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80章你來,我往(為凌無邪靈

第880章你來,我往(為凌無邪靈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6-11 13:03 | 本章字數:3332

看到這裡,喀赤哈特地叮囑了公孫謀一句,要他等這人堅持不住了,就入陣將他帶出來,免得沒了活口。

結果這人雖然在陣中雖然被大風吹得東倒西歪的模樣,但地上的黃沙陷阱愣是一個也沒踩著,好幾回大伙兒都見他踏在流沙邊緣,只差這麼臨門一腳,可人家硬是沒踩進去!

這麼有驚無險地穿過了甲門,他又踏入了庚門。在公孫謀的布置之中,這一門內陰風呼號,有五百年以上道行的猛鬼守門,比起當初駐守紅谷乾清聖殿駐地的那些倀鬼還要兇悍得多。這些猛鬼早都可以化出形質來,被它們咬上一口即是陰氣上身,腐肌爛肉,損及根本。

可是進了這一門之後,平時面目猙獰、見獵心喜的眾鬼居然變得低調無比,這人走到哪裡,鬼物就往相反的方向避讓,那般急匆匆退卻的模樣,倒像這人才是惡鬼、才是剋星一般!

再接下來,這人幾乎將大陣走了個遍,當真是處處遇險,幾次險象環生,讓人看了都要喘不上氣來,一身葛衣也變得更加破爛,偏偏他每次都能絕處逢生,座下那頭諸犍腿上也受了些傷,走起路來一瘸又一拐。

他每破一門,公孫謀的臉色就更青一分。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人雖然表現得極是不堪,可幾乎要將這陣法走完了,他引以為傲的大陣卻沒奈人家何!

這人對於凡人陣法的造詣,絕不在他之下!先前的誇口言猶在耳,他自以為這陣法能困住撼天神君,可是現在來看,恐怕連人家手下的一個小嘍羅也擋不住,卻要讓他將臉往哪裡擱才好?

但凡陣法,必留有一線生機,只不過暗藏在無窮變化之中,正是所謂與人方便,與己方便,若是不留這一點機會下來,整個陣法反倒運轉不靈。公孫謀布下這座大陣的得意之處也在這裡,他將兩個陣法互相嵌入之後,居然還未將生門堵死,只是掩藏得結結實實,好生難尋。

不過這個得意之處,現在也變成了打臉之舉,因為這人又在陣內晃悠了一會兒,似是對陣法熟悉起來,居然兩次都靠近了生門。

公孫謀「騰」地站了起來,臉色變得鐵青:居然有個名不見經傳的傢伙,能從他親手布下的大陣中逃脫出去!雖然他現下身無靈力,顯不出自己千變萬化的陣法之道,可他畢竟是公孫世家最出色的陣法師,以他精深的功底,居然還對付不了一個無心入陣的人!

喀赤哈卻不管他心潮怎樣澎湃。早在這人連破了四門之後,他就已經吩咐兩人跟著公孫謀入陣擒人,他和其他手下執起武器,候在大陣之外。只不過這大陣有一樣不好:因為要阻住陣中的敵人,所以這生門卻是時時變幻位置的,所以四人也只能勉強圍在大陣之外,各守一方。

若論對這陣法的熟悉程度,還有誰能趕得上公孫謀?他一入陣,形勢立刻就不一樣,帶著兩人縱橫穿梭,幾乎將獵物的路都堵死了。

那人一邊奔逃,一邊從懷中取出來一個奇怪的物事,像是縮小了許多倍的日晷,上面還有一枚小小的銅針微微顫動。他觀察兩眼大陣,又看了一下這個東西,突然騎上了諸犍,雙腿一夾,巨豹騰空一躍,竟然撲出了四丈距離!

此時生門正好移到了正東方向,他像是早已算準,把握住一閃即逝的機會,險之又險地從生門中遁了出去!

他運氣著實不錯,站在這裡的並不是喀赤哈,而是乾清聖殿一名修士。他出陣的時機選得太好,這名修士才舉起武器,諸犍的血盆大口已經張開,對準他的腦袋猛地一吸!

他下意識屏住呼吸,揮起武器劈砍,可與此同時卻覺得身上有什麼東西被吸了出去,於是頓覺腦際昏沉、頭暈眼花,更兼渾身乏力,恨不得躺下來好好睡一覺才好,這一記攻擊也就落在了空處。

等他勉強回過神來,別人看他都覺臉色蒼白。

他不知道這頭諸犍是被塗盡分身所控。吸人陽氣乃是鬼物所長,對塗盡分身來說,更是雕蟲小技耳。

就這麼一耽擱的功夫,諸犍已經又躥出三丈,並且像背後長了眼睛一般,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開了喀赤哈的一記飛斧,從而突破了乾清聖殿的包圍圈,往北而去。只不過它身上帶著傷,這一下暴起發力之後,傷勢似是也加重了,跑起來瘸得更厲害。

但無論如何,它畢竟是載著身上的人逃走了。

喀赤哈站在原地,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眾人都不敢去看他的表情。他冷冷看了公孫謀一眼,沒有說話,後者的臉色卻突然變青又脹紅。

他從小就在讚譽聲中長大,何嘗體會過這一記眼神中的指責和輕蔑?心裡卻在發狠道,若是布陣時能再多給他一炷香時間,不,再多一刻鐘時間,他還能在大陣裡頭加入十種變化,騎著諸犍這人就未必破得了。總歸來說,是喀赤哈先前催得太急了!

