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399章 長天手書

第1399章 長天手書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78

這些都的確需要好好梳理和考察一番,再做下一步決策。?壹畢竟由奉天府代管產業,那只是權宜之計。

多方考慮之下,她只猶豫了幾息,即點頭道:「好,正有此意。」

汨羅聞言展顏一笑:「善。既如此,我與隱流同行。」

寧小閑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快要渡劫了么?怎地還有時間北上?」他最多再有一個月就要渡劫,此時戰事好容易止歇,他不該是趕緊閉關靜養,以備天劫嗎,怎地還有空到中京去?

「順道而已。」汨羅正色道,「我天狐族的祥地青丘,在中州西南三千一百里處。歷代天狐若要渡劫,都要返回這裡來。」

寧小閑眨了眨杏眸,想起自己似乎還真在言先生的書里見過青丘的記載。大概天狐在這裡渡劫,可以享有聖地的護佑,渡劫成功率更高罷。天劫是修仙者一生中最可怕的大劫,能多提高一分成功的機率,那是什麼代價都值得的。何況他只不過是返回本族聖地而已。

汨羅都說了不是特地纏著她的,不過是正好同路。這去往中京的路也不是她家開的,自不好推辭,只得道:「那好罷。」

「三日後啟程。」隱流和奉天府雖有協定,但戰後這一系列事情繁瑣無比,等到處理完至少還要好幾日功夫。汨羅達到目的,也不再耽誤,站起身道,「你好好休息吧。」

隱流當中疑點重重,除了撼天神君遲遲不歸之外,還有幾個問題始終懸而未決,比如寧小閑如何得知陰九幽召喚分身的方式,這本應是陰九幽一個人知曉的絕密。他也沒忘了她那天用葉笛吹奏出來的曲調,明顯稚嫩又生硬。以汨羅對音律的精深理解,這隻說明一個問題——她新學這曲子,不會過兩個時辰。

她明明不曾離開大車,又從哪裡、向誰學來的曲子?

這些,他早晚有一天可以找到答案。

他一離開。這帳中頓時空空蕩蕩,連手下人也被她打出去打事。寧小閑這才從袖中取出一枚疊作了方勝的金玉箋。紙張的摺痕已經很重,看起來她都打開過許多回了,然而她每一次拆開來都是小心翼翼。然後逐字逐句地看完、推敲。

這枚方勝是池行遞上來的,據說是神君大人在決戰之前親手寫好,讓他轉交給寧小閑。一

寧小閑只看了第一眼,就知道這確出自於長天之手。這傢伙在各色號令上一般筆走龍蛇,森冷霸氣外露。不過因為大概這封是寫給寧小閑的私信,字裡行間的鋒芒雖未盡斂,卻隱隱透露出來幾分溫情脈脈。她久受長天熏陶,自個兒的字雖然寫得一般,卻能從他的字體中辨出,這人當時的心境平和,並未表現出對即將到來的決戰之擔憂和猶疑。

長天開篇第一句話,即是信誓旦旦地安撫她:「我必勝歸,勿憂勿怖。」

天知道幾日前她看到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差點兒淌下來。可是在如今看來。這個「歸」字用得實是巧妙。

若未遠行,談何「歸」字?再聯想池行告訴過她,神君大人在手書方勝的時候,就曾言及「若她回來時我已不在」。這便說明,長天對於自己接下來與陰九幽的戰鬥早已有了預判,很清楚這一戰之後,他可能要過上許久才能再見到她。

果然再往下看,長天就在信中明確寫道,廣成宮之戰的目的,本就在於追剿陰九幽。可是這傢伙的最難纏之處在於,他的遁匿之術天下無雙,加上生性謹慎,只要一擊不中。往往就逃得無影無蹤,連長天都沒有把握留得下他。

這種情況下,要抓住陰九幽的辦法只有一個:請君入甕,困而滅之。

要將他誘入無法掙脫的囚籠中,這才能一舉成擒。而能勾得陰九幽心動難抑,不惜以身犯險的誘餌。不是寧小閑,不是隱流,甚至不是數十、數百萬條生魂,而是一具強大無比的軀殼——

這世上,還有哪一具肉身能比巴蛇更容易令陰九幽鍥而不捨?

當陰九幽有了這份執念,抓捕他才成為可能。

寧小閑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這裡,險些兒連銀牙都咬碎了。

蕭寄雲至少有一句話說對了,隱流、奉天府、廣成宮,乃至於整個南贍部洲,不過是兩大神境爭鋒的工具而已。可是她不知道長天居然心狠至此,甚至不惜連自己的本尊也貢獻出來,誘使陰九幽來吞餌。

可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強如長天,就算他料事如神,考慮周詳,戰局的展卻未必盡如人意。他也萬萬算不到,陰九幽自虛空回返的過程中,居然還吞掉了整整一界數十億生靈,魂力重新回到了數萬年前的顛峰時期,甚至猶有過之,所以這一次請君入甕,到最後變成了引狼入室。

寧小閑捏著方勝,嘴角露出冷笑。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恨陰九幽更多一些,還是恨長天更多一些。長天也知她必不會同意這次冒險,乾脆就不跟她商量了。

什麼仇,什麼怨,讓他恨陰九幽如斯,甚至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弄死他?

反過來,陰九幽也一樣呢。

這兩人互相算計,卻是誰也沒得了好去。陰九幽必然也以為這次能以壓倒性的優勢吞噬長天魂魄,隨後掌握巴蛇真身,從此無敵於天下。可是這場決戰又生了一系列變故,導致他接連受創,力量被大幅度削弱。這點毫不稀奇,連她都明白,長天能與他僵持至今,就是最好的佐證。

寧小閑在這無人的帳中一會兒暗自磨牙,一會兒冷笑,可是接著就慢慢伏到長天最常坐著的那張書案上,放聲大哭。

這一次,她先是親手將縛龍索穿回了情郎的琵琶骨,又頂著魂傷和北境仙宗、和汨羅鬥智斗勇,最後還回到了隱仙峰,處理戰後這一筐又一筐的煩瑣事務,眼下身邊雖然有手下無數,她卻只覺自己似乎又回到了西行路上,倍感艱難孤單。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