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105章 遙知故人逝

第1105章 遙知故人逝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9-21 13:35 | 本章字數:2327

寧小閑輕哼一聲:「有我在,他怎會死?命保住了。」

大虎又猶豫了一會兒,才輕輕道:「小閑姐,既然你在隱流之中……你,你能不能想法子放他一馬?」話音剛落,就見她黑白分明的杏眼瞪過來,直瞪得他低下了頭,寧小閑才淡淡道:「你知道他為何要受剮刑?」

他搖了搖頭。

「他當眾對我出言不遜,又輸了比斗,依規定當處極刑。」郝虎赫然瞪大了眼,像重新認識她一般。

他這才想起來,眼前這位「姐姐」已是隱流裡頭首屈一指的人物,他聽到的傳聞,都將她形容得如同曼陀羅花,妖艷動人卻生性兇狠惡毒,說她與撼天神君乃是統領巴蛇森林的一對兒煞星。

寧小閑輕輕道,「即使我自己並不介意,也不能放過他。你可知道為何?」

她已經做好了說理的準備,哪知郝虎居然點了點頭,認真道:「我知道姐姐是身不由己。」

寧小閑挑了挑眉:「你知道?」

郝虎鄭重道:「目前大軍中不僅是隱流一家,還有奉天府和其他仙盟中人。我這豹兄在言語上侮|辱了姐姐,你若不殺他,是不願其他仙宗之人認為你軟弱可欺,進而認為隱流軟弱可欺。」

這孩子居然已經有這樣的見識了?寧小閑並不掩飾自己的驚訝。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因此這番道理甚至是很多年長的修士都不明白的,他們見著了表象也只會認為她殘暴而已——然而被人怕總比被人欺要好。隱流從來都是強大、殘暴、令人畏懼的妖宗。

她不由得失笑:「說得很對。那你還替他求情?」

郝虎依舊是毫不猶豫地點頭:「他既是死罪難逃,或許就可免了他的活罪?」他頓了頓,似在猶豫措詞。最後仍然直言不諱,「姐姐立威,殺人足矣,這般折磨他卻也……。」

寧小閑打斷他,淡淡道:「你覺得我刻意折磨他以出心頭之氣?」

她笑得雖美,眼裡的怒意卻刺得郝虎心裡一縮。他從小就怕她生氣,況且她身居高位。已有上位者的威嚴。郝虎一窒,低聲道:「姐姐寬宏大量,當然不跟他一般計較。可是恕我直言。執行剮刑無非是殺雞儆猴,令他人看著更加膽寒,隱流在這聯軍當中的地位早不需要靠折磨一名俘虜來立威鞏固。姐姐若能展露少許仁慈,隱流或可更得人心?」

寧小閑沉默了。隱流給外界的印象。一直都失之於殘暴。這個妖宗綿延數萬年。仍保持著上古時期的傳統,在今人看來戾氣深重,難以接近。而長天治軍冷酷,刑律嚴峻,其治軍主旨就是「嚴律、厚賞」,被嚴格管束的隱流妖兵上了戰場之後,就像被放出籠子的餓虎聞著了肉味兒一樣狂暴而嗜血,旁人如何不怕?

短期來看。隱流自然是戰無不勝的。可是長此以往呢?事無絕對,若隱流的不敗神話有一天被打破呢?

郝虎見她怔怔出神。知她聽進自己的話,當然不會出聲打擾。

這刑帳中一燈如豆,安靜許久。

「好吧。」最後還是寧小閑慢悠悠地開了口,「你說服我了。」

郝虎頓時笑逐顏開:「好姐姐……」

「別急著奉承我。」她舉起食指搖了搖,「活罪可免,但死罪難逃,我可以給他一個痛快。你若還有話對他說,現在便去吧。」擊掌喚進來一名妖衛。

郝虎立時長吁一口氣道:「這便足矣。」靈藥生效,他又只有皮肉傷,原本看著可怖,現在卻已結疤,算是好了四成,於是站起來隨著妖衛走出去。

進了戰俘營,能得個善終就不錯了,何況豹妖還犯了禁忌?他知道寧小閑並不想取豹妖性命,可是他出言不遜的場合不對,這卻是寧小閑斷斷無法容忍的。既是活命無望,郝虎只能退而求其次,替這朋友爭取早上路、少受苦,這何嘗不是種仁慈?

一刻鐘後,妖衛將郝虎送回,這回和寧小閑見面卻是選在一頂乾淨的帳篷里,隨後就有侍女遞過來美酒。

他既回來,那豹妖必是被處置了,殺這樣一個小卒當然不用她親自動手。寧小閑見他面色平常,竟現不出喜悲,只有眼裡露出一點黯然,不由得暗嘆這孩子城府變深了。當年還在淺水村的大虎,可是什麼事都只願和她說的。

她待他重新落座才道:「說罷,你怎會在廣成宮的盟軍之中?」

他舉杯飲了一口,只覺腹中一股暖意升騰上來,這才慢慢道:「當年你走了之後,膳長老也仙去了。」

寧小閑頓時吃了一驚:「什麼,膳長老過世了!」膳長老亦是赤霄派內的傳功長老,因分管膳房而有此稱呼。寧小閑在赤霄派後廚做事時,這位長老待她十分親厚,也替她擋去不少麻煩。若說赤霄山脈還有什麼值得她記掛的人,除了宋嫂一家之外就是這位膳長老了。

萬萬沒想到,他居然離世了。

寧小閑茫然道:「這是怎麼回事,有仇家傷了他?」

郝虎搖了搖頭道:「膳長老仙去時,是坐在自己房|內的蒲團上的。梅掌門親自檢查過了,他全身上下沒有半點傷痕,不僅神態安詳,嘴角還有笑意,竟像是心滿意足。」

寧小閑沉吟道:「這世上神通多如恆河沙數,能殺人於無形的不少,能令人笑著死去的也不少,梅掌門未必就驗得出來罷?」

郝虎見她黛眉顰蹙,細細思量,想起她數年前還是凡人女子,連拜入赤霄派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卻坐鎮隱流大軍,早已不將這些小宗小派放在眼裡,只覺世事玄幻奇妙,實在莫過於此。

「具體何時過世?」

郝虎想了想道:「恰在你離開的第二日。」

這麼巧?寧小閑伸指在膝上輕扣幾下。事出反常必有妖,膳長老的死和她的離去有什麼關聯呢?可這事兒都過去了七年,故人屍骨已寒,她卻要上哪裡找線索去?未完待續。。

ps:這兩天還要厚著臉皮向大家求月票、求推薦票,合什頂禮~~~~~/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