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060章謠言四起(雙更合一4

第1060章謠言四起(雙更合一4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8-30 07:04 | 本章字數:4467

在第一場戰鬥當中,廣成宮將突襲位置選在一處極窄的隘口進行,兩邊都是懸崖。,這裡也被稱為「削骨隘」,意思是人要通過這裡,都會被削下骨頭來,可見其地形之險惡,當真可以為守方提供「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便利。

對方首領選這一處地方,正常情況下當真是極明智的選擇。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這回隱流的隊伍里偏就有玄武的後裔。當廣成宮利用隘口將敵軍攔在山門之外,準備利用天塹消耗敵人的兵力時,沉夏卻抽出了山河陣。

幾乎就在瞬間,山川易形,高峽出平地,兩側懸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削矮,而縱橫的溝壑則緩慢上升,要不了多久,這一處隘口居然變作了通途大道!

雖然沒有誇張到變出一片平原的地步,但寬達三十丈的隘口,已經是再也擋不住彪悍的妖軍了!

這一仗打得廣成宮暈頭轉向,還未反應過來,戰鬥就結束了。

七天之後,第二場戰鬥也基本以同樣的方式收尾。所以廣成宮方面終於意識到,隱、奉聯軍這裡有高人坐鎮,可以隨意改變地形來幫助軍隊取得勝利。他們的情報探子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探出來雲夢澤關閉之後,玄武之子居然也投入了隱流當中效力。

正當廣成宮想要以此為理由斥責隱、奉聯軍的時候,卻發現了最最令人蛋碎的事實!長天、琅琊等人限於南贍部洲的大陸盟約,能觀戰、能指揮。卻不能親自入場動手,然而沉夏卻不受到這樣的限制,理由很簡單——他現在僅是渡劫前期大圓滿的修為。根本還沒有渡劫,理所當然地在可參戰的人群範圍之內!

然而他血脈純正,可以使用傳自母親的神器山河陣,也可以提前引動他這個境界本不該能支配的「山川變形」之術!面對著這個bug一樣的存在,廣成宮方面也只能嗟嘆自己運氣實在不好。當然沉夏每次越級使用了山河陣之後,都要休養很長一段時間的事實,在聯軍當中屬於最高軍機。知道的人絕對不超過五個,廣成宮自然接不到這個消息,所以接下來的路途就好走得多了。

既然敵軍中有這樣的變態。那麼廣成宮也不會再隨意遣人,畢竟修仙者也都是惜命的,白白送死誰樂意啊?

這段時間內無論有多忙,長天每個白天都會撥出一個時辰。為寧小閑講解乙木之力的使用之道。聽了幾天之後。她才知道自己當日與狄致遠動手時,對乙木之力的運用有多粗糙。若換了現在,她至少有七、八種更好的法子可以躲開他而不受傷。

那麼現在問題又來了。乙木之力是遠超過了她目前境界的力量,她雖然將它馴服,卻不能一直完美地運用。這頭驕傲的鷹已經向她稱臣,卻並不心服,所以她用乙木之力發出來的神通有限,並且多以守御為主。攻擊較少。這也是長天所期望的,畢竟她下一階段的真正大敵是天劫。他自然希望她的抵禦方式多種多樣,能頂得住雷劈,這才有命活下來。

這就又像回到了西行的日子,他對她的功課要求一向是嚴格無比,發現她稍有懈怠,立刻就變成黑麵包公。關鍵自那一日在莫家私塾開了葷之後,他夜裡又常來求歡,耳鬢廝磨、濃情切切,寧小閑總覺得這貨已經精分了,否則怎能對她白天冷酷嚴厲,夜裡纏|綿無比?

她馴服了乙木之力後,這股力量平時依著老習慣,還是居在會陰穴當中,當兩人纏|綿到最後才露個臉。可是當時私塾中雙流匯合之後,增長的乙木之力反而少了。

這麼古怪的情況,莫說是她,連長天也想不通其中原因,直到回了營帳他又纏著她幾回,兩人這才發現,雖然每回促生的星宿之力少了,可是數量卻從每天一次提作了三次。也就是說,每天前三次歡|好,彼此體|內的乙木之力都會出來交匯,這樣算下來,獲得的星力總量還是比原來增加了一倍有餘。

聽到這誇張到極點的結論,再看到長天對她露出了大灰狼盯著小紅帽一般的表情,她只覺眼前一黑,幾乎要暈死過去。別的男人她不曉得,應付眼前這一位卻絕對是項重體力活兒,老天爺這是終於露出了本來面目,打算將她直接玩壞嗎?

惟一值得欣慰的是,這段時間行軍任務緊迫,妖軍一般連續走上三、四天才會休息一晚。

除了研習神通之外,白天的時間她也沒有浪費。兩場大戰嚴重考驗兵團的後勤水平,無論是隱流還是奉天府,戰後的工作都繁重沉冗。自上次巨靈神炮被盜事件之後,長天時常放出神念掃視全軍,以確保陰九幽的分身無所遁形。她就著手整頓火工營,又借鑒了奉天府這樣老牌軍團的後勤優勢,從而修改了隱流的部分規矩,期望使之更合理,而經過兩次大戰的檢驗,火工營果然像上足了油的機器,運行相當順暢。

此時聯軍離廣成宮的宗派駐地越發近了,這也意味著廣成宮對這一帶地區的管控能力更強。所以隱流再途經城市,停下來建造榷場的時候,城市就再不肯與它做生意了,稱廣成宮下了嚴令。寧小閑立刻明白,廣成宮也摸清了隱流「以商養戰」的方式,打仗在很大程度上燒的就是錢,它又怎會讓隱流利用在它領地上賺來的錢再投入戰爭之中?

對於這種管控,長天控制下的隱流很乾脆地向所經城市拋出兩個選擇:要麼依舊到榷場裡頭做生意,要麼全城被屠,拿家產人命來抵,二選一罷?

這就像問人要吃紅燒肉還是要吞鶴頂紅一樣,在賺錢和丟命之間。傻子都知道怎麼選。至於廣成宮的禁令,去他大爺的吧,能多活一刻是一刻啊。廣成宮你有本事就將隱、奉聯軍打退之後,再來找我們凡人的晦氣吧!

所以榷場生意很快又恢復了紅紅火火,廣成宮的命令形同虛設。

可是就這般走了幾天之後,汨羅面色凝重地將一份情報帶進了中軍大帳。以他的修為涵養,能令他這般重視之事也立刻讓所有人坐直了身子。

這事情果然很嚴重:南贍部洲上流言四起,稱隱、奉聯軍終於凶性大發,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