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98章沐浴(為情到深處人孤獨

第898章沐浴(為情到深處人孤獨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6-20 14:26 | 本章字數:3378

這時就顯出塗盡魂修的本事了,不愧神魂強大,撒起謊來連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流暢道:「是主人賞下的衣物,我們走到了這裡,想面見新主人才捨得拿出來穿。」

僖魚更奇怪了:「那你們平時穿的是什麼?」

「我們這一路走過很多人類部落,拿東西和他們換了些衣物。」

玄武的領地內,當然不會只有僖氏這麼一個人類部落。這個時代尚未有金銀貨幣流通,人與人之間、部族與部族之間都盛行以物易物的方式。

僖魚更感興趣了:「你們是逃出來的,又有什麼東西能和別人交換?」

這回塗盡轉頭向公孫謀拿了一樣東西,遞給僖魚道:「這種食物。」

她接過來一看,這東西呈圓形,比巴掌大些,雖然摸著很硬,但雪白雪白地,放到鼻子底下聞,有微微的香氣,比村中人食用的野芋頭、番薯要誘人得多。她眼睛微微一亮:「這是?」海邊的漁產雖多,但主食一直都較缺乏。

「米餅,是我們在北邊吃的食物,這裡的人挺喜歡。」這玩意兒做得又結實又硬,平時拿來砸人都沒問題。若在外頭,修仙者怎會吃這種掉乾淨身價的東西?就算在固隱山河陣當中,他們都用這東西下湯鍋,從來不願生啃。不過眼前這婦女顯然被驚艷到了,所以他也不會吝嗇一個餅子,「我們只剩幾個了,送你。」

海邊種不了稻,僖氏人也從未見過大米。僖魚毫不客氣地伸手掰了一小塊放進口中,一嚼之下只覺滿嘴生香。她從未生活在蠻族的領地里,不知道那裡種了什麼糧食作物,但品嘗之下立知拿它當易物的籌碼足矣,對塗盡的說法也相信了幾分,於是很快想起來他們救了僖草一命,並且客人們遠道而來,正需要好好休息,於是喚進一個男人,帶眾人到村裡西南角的一處小屋中安頓。

再接下來打探木之精的消息,卻要交給塗盡去辦了,他是魂修,在這等環境中自然有得天獨厚的本事。不過天還沒亮,僖氏多數男子都已經進山捕獵,婦女則是到海邊撿拾漁獲,料理田地。木之精在林中跑動的機率更大,所以要得到它的消息,恐怕還得等男人們回來以後。

這一得了空閑,寧小閑立刻便覺得渾身都癢了起來。

她從進入固隱山河陣之後就沒洗過澡,尤其剛進入第三幕天地即掉到海里去,爬上岸之後至今也沒遇著一條溪河,這滿身的黏膩感揮之不去,真叫素來愛潔的她再難忍受。人類都逐淡水而居,僖氏村也不例外,所以這附近必然是有淡水水源。

趁著領路的男人沒走,她急不可迫地讓塗盡問話,得到的答案令她雀躍不已。原來離此二里外的後山就有個水潭,水質清澈。不過僖氏人不太愛洗澡,所以那裡一直是人跡罕至,時常有野獸出沒。

她從來也不怕什麼野獸,所以等這人走了之後就站起來,提了行囊興沖沖地要趕去,手腕上突然一緊。卻是一直挨在她身側當鋸嘴葫蘆的長天握住了她手道:「我和你同去。」聲音低沉,聽在她耳中卻十足地撩人。

屋中安靜,他的音量雖不大卻很突兀,偏偏喀赤哈等人都是老神哉哉,連眉毛也沒抬一下。寧小閑自己倒是臉上一紅,抖手就要將他甩開,卻被他握得緊緊地,反倒大步走在前頭拉著她道:「走吧。」

出了村西,沿著模糊的獸徑走上一小會兒,果然就有一汪清泠泠的水潭,清泉自嶙峋的黑岩上漫下,匯聚到這一處凹地,先滿滿盛了一潭,又幽幽泄去了蜿蜒溪流當中。

潭邊的夾竹桃花開得正艷,綠蔭中空聞鳥語啾啾,卻不見其形,果然是無人造訪的模樣。

果然是好一處幽雅的所在。她方露出滿意的笑容,前方的林子里就傳出一陣騷動,而後一頭小鹿躍出,慌不擇路地伸腿一蹬,打算直跳入潭中。

可惜它身在半空,後腿就被一隻毛茸茸的爪子往回一帶。差了這麼半秒的功夫,它終究沒能跳下去,於是被按回潭邊的大石上,隨後被咬斷了氣管。

大黃得意洋洋地趴在石上,正要享用美餐,寧小閑惱怒這廝大煞風景,沒好氣道:「別在這礙眼,滾進林子里去!」

這獨眼巨豹歪了歪頭,聽出女主人生氣,當即耷下耳朵叼起獵物,一路小跑鑽進了密林之中,黃燦燦的身影頃刻不見。

這兩頭諸犍是不能帶進小村莊的,只能在外圍遊盪。大黃不敢離女主人太遠,一路尾隨到這裡來了。

它既轉身跑了,水潭突然安靜下來,似乎這偌大的山林中只剩下他們兩人。長天就站在她身後,將她整個人都包在他的影子里,哪怕隔著布衣和空氣,她似乎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熱度。

