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63章巨蛋

第863章巨蛋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6-03 06:42 | 本章字數:3272

玄武的道行有多精深,才能布出這樣的大陣啊?公孫展也施放過陣法,可是和固隱山河陣相比,當真是幼稚園的水準。她沒忘記蠻祖降臨時說過的話,固隱山河陣不是陣法,卻又會是什麼呢?

公孫展嘆了口氣道:「陣法之道走到極致,再往上就是自成天地了。家父原本也這樣考慮過,這幾幕天地會不會自成一個小世界,可是幾經研究發現,都還未達到自成一界的標準。然而您現在所看到的東西,的的確確都不是真的!」

他斬釘截鐵道:「每過十二個時辰,每一幕天地中的場景、生物都會重頭再來。那頭鑿齒還會從獸徑上頭走過,去遠方的河澤喝水,牙巴拉還是聚在深潭當中。甚至這林中的核心地帶,那隻巨蛋也剛剛裂開,裡面的生物不知所蹤。」

在謝環琅的點頭附和中,他接著道:「無論我們進來多少次,這些場景都是永恆不變的,只會一遍遍重來。無論我們在這裡做過什麼,時辰一到,都會消彌於無形。比如大黃捕到的這隻麂子,在第一幕天地重新開啟之後,還會在林地當中蹦跳。」他嘆了口氣道,「這樣詭異的事件,除了陣法,實在沒有第二種解釋了。」

謝環琅也在一邊道:「乾清聖殿頭幾回進入第一幕天地,就試著圍殺了那頭鑿齒,還折損了好幾個弟子。可是第二次進來,它還是那般走動。」

「有。」寧小閑卻擰起了黛眉,「特殊的法器也能辦到。」她就見過一樣東西,同樣能布下幻景,讓人類沉浸於其中,甚至她都親歷過其威力。這就是取自春城地下的法器「輪迴台」,她拿到天上居發賣會上還拍了個好價錢。「輪迴台」也是讓人一次又一次重新體驗某個特定的場景片段,它和固隱山河陣,可是相似得很。

公孫展道:「您是說,藏在大陣中央的玄武本命法器『山河陣』?這倒也有可能,可山河陣的妙用是重塑地形,卻不是令陣中死去的生物再度復活。」

寧小閑笑道:「在座的誰也沒親眼見過山河陣這件法器,誰能說清它到底有多少作用?再說了,如果固隱山河陣當真像你們說的那般,外來生物在裡面留不下任何痕迹,那為何後來者還能在這裡面尋到前輩遺留下的法器和物件?」

公孫展蹙眉道:「奇就奇在這裡,也不知有多少人想不通呢,家父在手記中寫道,他就曾親見一人在第二幕天地中尋得法器,帶出雲夢澤後鑒定為地級上品。」

她轉動眼珠:「然而尋得法器的人不多?」

「不多。」

長天突然道:「你們可曾聽過,『假作真時真亦假』?」見眾人搖頭,他輕吁了一口氣道,「等你們境界再高些,自然會明白虛實之間、真假之間,其實哪有那般涇渭分明?」他看了看謝環琅道,「休息一個時辰,隨後去看看那枚巨蛋。」

他沒忘了這趟進入固隱山河陣的目的,是抓住木之精。手邊的任何線索都不能放過,既然這枚巨蛋位於第一幕天地正中央,那麼就很有必要去查探一番。

這裡雖是沼澤,她野外生存經驗豐富,自有升火的法子。

所以在入睡之前,火堆已經燃起,將方圓四、五丈內的潮氣烘乾,令這一群人睡得更加香甜。

這一場短覺醒來,人人精神抖擻,就連受傷的謝環琅,行動也利索了許多。

他的傷口都已經開始長肉,雖然比原來更癢,但是不僅止了血,連痂都已經掉了,恢復得很好,只要不用力跑跳,也就無甚大礙。隱流用給凡人的藥效竟然也神異至此,他再一次暗暗乍舌。

他傷的部位尷尬,經不起直坐磨蹭,所以塗盡只好變回麒獸之身,馱著公孫展行進,將諸犍讓給他一個人趴著。他雖不忿被公孫展騎在自己身上,但也無法可想。

寧小閑舒舒服服地倚在長天胸口,將大半重量都給了他。這人現在的心跳很正常,撲通撲通,沉穩而有力,一如他人,她得趁他在雲夢澤里這段時間多聽會兒。

沉默地行了一程,她才輕輕道:「我們進入大陣前,你用什麼法子對付蠻祖化出的攻擊?」

他輕笑一聲:「能忍到現在才問,你的耐性也算有長進。」話音未落,就被她在腰上捏了一把,他只好接下去道,「你還記得自己是怎樣從長眠中醒來的么?」

她想了一會兒才道:「有人潛入,提前喚醒了我?」

「不錯。陽明宗的兩個小雜碎潛入無盡海眼,我的真身收拾掉他們的時候,不慎引發水流,險些傷了你。」他環住她細腰的手臂不由得一緊,「他們修為低微,能進入無盡海眼,純粹靠的是一件玄武龜甲。」說到這裡,他手中已經多了一塊巴掌大的物事,被她接過去反覆把玩。

