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281章 包紮(雙更合一)

第1281章 包紮(雙更合一)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12-12 01:25 | 本章字數:4470

?

裡面的食材,首先是半隻以靈藥養肥的老母雞。莫以為這個世界無人知曉食療之道,許多富貴之家都有下人專門以珍貴藥物如靈芝、田七、人蔘飼養禽畜,以祛這些藥物本身的火燥之性,令人食而不過,可謂溫補。修士雖然時常辟穀,但也從凡人那裡取經學來了這個方法,許多山門裡面都飼養專供長輩食用的兔、雞等物,當然它們食用的都是更高檔的靈草了,以保證其肉質富食靈氣,食之無雜質。

這湯里並無藥物,但寧小閑卻聞到了濃濃的參味,想必入湯的母雞,平時食得最多的乃是人蔘。另兩樣東西,一種是二指厚的花菇,肥厚香醇,還有一物在湯中載浮載沉,已經被炖得色若紅玉卻又透明溫潤,她多看了幾眼,才辨識出這居然是花膠。

花膠即魚肚,是從魚腹中取出魚鰾,切開晒乾後而成,富有膠質,因此得了這個別名。和其他一切補品一樣,花膠按品質也分成三六九等,排在前三位的是黃唇魚膠、白花膠和黃花膠。不消說,花膠之王就是黃唇魚膠了,它取自金錢鰵魚,這種魚類常年躲在深海洞里,不吃魚餌,再加上數量稀少,正常情況難以捕撈。

在華夏,金錢鰵魚膠動輒能賣出每斤幾十萬軟妹幣的價格。而在南贍部洲,它雖然沒有那麼稀罕,可也是大富大貴之家才拿得出來的東西,並且黃唇魚膠講究年份,像普洱茶一樣愈舊愈矜貴,顏色越深就說明越舊。擺在寧小閑面前這道湯水中的黃唇魚膠色已發紅,至少被妥善陳藏了百年之久。

這東西的功效自不待言,首先於止血補血有奇功。隨後又能令人迅速消除疲勞,並對外科手術病人傷口有幫助復完之效,這幾樣對上寧小閑目下的境況,都很實用。她只喝了兩口,就覺得一股靈氣從腹中升起,迅速走遍四肢百骸。當然對於執掌了隱流仙植園的寧小閑來說,什麼樣的大補藥物沒有?只不過這是小姑娘的一番認真心意。卻是要領情的。

所以她好好誇讚了黃萱一番。將這妹子煲湯炖水的功力說到了十成,然後才問:「沉夏如何了?」

黃萱吐了吐舌頭道:「他肚子上破了個大洞,對方仙人留在他身上的火毒。兩天前才拔乾淨,現在倒是大好了。」

沉夏是渡劫期大圓滿的修為,並且因為此前被困雲夢澤,在這個等階上停滯了至少兩萬年之久。可以說若論仙人以下境界的修仙者當中,大概沒有哪個功力能比他更精純和渾厚的了。因此他從廣成宮仙人白弘量手下逃出來。也並非偶然。若再考慮他獨特的體質,原本內外傷勢都應該比普通修仙者康復得更快,不過仙人的手段複雜多變,白弘量擅馭火。打傷沉夏的時候在他身體當中也留下了猛烈的火毒,只有全部拔除乾淨了,他的肌體自愈能力才能顯現出來。

所以黃萱眼中帶著滿滿的同情之色:「還是寧姐姐傷勢更重些。我看他今日能蹦又能跳。這罐湯就不給他了。」

……合著沉夏不需要了才拿來給她么,妹紙啊。你要不要這麼實誠?寧小閑微囧,一番旁敲側擊,終於問出沉夏對於長天此次派他潛入廣成宮盜取靈石,並未生出別樣的懷疑,心下這才稍安。撇開雙方的恩怨不談,她對沉夏本人並無惡感,隱流已經得罪了不少人,她實不願最後將玄武的後代也逼到了對立面去。尤其她一眼能看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黃萱眉眼未開,腿縫又夾得很緊,顯然還是完璧之身。

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她對沉夏的好感大增了。莫說這個風氣開放的世界,就算在華夏,要找出一個謹守禮節的正人君子也難比登天。

她一邊思忖,一邊和黃萱信口閑聊,說起的都是戰後沉夏赴東海的盤算。這麼聊了一會兒,就有侍女端著托盤進來。

寧小閑的換藥時間到了。

「我來罷,沉夏的傷也是我換的葯。」黃萱剛剛自告奮勇,外間忽然有光亮透進來,跟著就是侍女的恭敬的聲音響起:「見過神君大人。」

話音未落,長天即掀帷走進內間,高大的身影一出現,這裡的空間立刻顯得逼仄起來。

黃萱當即站了起來,怯生生喚了聲:「神君大人。」

長天知道她與寧小閑走得近,向她點了點頭。

黃萱總覺得這位神君大人威嚴太甚,在他面前就連呼吸都困難,眼下站得近,頓時連手腳也不知道往哪裡擺才好了,支吾了兩聲:「我,我先出去了,寧姐姐,我過兩天再來看你。」背對著長天向寧小閑伸了伸舌頭,趕緊一溜煙兒跑了。

這場景,就像老鼠見了貓。寧小閑鄙夷道:「作什麼又嚇唬小姑娘?」

「……」重點是,他什麼也沒做啊。長天咳了一聲道,「都退下吧。」

立在床邊的侍女應了聲,向二人行了一禮,輕手輕腳走出了大帳。長天環顧左右:「弱萍呢,怎不見她在這裡服侍你?」

「她意外有孕,我讓她先去料理此事了。」寧小閑將弱萍之事說了一遍,長天長眉微皺:「女子耳根都淺,何況她腹中有子。你換個侍女吧。」

女生向外,弱萍又是她的貼身侍女,盡悉她的行蹤。寧小閑曉得,長天是擔心弱萍被外人教唆,日後對她不利。

她想了想道:「不必,弱萍甚好,以後再說吧。」她不喜歡被人近身服侍,大概是天生沒有富貴命?好不容易接納了一個弱萍,實不想再換人了。

長天見她堅持,遂不再反對,只點了點頭:「好,我會派人留意她。」取過放葯的托盤,走上前來。

寧小閑一驚,失色道:「你作什麼!」

有必要這樣大驚小怪?他斜睨她一眼:「換藥。把手伸出來。」

寧小閑拚命搖頭,反倒把右手別到背後。藏在被子里:「不!讓別的侍女來,再不濟,我自己也可以!」

他氣得笑出聲來:「還怕我看?你昏迷的時候,我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從廣成宮駐地抱她回來後,就是他親自給她處理的傷口。當時那般血肉模糊的慘狀,看得他心口痛得像有刀子在輕戳慢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