她又後悔了,應該將大黃留下來,氣氛也不會突然變得這樣曖|昧了。

寧小閑覺得自己面上八成又紅了,周遭的空氣好像凝滯起來,有熱氣噴在她敏感的頸後,令她一下瑟縮。她知道這是長天俯身到她耳邊正要說話,於是搶先向前方一指,結巴道:「我,我到那裡去洗,你給我望風。」

這裡畢竟離村落很近,不是親熱的好地方。

她所指的是一塊突出的鴨嘴岩,突出若鴨嘴的部分正好凌空架在水上,又寬又平,上可容兩、三人坐卧,下方離水也有四尺高度,灑落一片清涼陰影。

她倒真給自己找了個好地方。

她覺得身後的長天似是無聲一笑,也不多言,提起行囊當先走上了鴨嘴岩,然後盤膝坐下,腰板兒挺得筆直。

她還以為這傢伙不會放過她呢,寧小閑鬆了口氣,不知怎地又覺得有兩分惋惜。

呸,她在心裡唾棄自己一口,才舉身赴潭,走到鴨嘴岩底下去了。

這一入了水,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沐浴。她將衣衫褪盡,潭水特有的冰涼清爽之感,令她忍不住愜意地呻|吟一聲。

長天眉峰微微一動。

清風徐來,吹皺一潭碧波。大概是水底長了些水草,這裡的水,在陽光照射下顯出一汪青綠瑩透,猶如上好翡翠。許是久未見人,幾尾小魚慢慢游近,最後竟在她手指上輕啄了兩口,如同親吻。她癢得咯咯笑了兩聲,才對長天道:「將香胰給我。」

他這回很君子,從行囊中翻出香胰,然後自岩上伸手遞了下來,卻沒有低頭來看。

她慢慢洗了一會兒,才輕輕喚道:「長天。」

「嗯。」他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說不出的古怪。

「廣成宮一役之後,你扔下閑事,陪我找個地方隱居幾日可好?」

他家丫頭倒是不貪心,他微微一笑,卻道:「不成。」他雖見不著她,但聞得石下淙淙的水聲,卻能在腦海中勾勒出她的動作,她曼妙的身形。

「為什麼?」她有三分氣惱,不過是這麼個小要求也得不到滿足?

「我們還有大事要辦,廣成宮與之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寧小閑驚訝地瞪大了眼。這一役的成敗,關乎日後對付陰九幽是否順利。她怎麼不記得,還有甚事能重要過廣成宮之戰?「還有什麼大事?」

「成婚。」

以他的性格,這兩字說出來當真擲地有聲,也成功地將她砸得暈頭轉向。

寧小閑呆住了。

哪怕潭水清涼徹骨,她也能感覺到渾身氣血嗡地一下子全湧上了頭部,腦海中什麼也記不得了,只有這兩字迴音裊裊。

成婚。

過年時,他確是說過秋季即要完婚,她只以為他是對著汨羅戲言一番,哪知他竟然當真,並且到現在也牢牢記得。

如今的南贍部洲已然入夏,等從廣成宮搬師回巢,至少也到了燦燦秋季。

到得那時,她就要嫁與他了?

心中一股喜悅油然而生,她將腦袋也沉入水中,仍覺得面上滾燙不已。

結果長天聽她久久不曾言語,低低道:「舌頭被貓吃了,還是你不願嫁我?」雖是輕哼,聲音中卻隱含三分笑謔。

她真想咬死他!這麼濃情蜜意的美事,怎地讓他一句話就大煞了風景?「誰,誰不……願意?」她咕噥一句,聲音越來越細,終不可聞。

他低沉道:「沒聽清,你說什麼?」

寧小閑咬了咬牙道:「我說,誰願意了!……我洗好了,把衣服遞下來。」

她從他手上一把拽過乾淨衣服,退到石後乾淨換好,才走了出來道:「輪到你啦。」

長天看了她一眼。她剛從水中走出,秀髮濕答答搭在肩上,水珠兒從那張並不俏麗的面容上淌下,順著線條優美的脖頸滑入微微敞開的衣領,那裡有一片雪白。他還記得其下的豐盈,和細得他可以雙手合攏的小蠻腰,還有修長白嫩的雙腿,以及……

這傢伙現在看著她的眼神,是鷹視狼顧的全新詮釋么?寧小閑覺得這傢伙哪怕是凡人肉身,也一樣有透視功能,他瞪著自己的目光,就像她根本沒穿衣服似的。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