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43章誰揀了便宜?(為淺笑輕

第843章誰揀了便宜?(為淺笑輕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23 13:17 | 本章字數:3316

恰在此時,晏聆雪緩緩睜眼,沖他嬌媚一笑。

這一笑如百花綻放,繚亂了他的眼。桓松玉那幾分矜持立刻就被風吹雨打去。慾念瘋長,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將她帶入懷中,緊接著俯身直接覆上了她的紅唇。

他又不是傻子,晏聆雪心有所屬,他怎會不知?

只是她的心上人正是父親合作入陣的對象,又是聲名遠播的神君,他就算妒忌得發狂,又能奈那人何?現下倒好,佳人就躺在自己懷中,不如直接取了她的身子,也絕了她再戀著那人的念頭!

這樣一想,他哪裡還有半點顧忌?

晏聆雪方自渾噩,突覺唇上火熱,緊接著就有滑膩柔軟之物探了進來,一番攪動。她睜眼看去,卻是桓松玉俊顏通紅,抱住她吸啜不休。

她應該推開他的,可是兩人唇舌糾纏逗弄,她周身滾燙火熱,卻越發無力,一雙小手抵住他胸口本要推開,不知怎地反倒揪住了他衣服不放。

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到這人將她抱起,走入了內間,隨後替她剝了衣物。她正自燥熱,皮膚接觸到冰涼的空氣,忍不住長嘆了一聲。男子緩緩伏到她身上,她還覺得有幾分沉重,但緊接著一陣陣酥麻軟癢就隨著他的動作漾開,攪得她小腹一陣陣發酸。

晏聆雪伸臂,勾住了他。似乎,似乎桓松玉也不是那麼令她討厭嘛,至少伺弄得她渾身很是舒服。這樣的愉悅,她從未體驗過。

桓松玉卻對她的主動附和反應劇烈。眼前的女子已經不著寸縷,展現優美曲線,他親了幾口就覺得興|奮難以自已,忍不住跪伏到她腿間,分開嫩生生的雙腿,而後提槍上馬。

身體當中突然有硬物擠入,晏聆雪睜大美眸,痛呼出聲,可是身上的男人此刻已開始大展雄風,哪裡還能顧忌到她?

這一瞬間,她突然清醒過來,伸手去推桓松玉。可他反將她牢牢制住,愈加入侵不已。她在哭泣中生受了一會兒,眼淚都未乾透,竟覺接合處慢慢滋生出難以言喻的曼妙滋味來,身體當中也湧出奇怪而強烈的渴求。

不久,快活鋪天蓋地而來,將神智再度打散。在重新沉入昏噩之前,她最後一個念頭是:「瓶兒去哪了?我到底怎麼了?」

#####

乾清聖殿副殿主桓公替來得有些匆忙。

一刻多鐘前,瓶兒上門,言晏聆雪有請。

老實說,入陣在即,他也無心應酬,然而天凌閣是乾清聖殿重要的盟友,晏聆雪又是兒子的心上人,於情於理,他也得撥冗而來,聽這個嬌嬌女說些什麼。

他果然很快就聽到了,只不過對方並不是用「說」的。

前方就是晏聆雪的氈帳。現在卻有許多人站在周圍,指指點點,顯然裡面是發生了些事兒,有人還笑道:「一個時辰了,嘖嘖,當真是好艷福、好生猛啊!」

見到他走近,閑雜人等很快退散,只是眾人臉上都帶著笑謔的神情。桓公替心裡不知怎地,突然有些不好的預感。

等他離得更近些,走到氈帳的入口處時,裡頭傳來奇怪動靜,未等他細辨,突然聽到裡面傳來了一聲女子嬌呼!

這聲音是晏聆雪的。雖然聽起來有幾分古怪,不過小閣主的聲音向來是嬌滴滴的。耳聞她似是出事,桓公替沒來得及多想,伸手指了指氈帳,他身後的護衛就一個箭步衝上前,鑽了進去。

厚厚的門帘一掀,聲音立刻變得清晰許多。裡面的動靜一傳出來,桓公替的臉色頓時變得很是精彩。方才小閣主的聲音哪裡是遇險了?分明是**女愛時暢快的尖叫。他不僅聽出了男女糾纏在一起的粘膩聲響,還恰好聽到了裡面男子的低吼聲。

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自己的兒子,桓松玉!

