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995章分離

第995章分離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8-04 07:14 | 本章字數:2252

玄武的雲夢澤,對這些一心領悟天道的人來說,實在是難以割捨的寶藏,是以甘冒奇險也要入固隱山河陣一探!

不過,這與他偽裝成凡人進入雲夢澤,又有什麼關聯?

長天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撫了撫她秀髮道:「然而要在雲夢澤中感悟天道,首先就得遵守這裡的規矩,也就是——所有外來者,都必須是凡人之軀。倘若我不將乙木之力全部收斂,從頭到尾細細感悟,就窺不到這裡的絲毫道理。尤其到了第四幕天地,離我們出陣已經不遠,我更是不願功虧一簣。」

雲夢澤就像玄武設下的遊樂場,想進來玩,首先就要遵守這裡的規矩,倘若有人搞破壞,那麼這些遊樂項目可不會對他開放。

他在她額上印下一吻道:「小乖,你可能理解?」

她良久不語,長天正要說話,卻見她嘴角揚起,竟是一個譏諷的弧度:「既如此,你為何始終不告訴我?」在固隱山河陣中的苦痛傷悲,現在看來何等不值!

這話問出來,他半晌無言,過了好一會兒才低聲道:「我一進入固隱山河陣,就發現遭人窺視。這感覺無所不在,偏又熟悉得很。我起先以為是玄武未死,然而時間越是推進,我就越覺出這是另有其人。我明敵暗的情況下,便只能按兵不動。」

寧小閑冷笑道:「你將我瞞在鼓裡,是怕我漏了馬腳,壞你大事?」

「我原想讓你表現得自然些,並非有意……」長天猶豫了一下道,「直到進入第三幕天地之後不久。那種被窺探的感覺不見了,卻在仙草園遇到了沉夏,那時我便有些懷疑,於是出手試探了幾次,直到他刺了我一劍,我才肯定幕後之人就是他……」

聽到這裡,寧小閑突然出聲打斷道:「第三幕天地終了。你是不是壓根兒不想出去。乾脆借著那一劍留到第四幕天地?」現在回想起來,沉夏也將他當作了凡人,因此那一劍刺入的角度和力道都並不凌厲。

長天突然不說話了。

這就是默認了?寧小閑冷笑了幾聲。才接著道:「你是不是打算從頭到尾都瞞著我,不欲我知?」

她等了很久,身後都沒有半點聲音,於是心裡像塞進了冰塊。冷得一下下抽搐不已。她胸口急速起伏了幾下,喑啞道:「放手。」

長天反而將她箍得更緊。

這一回。她聲音變得更加微弱,還有淡淡的無助逸出:「長天,你可曾將我放在心上?」

她小臉煞白得近乎透明,像是一捏就碎的瓷娃娃。長天的手臂一顫,下意識地鬆動。寧小閑一下子掙脫出來,衝到塗盡操縱的僖窮面前。硬梆梆道:「祭出法器,載我出去!」

僖族人在雲夢澤之中仍有法力。塗盡不動聲色望了長天一眼。見他略微點頭,當即取出一片玉葉,往地上丟去,即成一丈長的葉舟。寧小閑拉住諸犍正要跳上去,卻又停下腳步道:「廣成宮,就勞您自去了。撼天神君神通廣大,算無遺策,少一個微不足道的我,照樣能夠旗開得勝。」說罷,跳上葉舟頭也不回道:「走!」

塗盡摸摸鼻子,老實盡責地當個馭夫,駕著葉舟飛起,直往隘口外而去。

掠過長天上方,他往下一瞥,看見神君面上淡淡的苦澀。

葉舟飛到紅谷的乾清聖殿營地就降了下來。黃萱已經被僖族人救走,被丟在這裡的只有公孫展和塗盡的麒獸肉身。她將這兩樣東西都揀上,這才命令塗盡道:「出雲夢澤。」

葉舟飛起,化作一道流虹,很快消失在雲夢澤的天邊。

……

雲夢澤腹地,一片人仰馬翻。

沉夏和僖族人在這裡生活了數萬年,積累了偌大的家業,這麼倉促間就要全部整好帶走,實在是強人所難。可是雲夢澤在幾個時辰之內就會崩塌,留在裡頭焉有命在?況且沉夏頭一次與母親交談,說不盡的孺慕之意,卻也只剩這麼短短几個時辰的相聚時間了。

長天與他約好了會合時間,再走出雲夢澤的時候,塗盡和公孫展站在入口,寧小閑卻沒了蹤影。

他忍不住皺眉道:「她呢?」

公孫展道:「寧姑娘將我們丟在這裡,說了句分道揚鑣就馭器而去了。」他這也是給自己臉上貼了點金,寧小閑將他丟開時只簡明扼要地說了兩個字:「下去!」

長天眉頭皺得更緊,用語更加簡單:「追。」

塗盡便馭起玉舟,載兩人往西南而去。

玉舟在天上疾行,風馳電掣。約莫行了半個時辰左右,長天目光一凝,突然指著下方森林:「往那裡去。」

待得玉舟緩緩降下,公孫展環顧左右,不由得嚇了一跳。

這裡是密林中一處小山坳,山澗有泉,泉前有竹,原本該是十分雋秀靈氣之所在,現在卻彷彿遭遇了颱風過境,方圓十丈內小樹折斷,大樹摧枝斷葉,連泉中的幾塊大石都莫名移位,壓倒一大片修竹。

塗盡隨意找了棵被拔出一半根須的大樹,伸手摸了摸樹榦上斑駁的痕迹道:「是女主人的鞭痕。」

公孫展咕嘟咽了下口水道:「她……似是很生氣哪。」雲夢澤腹地當中發生的事情,他並不知情。他印象中的寧小閑雖然喜好玩鬧,但真正的性格卻是冷靜自持,從未見過她如此狂暴。

他又不瞎,能惹得她這麼不高興的,一定只有神君大人了。

長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能看到她揮鞭泄忿的模樣。他自是明白的,她在最憤怒的時候也捨不得打他,只好拿無辜的草木出氣。這丫頭從未如此失控過,她的反應之激烈,遠遠超過他的預估。

他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隨後目光在公孫展身上一轉:「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公孫展苦笑道:「公孫家是回不去了,我在雲夢澤中幾次三番壞乾清聖殿好事,他們接下來恐怕也要尋我晦氣。若是神君不棄,公孫展此後願追隨在大人身側。」未完待續R466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