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278章 對峙(雙更合一)

第1278章 對峙(雙更合一)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12-09 01:29 | 本章字數:4486

到這緊要關頭,她也是神智清明,第一句話提醒他目擊證人太多,現在出手的話,他撕毀大陸盟約一事就藏也藏不下,兜也兜不住,後一句話,則是提醒他此舉風險太大,不值得輕試。︽,

萬一小妖女在巴蛇眼中並沒有那麼重要呢?聯軍的攻勢,會不會更加瘋狂?

有妻子橫身擋住,這一劍卻要教他如何劈得出去?蕭寄雲也是一時氣怒充臆,此刻被靳絲雨緊緊拽住,頭腦頓時清明不少,也覺自己衝動之下的想法太冒險。

靳絲雨卻是見到他眼中透出來的紅光漸漸消去才鬆懈下來,又暗暗心驚:「雲郎的心魔,居然險些在這個時候發作!」她知道蕭寄雲晉階真仙已久,無論是橫行大陸還是久居仙門,像今日這樣的憋屈都不曾碰到過。不過是個身負重傷,站都站不穩,甚至連手都被截去了一段的小姑娘,並且這裡還是自家的地盤,天時、地利、人和無一不被他所佔,可是堂堂真仙費盡周折居然就是抓她不住!

在這樣的時刻,強如蕭寄雲,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了一絲艱澀晦暗:莫非這就是天意?莫非天要亡廣成宮?

這種拳拳都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靳絲雨也是深有體會啊。南贍部洲平靜了太久,蕭寄雲也安逸了太久,這一下居然驟引心魔上門,還險些受其蠱惑而壞了大事!

蕭寄雲長長吸了一口氣,慢慢地、慢慢地吐出來。像是要將心中郁忿都一起擠走。隨後目光一掃,瞳孔突然緊縮!

對面的聯軍衝到邊界線前就停下了腳步,再不往前。這次救援任務已經達到目標。寧小閑已經安全越界,他們自然沒有再進攻的打算。

而在廣成宮這邊,天上的修士也紛落地,結成了陣法,如臨大敵。

這一處邊界內外突然安靜下來,莫非後頭浚河河水翻騰不已,這裡簡直要落針可聞了。

對面的妖兵站定之後就如泥塑木雕。除了眼珠子微微轉動,口鼻間還呼出熱氣之外,居然數千人整齊劃一。動也不動一下。這樣的軍員素質,平時都會令蕭寄雲謂嘆不已。

不過此刻,吸引了他全副注意力的,卻是妖眾當中緩步走出來的一個身影。

這人所過之處。妖眾如潮水一般退開。離他至少有三丈之遠,似乎走近了對他都是一種不敬。

在一眾甲衛鮮明中,只有他同蕭寄雲一樣,是寬袍長袖,博帶當風,一襲黑衣滾著金邊,烏髮全以金冠束起,一絲不拘地挽在腦後。

他還隱在人群中時。誰也不曾注意到他,可是他現在站出來了。這裡數千雙眼睛都被他吸引,再也看不向別處,可是也只望上這麼一眼,便不敢多看。這人身上就有這樣的泱泱氣度,數千名殺氣滾滾的精兵悍將,在他走出來之後,立刻就變作了他的陪襯。

他長得極俊,五官仿若工匠瀝血雕就,精美得不似真人,可是再想多看一眼,又會覺得他的面龐像蒙上一層輕紗,再也望不清究竟了。蕭寄雲活了數千年,麟毛鳳角也沒少見了,長得這樣俊美的男子還能說勉強會過幾個,可是又要如這般威儀天成的,那可當真沒有。

他也不得不承認,面對此人,他一貫以來壓倒全場的氣勢當即被反超過去,甚至隱隱被壓制。

這種感覺,真是相當不好啊。

雖然素昧平生,這人的身份卻實不難猜,尤其七仔抱著寧小閑,緊緊跟在他身後。

蕭寄雲重重呼出一口氣:「巴蛇!」他從未見過撼天神君,卻在第一時間就認定,這一定就是他。

這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對方眸中一片金光閃耀,裡面的殺意亦是明晃晃地毫不掩蓋,突然說了句:「真可惜。」語氣中滿是喟嘆和惋惜。

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蕭寄雲偏偏聽懂了,背上沁出寒意,一點一點浸入骨髓。

巴蛇竟然一直隱在妖眾之中,不顯山也不露水,甚至將氣息全部匿起!寧小閑在廣成宮核心駐地內盜取靈石,是屬於欺上門的行為,眾仙人作為廣成宮的守護者,有權出手抓捕。可她已經逃出了邊界,進入了戰爭中的領土,那就像華夏的逃犯逃出了國界,再不受本國法律制裁一樣,無論是蕭寄雲還是任何一名仙人若是受不住誘|惑而出手,就是率先打破了大陸盟約,那麼巴蛇必然伺機出動,再也不會跟他們客氣!

這誕生於上古之前的神獸,其天性妖狡狠辣,果然就擅於伺守潛擊,居然將這裡數千妖兵都當作了餌來邀他下嘴,其中最香甜的蛋糕就是他那心上人、小妖女!她身負重傷,易於抓捕,又背著廣成宮三分之一的家當,怎麼看都是一枚香噴噴的誘餌。蕭寄雲都難以相信自己居然忍住了,現在回想起來,心中都暗暗感激靳絲雨。

放開了手腳的神獸得有多恐怖?他也預感到自己和巴蛇之間,早晚必有一戰,可那不該是現在!

多虧了靳絲雨的阻撓,否則現在廣成宮的最終戰役必然已經提前打響。

蕭寄雲冷冷道:「勿須得意,此戰最後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長天低沉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廣成宮駐地上空:「蕭寄雲,現下交出風聞伯和陰九幽尚為時不晚。錯過了今時,廣成宮萬年基業不保!」

蕭寄雲下頜肌肉驀地收緊。長天故意將聲音傳遍整個駐地,就是想讓每一名廣成宮弟子都聽在耳中、記在心裡,記住廣成宮最後一次求得和平的機會,也因他這個大尊者的拒絕而被輕易浪費掉了。

這是威脅,同時也是挑唆。人心易變。何況廣成宮門下弟子眾多,難免就有人聽信了這樣的挑撥,和門派離心離德。這才是遺禍無窮。

可是他和長天都知道,無論這話聽起來有多麼冠冕,他都惟有拒絕一途。風聞伯可是廣成宮掌門,將掌門交出去?就算免了眼前的戰禍,廣成宮弟子今後遊歷南贍部洲的時候,還能抬頭做人么?一個宗門上萬年來辛苦建立的聲望、名譽,是寧可用鮮血去維護也不能這樣空自墜落!更何況風聞伯是他的親骨肉。身上流淌著他一半的血脈。他可以不理會那個隔了不知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