喀赤哈轉頭,往東邊看了一眼。他的心腹小心翼翼道:「壇主,追不追?那頭豹子受了傷,跑得不快。」

「蠢貨!那人在陣中晃蕩,耍弄了我們半天,最後還能退回來路,分明就是個陣法師!」他回射一記陰冷的眼神,「就這樣全無準備去追逐一個陣法師,你是怕死得不夠快嗎?」轉頭望了公孫謀一眼道,「你走在前面!」

這分明是要他在前頭探路了。公孫謀臉上火辣辣地,卻知道這陣法被破首先要歸罪於己,所以也沒法再拿喬託大,乖乖走到前頭去了。幸好這一路上有諸犍腿部滴落下來的鮮血為指引,要追蹤這一人一騎倒不算難。

他已知對手陣法造詣高深,也不敢追得太緊,往往走上十來步就要停下來仔細觀望四周。公孫展知道的他多半也知道,在這種地方以凡人的手腳布陣,難免會有破綻可尋,他只要仔細些,倒不易落入敵人的圈套之中。

可是這速度落在喀赤哈眼裡卻不滿意了,敵人將他們拋得越遠,越有充足的時間來對付自己這一行人。並且此刻他也在默默計算時間。還有一樣物事可以仰仗,若是使用得好,勝算還是很大的。

他心腹悄悄道:「壇主,這人為何出現在這裡?」

喀赤哈冷笑一聲道:「還有什麼原因?撼天神君一行四人,就算在兩幕天地里損失了一、兩人,他和寧小閑卻必然是無恙的。這回還派人騎著諸犍進陣,就是發現了陣法,又惟恐我們分辨不出這是他的人,這是明目張胆的挑釁!」

心腹悄悄咽了口唾沫道:「那麼,我們現在……」

「我們現在還不得不追。」喀赤哈沉著臉道,「若讓前方這人走脫,我們再也休想逮到撼天神君。等他出了雲夢澤恢復神獸之身,你以為我們還會有命在?」

「可是前方或許也布下了陷阱?」

喀赤哈嗤了一聲道:「前方必有陷阱,不然這人引我們來做甚?你看他座下的諸犍明明猶有餘勁,卻偏偏不發力奔跑,正是要吊著我們跟住他。」

他們這一行跟得謹慎,前面的諸犍也是三足著地而行,速度不比他們快多少。

他這心腹不敢再言,心裡暗道:「壇主莫非還有什麼後手?」他們這一回追捕的人聲名在外,大家嘴裡不說,心裡都是暗暗發怵的。真要當面鑼對面鼓地抄傢伙干,自己這幾人未必打得贏吧?否則第一幕天地綠煙升起的時候,壇主為什麼不前往馳援?

喀赤哈似是知他心裡所想,嘿了一聲道:「撼天神君如此託大,一會兒便要他們哭都哭不出來。」他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一字一句道:「若我所料未錯,有東西快來了。」

「有東西?」眾人面面相覷。他跟著喀赤哈都有些時日了,知道這位上司自來喜歡周密策劃,斷不會無的放矢,他說「有東西」來,那肯定就是有的。

像是為了印證他的話,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巨吼。

這一聲吼叫雖未像開戰之前那頭虎妖的長嘯那般嚇人,但其中的凶蠻霸道之意讓人聽了同樣心動神搖,並且這吼聲中還有幾分迷惑,顯然對眼下的情況有些不解。

這一聲轟雷般的巨響過後,眾人頓時毛骨悚然。

妖怪!只聽這吼叫聲彰顯的充沛妖力,就知道來者不僅身軀強壯,並且道行還相當深厚。

最重要的是,這傢伙離他們並不遠,大概是抵達了先前群妖埋伏所在。

有頭腦機靈的,立刻就反應過來:這頭妖怪大抵是剛剛趕到,正為找不著大部隊而煩惱。

要知道,土合谷之戰被意外提前了一個多時辰,而這個時代的妖怪又是單槍匹馬慣了,換句話來說就是生性散漫,哪有後世的妖軍那樣嚴格的時間觀念。二來此時的計時工具也不那麼精確,所以土合谷戰役從開始到結束,其實都有妖怪源源不絕趕到,然後加入戰鬥。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