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02章 光明

第1402章 光明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00

?

「對方魂力強大龐沛,雖然受了些損傷,但若這戰鬥發生於識海當中,非你一人能夠匹敵。」

這話說出來,寧小閑立刻緊緊咬住了下唇。

長天果然知道!這種情況下,他還不肯放手嗎,為什麼?

「神君當時問這器靈:何以取之?」

「器靈答道:禦敵於外,他便傷不了大人。可以武力驅逐之,不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

這答案,顯然不能讓長天滿意。陰九幽這一次被趕跑了,下回依舊會捲土重來的。長天這一次興師動眾而來,是打算一舉將他拿下,斬草除根。

寧小閑心中一動,突然道:「他何時問出這話?」

「在陰九幽與神君爭奪鬼顱之後。」

長天和陰九幽爭奪屍陀舍的鬼顱一戰,她還在林地中搜捕風聞伯,並沒有親見。不過那一戰觀眾太多,事後自然有人繪聲繪色講給她聽。並且這幾個人還非常倒霉地被她強迫著重說了七、八遍,為的是便於她從中發現些細節。

原來長天那麼早就明白了陰九幽的真實力量?要知道,彼時陰九幽潛出來搶奪鬼顱的時候,可是生吃了第九記天雷。和所有鬼魂一樣,生魂天生也是害怕雷霆之力的。她想起長天硬扛了第九記天雷之後趕來救她,那一身的墨甲都往外冒著青煙,溫度更是高得可以熔金鑠鐵。而陰九幽沒有軀體,硬吃了這一記天雷,受到的損傷至少也是巴蛇的四、五倍以上。

這種情況下,黑魘鏡都認為長天的神魂還不是陰九幽的敵手。

「然後呢?」

「器靈道:若您的神魂再強大一倍,或可與其戰成平手。他的建議是。除非同時又將陰九幽的實力再削弱三成,否則神君沒有必勝的把握。」

怎麼削,讓陰九幽自廢武功嗎?寧小閑苦笑。她最後的確給陰九幽來了一發噬魂箭,可是長天總不可能未卜先知,所以他一定另想了法子來達到這個目標。

關鍵是,他到底採取了什麼辦法,有沒有成功呢?

「我所探知的。只有這麼多了。希望對你有用。」言先生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小閑姑娘若無他事,我便要收了這術法了。」

「有。」她喊住言先生。一字一句道,「我要怎樣做,才能幫助長天?」

言先生低聲道:「這是屬於神君自己的戰爭……」

「我想知道辦法。」她毫不客氣地出聲打斷。

言先生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一個半月後,中京見罷。或許到時已經柳暗花明。」

寧小閑只覺自己的小心肝不可抑制地跳快了好幾拍,同時嘴裡發乾。她滿懷希冀:「當真。當真有辦法?!」

言先生模糊道:「或許吧。」不再等她發問,諦聽白毛凝成的煙霧已經隨風散去,這一場通訊,自然也中斷了。

寧小閑站在原地。只覺滿心雀躍,多日的鬱結被一掃而空。

她終於可以幫到他了。

原來她一直追求的,不過是個希望而已。

言先生的約定。遠在一個半月之後。那麼在這之前,長天可要挺住哇。

對於這一點。她莫名地有信心呢。

#####

鎮郊。

月娥站在一棵高大的刺桐樹下,望著天空上兩隻仙鶴的身影。

這兩頭鶴一路南飛,顯然是要遷徒到溫暖的南方去過冬,不過身影翩躚,似是時常起舞,顯然是新近才結成的伴侶。

言先生走近的時候,月娥依舊向著它們消失的方向翹首以望,良久,才突然道:「她的法力,太低微。」

言先生微怔:「誰?你說的是寧小閑么?她目前道行不深,不過日後……」

月娥的眼珠轉動了一下:「雖得天道授意,我依舊不知她怎會是巴蛇的剋星。哪怕有一百個寧小閑,巴蛇也能一指頭碾死。若從現在來看,以她來牽制巴蛇,太不保險。」

言先生忍不住笑了:「你說的無錯。可是情之此物,不能以常理衡量。她和撼天神君之間羈絆太深,我還不甚清楚,可你的見聞都來自天道,想必比我知之更多。」

「是。」月娥淡淡道,「未來方知,此路可行。」

她撫著樹榦:「我觀世間百態,惟情之一物最是無聊,人死而情消,從不留存。凡人愚鈍,勘不破尚能說情有可原,我只是不解巴蛇,明明有參天之力……」

言先生好奇:「月娥也懂何為無聊?」

月娥愕然,似是不明白自己為何說出這個詞來,細思了好一會兒道:「我不知。」她是天道化身,原本不具備七情六慾,只懂該與不該、做與不做,又怎會有「無聊」這種無聊的情緒?

刺桐樹下一時又陷入了沉默。

好一會兒,月娥突然道:「諦聽,何為寂寞?」

言先生聞言驚奇地望向她,卻見她面色依舊木然,連烏眸中的光都似乎凝固,似乎這話根本不是她問出來一樣。

他無聲笑了笑,才輕輕道:「大抵,就像我們這樣的吧。」他是諦聽族的最後一人,孤身行走世間多年,枉為神獸,卻從來身似浮萍,無法安定;月娥是天道化身,在這世間更尋不到自己的同伴,永遠獨自前行。若無意外,他們或許就要這樣走到時間的盡頭。

如果說他們還算不得寂寞的話,這世上還有何人可稱寂寞?

月娥側頭想了想,卻沒有答案。她慢慢轉過身去,正要邁步離開,言先生溫儒的聲音自後傳了過來:「月娥還要去哪裡?」

「不知。」她木然道,「此行的任務已經結束。在下一次天機到來之前,我都沒有目標。」

言先生遂道:「你若無處可去,我在中京轄下的榆化縣接了一份工,乃是給徐家作西席先生,為他家子弟講習。東家將他鋪邊的宅子借與我住,你可要同來?」

她自然明白西席是什麼,那即是給孩子們授課的教師。「是縣東做粉米生意,有八個鋪面的徐家?」天道俯瞰萬物,而天道知道的,她自然也會知道。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