饒是他見多識廣,一時也愣在這裡,不曉得晏聆雪唱的是哪一出,邀他來聽床|戲么?在他印象中,小閣主雖是個有心計的女子,卻也是溫淑知禮的,和放浪形骸四字從不沾邊,更不要提現在這般不可思議的行徑了。再說乾清聖殿特製的氈帳雖然厚實,但畢竟和屋房不能相提並論,隔音效果很差。這一場好戲,也不知道外頭的人聽了多久。

果然進去的護衛火速退了出來,低聲道:「桓副殿主,裡面是公子和小閣主,正在,呃……」他還有兩分急智,竟給他找出個辭彙來,「歡好。」

桓公替聽得裡面陰聲浪語還在繼續,他老臉雖厚,也有幾分不自在,咳了一聲道:「他們見了你,沒停下來?」

「沒,沒有!」

這絕不是正常人的反應,桓公替心知有異,趕緊道:「進去。」

幾人走了進去,看到外間八仙桌上未用完的酒菜,鼻中還嗅到女子閨室獨有的香味。桓公替輕輕一嗅,覺出幾分蹊蹺:這薰香的確很清淡,然而空氣中還飄著一絲甜膩的、未曾來得及散去的氣味,彷彿桂花的芳香。然而這氈帳內最最清晰的,還是內間那一對男女製造出來的響動。

此刻門帘又是一掀,瓶兒從外面走了進來。她捂著頭,似是有些暈眩,見到桓公替等人當即一愣,聽聞內間傳來的動靜,一下子驚得臉色有若白紙,顫慄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桓公替沉下臉道:「我倒要問你!」總算他見過的風浪也不少了,明白有話也要等裡頭兩人清醒再問過不遲,於是從懷中掏出一支玉瓶丟給她,「這是醒神丹,你進去喂他們服了。」他們幾個都是大男人,怎好進去見著晏聆雪的身體?

「是,是!」瓶兒早被這變故嚇得六神無主,接了玉瓶走進去時腳步虛浮,差點摔倒。

桓公替等人在外間等了十幾息,聽到裡面交合的動靜終於停下,只余重重的喘息聲,大概是瓶兒給兩人都餵了葯。又過了一小會兒,才有一記有力無力的耳光聲傳出來,晏聆雪方才喊啞了嗓子,此刻只能虛弱地嘶聲道:「滾出去!」隨後哭得竭斯底里。桓松玉在那裡小聲認錯,晏聆雪哪裡肯聽,只哽咽道「滾,快滾!別碰我,我不要再見你!」

他只好悉悉索索著了衣,灰頭土臉地出來外間見老子。

聽著內間悲慟欲絕的哭聲,桓公替面沉如水:「這是怎麼回事?」

他將此事從頭到尾說了,而後苦笑道:「我原以為是飲酒過量,凡人之體不勝酒力。」

桓公替瞪了他一眼道:「你腦子也糊塗了?飲酒後身體麻痹,你能撐過一個時辰?方才護衛入內,你可看到了?」

桓松玉訕訕道:「看著了,然而身體當中似有熱流催促,停不下來。」

桓公替冷著臉道:「那就是被人設計,下了葯。」轉頭對護衛道,「將剩餘的酒菜帶回去檢查。」想到空氣中那一絲兒奇異的甜香,又道,「把薰籠里燒剩的香料也帶回去一併查了。」護衛應了聲,趕緊著手去辦。

「設下陷阱的人,要對付的不知是我們乾清聖殿還是天凌閣,不過照目前這情況來看,天凌閣惹到了什麼厲害仇家的可能性更大些。」桓公替這才對兒子道,「大庭廣眾之下出了這等事,我們還是要給天凌閣一個交代的,爹從雲夢澤出去就向晏家提親罷。幸好你原本也中意這丫頭,門當戶對,娶回去不算吃虧。」他面色肅然,心下卻在冷笑,晏海青原本還想用他的寶貝妹妹拉攏撼天神君,現在反倒讓自己兒子拔了頭籌。這樣也好,天凌閣再沒有搖擺不定的餘地。

桓松玉喏喏應了,雖然腿腳有些虛浮,然而想起方才和晏聆雪顛鸞倒鳳的諸般妙處,臉上忍不住又露出笑容。

桓公替在這裡呆得尷尬,又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讓兒子趕緊安撫晏聆雪,於是交待了幾聲,轉身離去。

桓松玉轉身進了內間,晏聆雪也被瓶兒侍候著穿好了衣裙,伏在床上正哭得肝腸寸斷,如梨花帶雨一般。想到這國色天香的美人兒從此歸了自己,他心裡實則暗爽不已,面上卻要露出一副自責之色,走過去柔聲安慰。

可惜無論他怎麼勸,晏聆雪都是背轉了身,毫不理會。他伸手去摟她香肩,她都避之如蛇蠍。桓松玉在乾清聖殿裡頭也是眾星捧月一般傲氣慣了,這樣勸了一刻多鐘都不曾起效,耐心告罄,不由得暗暗恚怒道:「是你先勾|引我,方才在床上也快喊破了天,現在還來裝什麼三貞九烈?」

只是他剛剛嘗過了,這女人的滋味是個好的,就這樣打罵也是捨不得,於是輕輕嘆氣道:「聆雪妹妹,我犯下大錯,自請責罰罷。」從懷中掏出一柄短匕,塞到晏聆雪手裡,「你若恨我,便捅死我吧。」

晏聆雪指尖才沾著刀柄,就牢牢握住了,緊接著一個翻身,匕首就緊緊抵住了他的胸口。

瓶兒嚇得輕叫一聲,撲上來抓著她手臂道:「小姐,不可!」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