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946章那一線曙光

第946章那一線曙光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7-13 19:34 | 本章字數:2311

這一記輕鬆寫意,看起來仍然像是它梗著脖子往長天劍上撞一般,比起寧小閑方才費儘力氣收拾這些鱷魚,不知道要靈巧多少倍。√∟,23wx接下來的切割全憑南明離火劍的鋒銳,只一下就切斷了巨鱷的喉管,鮮血不要錢般噴了出來。

長天的身軀也被世鱷重重撞開。幸好他本來就立在山岩前頭,這一下就被撞在岩壁上,沒有被擊飛到底下去。

要害被刺,這頭巨鱷扭了兩下就不動了。

他靠著岩壁喘息了幾下,這才慢慢走到了前頭去。

死鱷的身體將小徑嚴嚴實實堵住了,後面的鎧鱷一時近不得前,急得胡亂甩尾,呱呱亂叫。

長天側頭道:「還有多少爆破蠱?」

「只剩最後一枚了。」她聲音很澀。這枚爆破蠱用完之後,他們遲早要被鱷魚大軍包圍,然後被生生吃掉。現在怪物們都學乖了,她一揚手,那一處的鎧鱷就四下逃散,能炸到一、兩條鱷魚就不錯了,想依靠爆破蠱從這處危險至極的水裡逃生,那是妄想。

簡單一句話:他們插翅難飛。

「留著它。」長天回頭道,「聽好,這裡交給我,你騎著諸犍……」

「你才聽好了。」寧小閑冷笑,昂著頭打斷他道,「你斷後、我逃跑之類的蠢話就不必再說了。橫豎我一個人也出不去大陣,不如跟你一起走,黃泉路上還有伴兒。」

她心裡疼痛異常,話說得雖狠。終是忍不住兩行清淚淌了下來。

長天凝視著她,輕輕嘆了口氣:「好。」將長劍插在地上,伸指揩去了她的眼淚。復又低語,「我向你保證,我們一定能夠走出固隱山河陣。只要,只要再多給我些時間。」

他的手指冰涼。

寧小閑苦笑。他的自信從何而來,仍以為自己是神么?在雲夢澤外頭自然是的,在這裡面,修仙者卻是任固隱山河陣愚弄的凡人呀。

小徑上的鎧鱷發出了急躁的吼叫。終於想出了辦法,抬腿踏上死去堵路的同伴,準備從它身上爬過來撕咬獵物。長天迴轉過身。拔起長劍準備應戰。

他以劍為拐駐地,背影看起來仍然冷靜而沉著,筆挺若青松,只有寧小閑知道他的傷情一再惡化。已若風中殘燭。普通人若受這樣的重傷。早已昏迷瀕死,她都不曉得他是如何保持清醒,又如何能站得起來。

他這一生中到底經歷過多少次絕境和死局?單這一份心境就比她的患得患失高明不知多少倍,這人到底有沒有恐懼這種情感?

寧小閑目光一掃,頓時發現他背心上衣裳盡濕,乃是被涓涓血流滲出,鮮紅一片。

看樣子,沉夏法器的特效至少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可是她怕他們等不到那時候了。再不止血,長天很快就會休克。她也考慮過最極端的辦法:她懷裡還有一物,對抗這類撕裂流血的特效正是棋逢對手,說不定還能略勝一籌,令傷口有效癒合。

這東西,就是她曾經用來對付勃隆巨獸的血凝劑。當時只在三枚喪門釘尖兒上抹了點兒,就令這頭數噸重的巨獸全身血凝成塊,窒息而死,用「見血封喉」來形容都不為過。這是她從某一類噬妖藤身上抽取出來的,原本也是用來對付這種開放性的創傷流血,不過為了攜帶方便,她事先特地對血凝劑經過了高度濃縮,想給長天用起來,必須用清水稀釋之後再稀釋,否則就不是救人了,殺人的效果同樣立竿見影。

這潭中倒不缺水,可是小徑以下都被鎧鱷把守著,她敢踏出一步,就是被群鱷分屍的下場。

這該如何是好?

她需要大量清水、清水、清水……只要有水,就能令長天的傷情穩定下來。只要他能好轉,或許他們還有望突出重圍,這個男人身上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令她即使在這樣的絕境之中,也堅信他最後必有辦法帶兩人逃出生天。

前提是,她要怎樣弄到清水去稀釋血凝劑呢?腳邊放著半截竹筒,那是她方才取水所用,裡面的清水只夠兩人喝上十來口。若她敢把血凝劑扔進去,哪怕只有一滴,這半筒水都會凝結得比石頭還硬。

等一下,凝結?!

她腦海中突然有靈光一閃。

這個簡單的念頭像是沉沉黑夜中東方露出的第一道亮光,雖然微弱,卻註定要照亮整片天空。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她的胸口處頓時都滋長出絕處逢生的喜悅。

絕境中,亦有一線生機。她苦苦追尋了這麼久,終於讓她找到了!

此時小徑上的鱷魚已經爬過死去同伴的屍身,向長天撲了過來。

他長劍方自揮起,就聽寧小閑疾呼道:「別殺它!」聲音又緊又綳,含著無盡的喜悅和急促。

他不知她是何意,不過這丫頭鬼主意向來極多,說不定現在又有什麼法子能避害趨利也未可知,手中為之一頓。

寧小閑喊完這一聲,才想起長天現在體能極弱。別說是他了,換了個正常人來,這麼長達幾丈,重達數千斤的怪物撲上來,能殺得掉它就很了不起了,卻要怎生才能做到「別殺它」又不反被它弄死?

鎧鱷已經張大了嘴撲來。她正焦急間,卻見長天反而踏前兩步,將長劍連同右手往巨鱷嘴裡送去。

這一幕看得人毛骨悚然,若是他接下來動作慢些,就是給鱷魚送點心了。不過他敢這樣冒險自有計較。

鎧鱷猛地合上大嘴,預料中連血肉帶骨頭一起咬碎的爽脆感卻沒有到來,只有鑽心徹骨的疼痛——

千鈞一髮之際,長天手腕一翻,將南明離火劍直直豎了起來,正好撐住了巨鱷的上下顎,離咽喉只有半臂距離。

南明離火劍的鋒銳度可想而知,這怪物張不開嘴,卻又不敢合攏,痛得瘋狂搖頭,想將長劍甩飛出去。可惜南明離火劍卡在它深喉之中,劍尖刺入肉里極深,一時根本拔不出來,也令這怪物深刻理解了什麼叫做「如梗在喉」。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