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145 敢做不敢當

第1145 敢做不敢當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10-05 16:59 | 本章字數:2254

結果朝雲宗那裡隨後給崖朱送來的就是一枚催生血肉的丹藥、一株上品紅參,還有四千靈石,肇事的女修卻沒有露面。老實說,隱流的靈丹靈草,效力都比這兩樣強得多,丹師自然看不上這兩樣東西。待問起那名女修,對方只推說她被師門召回去關了禁閉云云。眼見同伴被人這樣欺負,眾人一時起了同仇敵愾之心,都不肯再去給朝雲宗人治傷了。

隱流的丹師在宗內地位很高,平素凶蠻的妖兵對他們也一直都是客客氣氣,所以這些傢伙很有些傲骨,換了其他番號的兵衛,決不敢這樣消極抗命。

寧小閑聽到這裡,瞭然道:「茗若是誰的弟子?」要是沒有後台護著,朝雲宗早將她甩出來平息隱流丹師的怒火了。這倒不是說這個宗派勢利,而是人性天生如此。

邊上的主事道:「是觀霞峰峰主的第七弟子,據說是土木雙屬性靈根,在這一支系內很被看好。觀霞峰峰主查本清乃是朝雲宗的第四長老,在門派中聲望不錯。」

寧小閑想了想道:「這事兒發生之後,朝雲宗那一邊又是甚反應?」

「那一份兒綠件乃是神群大人當著白擎掌門的面發下來的,所以朝雲宗現在拿這說事,要我們儘快再派丹師過去救人。」主事苦笑道,「丹師們意見很大,您也知道這幫傢伙火氣一上頭就不大聽話,我們勸說良久,現在還有幾十號人不肯動身。我們硬著頭皮拿這雞毛蒜皮的小事去通報神君大人。可是聽說前頭還有幾十件急務排隊,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傳喚我們,虧得您來啦!」

他邊說邊偷看寧小閑臉色。後者好氣又好笑。事情傳到他手裡就是個滾燙山芋,誰都知道此時是三軍交匯的關鍵時刻,神君大人自有事務要忙,最不喜下面的人拿小事去分散他精力。整個火工營都知道上達天聽的最好辦法就是通過她這老闆娘,快捷又有效。

她今日閱讀不少文件,已經很清晰地看出朝雲宗對待隱奉聯軍的態度了。

那就是鄙薄+不情不願。換了南贍部洲上其他仙宗,都以強者為尊。信奉拳頭大即是真理的信條,不過朝雲宗這仙派當真是分外地與眾不同啊。

從兩邊兒修士和妖眾的情緒來說,誰都能嗅到那麼一點點對立的意思。在這麼風頭浪尖的時刻。一個處理不好,恐怕這麼個小小導火索就會令事件升級化。然而她也絕不能放任自己手下的丹師被對方欺侮了之後,還要再上門熱臉去貼冷p股,削了隱流的臉面不說。她身為仙植園園長、丹師之首。也咽不下這口氣。

所以她轉頭問崖朱道:「你是我手下人,自不能讓你白白受傷受氣。現下,你可有甚要求?」

崖朱搖了搖頭道:「我還有七條胳膊,這條不日也能長出來,其實無甚大礙,大人不須記掛崖朱這裡了。」

這孩子,真上道兒。寧小閑道:「我知道了。」讓主事取來文房四寶,很乾脆地提筆寫了幾字。又取隨身印章蓋了,將筆墨未乾的紙箋丟給主事。「將我手令交給對方能說上話兒的人,讓他們將茗若送過來護理崖朱的傷勢直至痊癒,他有什麼要求也一概必須滿足。」說到這裡,不懷好意地看了崖朱一眼,「唔,我指的是正常訴求,你該不會動些歪念頭罷?」

崖朱汗都快滴下來了,窘得連聲道:「不會,不敢!」

寧小閑遂接著對主事道:「告訴對方,事宜時移,不要再拿著綠件說事兒。這是崖朱和茗若之間的私事,最好便是私了,別扯上宗派關係。如果他們非要以門派之力護著女修,隱流這裡的醫護就別想要了,自己想辦法治傷去吧。至於丹師那裡,我自會處理。」

主事臉上頓時喜開了花兒,捧著這手令喜孜孜地就去了。這法子可比要茗若上門道歉強得多了。道歉不過就是兩句一聲的事兒,轉身就完了。可若是讓茗若天天圍著崖朱轉,那樣進進出出也不知有多少人看著了。朝雲宗不是對隱流中人滿臉鄙薄么,現在就讓他們看看自己的女修是如何小心翼翼陪護在隱流的妖怪身邊,這打臉才打得爽啊!讓他們再裝假清高試試?

有對比才知差距,若在前兩天,朝雲宗必定不受這威脅。可是隱流丹師一出手才是高下立判,現在讓朝雲宗自己救治傷員,那手法和效率怎及得上?

所以那位觀霞峰峰主就算有心袒護自己徒兒,也要考慮到因他一己之私令隱流撤回丹師,令派內傷員多受苦,這些傷員的親友、同門、師長又會作何感想?可是將茗若推進隱流,她的性命倒未必會有危險,峰主自己的臉面卻要丟光了,他座下的弟子也都會心寒。

所以目前最感疑難的,正是這位觀霞峰峰主。

只有生活在這樣傳統的修仙門派當中,才能理解觀霞峰峰主的處境,也才能理解他的選擇。

果然朝雲宗那裡一時靜默。寧小閑也不派人急催,反正重傷待治的又不是隱流將士。

#####

且說朝雲宗駐地內。

觀霞峰峰主接到寧小閑的手令之後沉默了許久,才叫人找來了茗若。

這女修年齡也不過二十齣頭,眉目尚稱清秀。從剁下了崖朱的手之後,她就知道自己闖了大禍,眼下被師尊叫過來聽了寧小閑的要求,頓時撲通一聲跪在觀霞峰峰主面前,流淚哀求:「師尊,我知道錯了,您怎樣罰我都可以,徒兒不願去隱流,不敢去隱流!」隱流的妖怪都是窮凶極惡,自己又傷了他們的人,被送過去了還有命回來嗎?

再說她打傷的那隻妖怪,真身是只長相猙獰的蜘蛛!若說崖朱的真身可愛些也就罷了,可惜這世上天生就不怕蜘蛛的女人恐怕很少。她自己闖入帳中時,那怪物揮舞著八條腿的可怕場景幾乎定格在她腦海當中!未完待續。。

ps:例行雙更奉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