還要救我!」

她撇了撇嘴:「我高興。」不再理會他,雙腿一夾,大黃飛箭一般沖入了駐地之內,兩息之後就消失不見,只留下這壯漢在原地撓了撓頭,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歸結為妖女這種生物,原本就不可理喻。

進了駐地之後,塗盡看了她兩眼,大概也想不明白她為何要救下這漢子,明明人家對她恨之入骨。不過他不喜言辭,也就沒有問出來。

只有她自己知道,正是這壯漢喝斥楊老五的那一句話,救了他自己一命。她微微勾了勾嘴角:從不欺凌婦孺,這樣的人要是死了,世界可多無趣?再說以這人梗直的性格,想像方行舟那樣聚起人群來找她晦氣,恐怕是很難了。

倒是公孫展小聲問道:「惑心蟲的解藥,服下去竟然如此痛苦?」他和壯漢共乘一騎,這人的慘狀他可全看在眼裡,除了最後保住一條命之外,當真什麼折磨都受過了,血都吐出來不曉得多少斤。他不由得惴惴:若是自己被惑心蟲感染,莫非也要經受人間地獄般的折磨?

「自然不是!普通的惑心蟲解藥,吞下去如糖丸,只消半刻鐘就能殺掉蠱蟲,無創無痛無副作用。」寧小閑看他臉色鐵青,好心安慰道,「不過這人是來殺我,我怎能讓他好過了?解藥外面裹了草烏頭的根汁,這東西劇毒,吞下去之後會面色發紫、心口絞痛、肚腹鼓脹、身體振顫,只消幾滴就能致人於死地。不過我特地削減了用量,他還是活過來了。」

到了她現在的丹道境界,就會知道毒物是柄雙刃劍。草烏頭雖然毒性猛惡,但若是使用得當,卻可以起到很好的鎮痛和局部麻醉效用,尤其在搜風勝濕,開頑痰、治頑瘡方面有奇效。類似於風寒濕痹、關節疼痛、中風癱瘓這樣的沉痾,還要用到草烏頭的兇猛藥性來「開道路」才可以。

當然,這東西毒得厲害,救人和殺人之間的藥量極難控制。

她又補充了一句:「放心吧,你若服用解藥,斷不用受這許多苦。」

「啊,明白了。」公孫展忍不住伸袖擦了擦額上的汗。明明要救人,還要先讓這壯漢吃足了苦頭。這位新認下的女主人,脾氣也實在是……莫怪外頭都喚她是妖女,果然行事真是非同尋常。

接下來照著方行舟的記憶,他們很快搜到了駐地東南角落,去尋花姑子的住所。

這兒的氈帳可比她住的小多了,佔地不到十平,想來內設也沒有那般豪華。塗盡摸到一頂氈帳門外,伸手指了指。公孫展打架並不在行,此刻自覺退出兩丈開外給他們放風,幸好這裡氈帳稀鬆,彼此之間距離頗遠,也沒什麼人往這裡看。

帳里一片漆黑,連火燭都未點上。塗盡分身壓低音量,輕喚了兩聲:「花姑子?」

裡頭無人應答。

他向寧小閑微一閃身,首先鑽入了帳中。他現在還是方行舟的外表,花姑子見著這張熟面孔,或許不會太警惕。

寧小閑等在外面,突然仔細嗅了兩下,面色微變。

空氣中,赫然飄著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味。莫非是?

下一瞬,塗盡分身就從帳里鑽出個腦袋來:「快進來,她遇刺了!」

不待他說完,寧小閑已經鑽入帳中,隨手取出熒光草。

這暗室中頓時有了光亮,她也立刻看到了仰面半倚在床邊的女人。她看起來很矮,髮絲不顯凌亂,雙目緊閉,胸口卻斜插著一把小巧的匕首。

傷口注出來的血液,打濕了她身下的床褥。

寧小閑伸出食、中二指按在她頸動脈上,她的皮膚冰涼。

良久,她才搖頭道:「死了。屍體柔軟,還未發僵,約莫是兩刻鐘之前遇害。」她很久都探不到一次脈搏。

這帳中總該還有些線索吧?她起身搜了一下,果然在枕下搜出一件畫軸。

徐徐展之,畫上女子明眸皓齒、紅唇微啟,看起來年紀尚幼,雖然面有郁色,卻已是個美人胚子。這份畫工極盡生動,真將女子眉目間不甘不願的神色描摹得躍然於紙上。

這時公孫展走了進來,恰好見著這幅畫,咦了一聲道:「她手中果然有您的畫像。」

「這畫上的人不是我。」她笑著搖頭,伸出纖指在畫上輕輕撫過,自然是想起了當年的往事,「只是另一個和我很像的姑娘。算起來,也有四年不曾見過她了。」這畫上的姑娘,當然就是和她長得極相似的呼連敏敏了。鳴水宗請來丹青聖手給相中的小姑娘畫像,待得十五歲之後再派出擷艷使來帶走。這樣的畫像都是一式兩份的,一份在擷艷使手裡,一份收在宗派內。