黑黝黝的龜甲和雪白的纖掌形成了鮮明的色差對比,他輕輕揉捏她的手,接著道:「他們身死,這東西也被我沒收了。玄武龜甲是強大的守御之器,陽明宗這兩人卻根本不懂如何利用,只曉得形成護罩經受海眼的擠壓。這一次進入固隱陣,我將它帶在身邊,考慮到這是用玄武自身龜甲煉成的寶物,帶有此地主人的氣息,應該不會被這裡的天地之力所限,果不其然,玄武龜甲感應到威脅迫近,就會自動禦敵。」

規則這種東西,從來都是為別人設定的。

玄武制定的規則,除了神境以上的強者之外,當然就只有它自己可以打破了。這就像你進入一家私企,如果人人都是西裝革履或者穿著標配統一的制服,那麼當你見著一個趿著拖鞋、襯衫皺巴巴,頭髮也亂糟糟的傢伙,那多半不是老闆也和老闆沾親帶故——在自己地盤上,擁有特權的人首先是自己。

她沉吟道:「有這片龜甲,此行豈非安全得多?」騎著諸犍沖入固隱山河陣的前一瞬,面頰上暖暖地,似乎有人輕撫一下。她還以為是錯覺,結果聽謝環琅所述,居然是蠻祖在最後關頭猶豫了,他們才得以順利逃脫。

可是這感覺好生詭異,她不敢和長天說,現在他們的麻煩已經不少了。

長天搖頭道:「這片龜甲年限太久,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保養,這一回又接了蠻祖一擊,恐怕最多還能再用一次,就會完全破裂。」他就著她的手,將龜甲翻過來。果然殼上有一道清晰的裂紋。

有謝環琅帶路,接下來的路途就很順利。

所以約莫又過了一個半時辰左右,他們就走到了目的地。

這是個小小的山谷,裡頭的草木比別處更旺盛一些,溫度也更高,連幾個小泥潭也時常咕嘟咕嘟地冒泡。這樣的地況,巴蛇森林裡也有,所以她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地熱。這裡地底的溫度,怕是要比別處高出不少。」選了一處小池觀察,這裡白霧蒸騰,裡面連魚兒也沒有。她伸掌到水面上方虛按了按,知道水溫大概在七十度左右。

謝環琅領著眾人走了一會兒,指著前方道:「巨蛋就在那山洞之中。」

順著他手指方向看去,前方山壁上果然有個山洞,原本該是被茂密的植被覆得嚴嚴實實,連洞口也看不清楚,可是現在山洞外頭的幾十根藤條受了外力,被扒開到兩邊去,露出黑逡逡的洞口。

看樣子,是有物自裡面闖出,才將藤條扒成了這副模樣。

眾人走近,才發現這山洞其實寬廣,只是入口處被人使了神通,將土石都聚合在一起,縮小了洞口至僅容四人並肩,再加上這裡的草木異常茂盛,只消半個月功夫,這個洞口就會完全遮蓋起來。

走到這裡,塗盡就很自覺地站到洞口望風,免得大伙兒被一鍋端了,其他人魚貫而入。

這山洞雖然寬大,走進來就像走入了室內籃球室,縱深卻不長,頂多是三十餘丈。

寧小閑手裡執著瑩光草,所以大家都能清晰看到,洞底鋪著沼澤中采來的褥草,本是極厚極厚的一層,若在農家後院看到,當真會被人當作是草垛子,現在卻已經腐爛殆盡。

褥草上方,卧著一隻巨蛋,原本應該足足有七尺高,蛋殼作純黑色,色澤深得幾乎連光線也要吸進去。說是「原本」,乃是因為現在這隻巨蛋赫然只剩下底座的一小部分蛋殼,若是探頭去看,還能看到蛋殼底部沉積著一小灘晶亮的液體,散發出膻腥而略刺鼻的氣味。

褥草和附近的地面上也沾著這種液體,一直拖行了十丈左右。

蛋殼很厚,至少有三寸。她伸手撫過參差不齊的裂片,很肯定道:「這是被啃裂了一點一點吃掉的。」

吃掉蛋殼的傢伙,毫無疑問是剛剛從蛋里孵出來的生物,它將蛋殼咬掉大半之後,才往外走出去,又扯壞了洞口的藤條,這才將原本的藏身之處暴露出來。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