當年帶走她和呼連敏敏的擷艷使,身上藏著的畫像已被搜出來燒掉了。這一幅也不知道怎麼會在花姑子手裡,方行舟就是看到了這畫,才對她的話信了八成。然而現在看來,花姑子也不是最終的幕後主使呢,否則怎會被人殺掉滅口?

那人將畫卷留在這裡讓寧小閑輕易搜到,顯然是想讓花姑子一個人將鍋都背了。

只可惜,線索到這裡恐怕是斷了。

正思忖間,正檢查屍體的塗盡分身突然道:「她還未死!」

寧小閑聞言一喜:「什麼?」

「她雖受了致命傷,刀鋒捅入心臟,呼吸也已斷絕,但魂魄卻還未離體。」塗盡分身肯定道。

寧小閑俯下身來檢查,仍覺指下只是一具死屍。可是塗儘是魂之一道的大拿,最基本的職業素養還是有的,斷然不會看錯。

她眼珠子轉了轉,突然伸手去壓住花姑子的眼皮,過了一會兒才翻開來看,大喜:「果然還沒死!她只是休克了。」

花姑子雖然沒有了生命體征,但方才被寧小閑用手指壓迫眼球致瞳孔變形,結果她鬆開手指後,瞳孔仍能恢復,說明她並未真的死去。

這種狀態比較少見,也被稱為假死,原因多半是機械損傷或者中毒、疫症,但被捅傷了心臟還能多活半個時辰的,也真是少見。

「我這就開始搜探,至少需要九十息時間,您得想辦法吊住她的命。」塗盡分身說罷,不敢再耽誤時間,重新化作一縷黑煙,從花姑子口鼻鑽了進去。

哪怕是魂修,也沒辦法在腦死亡的屍體當中搜尋記憶,所以數萬年前,蠻族大統領闊木台才用這個辦法趕走了陰九幽。

既然沒死,那就好辦。她取出蚯後乳汁,沿著刀鋒滴落,讓它一點一點滲入傷口,隨後往水囊中丟入一枚丹藥化開,再拿出中空的細管,前面插上針頭,精準地從頸部大動脈扎了進去。花姑子的胃腸已經不再運作,喂她吞服丹藥也吸收不了藥效,所以她選用的還是當初救活血梧桐的辦法——打吊瓶。

接下來她舉高水囊,並指導公孫展有規律地輕輕按壓花姑子的胸口。鑒於她心臟上還插著一把匕首,他的動作極盡小心,只按了幾下,額上都滲出了汗珠。

「有效。」她低聲道。被公孫展這麼輕按,花姑子的心臟果然略微恢復了起|搏功能,凝滯住的血液開始流通,將藥力送回心臟。她這枚丹藥的藥力,甚至強過了青濤閣的龍虎丹,屬於霸道強橫的虎狼之葯,原不該用在凡人身上的,但她現在需要這味猛葯來充當興|奮劑和強心針。

果然公孫展俯在花姑子心口聽了十幾息,大喜道:「有心跳了!」

她眼尖,甚至還看到花姑子指尖動了一下,因此知道這女人暫時不會死掉了。在她想來,花姑子的情況很罕見,應該是遇到刺殺後,心臟突然緊縮、心跳驟然停止導致的休克,和心臟病差不多。而且這女人的心臟位置好像也比常人偏移了半寸。

但武器畢竟是扎在要害上了,血液都快流光,若寧小閑等人晚上半刻鐘到來,她這假死也就變成真死了。

公孫展嘀咕道:「這匕首是大路貨,沒甚特色。」

寧小閑搖頭:「想殺人滅口,光從這方面下功夫是沒用的。這匕首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

公孫展不解。

她指著匕首道:「這就是把凡鐵,但開刃並不甚鋒利。」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