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46章 流言

第1446章 流言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25

這份涵養和鎮定功夫,她自認是沒有的。※%,若是她自己要渡天劫,估計早八百年就開始抓耳撓腮了。

席上突然陷入了奇異的沉默。汨羅這時才顯出了心事來,握著酒杯怔怔出神;寧小閑知道汨羅想聽什麼,但她偏不能說;寧羽和阿離初來乍到,不清楚情況,也不便開口。

這個時候,閑來居的第七道菜端上來了:蟲草蓯蓉炖羊肉。

大軍抵達碧螺城前一天,這裡才紛紛揚揚下了兩天大雪。天寒地凍正是進補的好時機,蒞臨螺浮軒的也不都是神仙們,還是以凡人中的巨富顯貴為主。咳,腰纏萬貫的主兒除了官二代、富二代,還是上了年紀的中老年多些,凜冬時節溫一壺好酒,品這熱騰騰的滋補湯水,自汗畏寒的毛病就被踢到一邊去了。

不過寧小閑佩服這閑來居的廚子,倒不是因為這湯中的冬蟲夏草和肉蓯蓉足夠名貴,仙植園裡更加珍稀的草藥,她也不知道嚼吃過多少了,也不因為這煲了三個時辰的湯水裡浮著的羊肉,是自小吃著人蔘首烏長大的小羊羔被取了羊蠍子的部位——所謂羊蠍子,即是指羊的頸椎骨,這是全羊身上的精華部分,連肉帶髓——而是這湯裡面居然敢放入足量的炮天雄!

天雄是烏頭子根上長出來的東西。烏頭的名氣,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很大了,這是有名的劇毒,凡人在戰場上所用的毒箭,多數就抹了烏頭汁。中者封喉。這毒性傳到天雄那裡,雖然有所衰減,卻也不是普通人承受得起的。因此還要再經過炮製或者煎煮,才能供人服用,否則就會致人中毒。這樣炮製過後的成品,就叫做炮天雄。

之所以還有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吃這一味葯,原理和偷嘗同有劇毒的河豚肉不一樣,吃河豚是為了一口鮮,而炮天雄具有「回陽救逆。補先天命門真火」之功效,說白了,是一味沒有多少副作用的壯\陽之葯。

進出螺浮軒的富豪。至少有七成都已經年過半百,正需要重振雄風的好物。這裡的雅居在膳食中加入了炮天雄,也是為了迎合這樣的要求。不過也說明這裡的廚子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否則炮天雄一個烹得不好。那是要出人命的。這吃死了人的惡名聲若是傳出去。就算背後有高人罩著,螺浮軒也是不出三天就要關門大吉。

寧小閑丹道造詣精深,只嘗一口就知道這湯水中的天雄已被濾去了毒性,只餘下藥效,的確是安全無害,量又很足,只怕從這裡離開的富商歸家之後,都要著急去抱嬌滴滴的小妾了。這過濾的手段十分徹底。卻不像凡人所用,大概螺浮軒也有自己的丹師坐鎮。特地將各式菜肴中的危險毒素都祛除乾淨。

要請高傲的修仙者來為凡人服務,螺浮軒少不得要花出血本,維穩自己的金字招牌。

咳,其實這道湯對女子也是滋補養顏、溫中暖下的好東西。寧小閑默默舀了兩勺喝下,就聽汨羅開了口:「可還記得我當日對你提過的請求?」

她差點被湯嗆著,幸虧下意識控制住咽肌,才沒當著三人的面出醜,不過臉色卻不好看:「你還記得那荒唐要求?」他上回求娶,被她嚴厲拒了,看來這人始終不曾死心。

汨羅修長的食指在桌面上輕輕磕了兩下:「我昨日才收到一個消息。」

「哦?」她漫不經心。

「據說前些日子,有人望見比山嶽更龐大的巨蛇自峪江上游入海,遊走不見。」他的聲音清朗,目光卻緊緊盯在她身上,眨也不眨一下。

寧小閑慢慢放下了羹匙,取巾子輕輕拭嘴:「所以呢?」

汨羅輕笑一聲:「你接下來,要公布撼天神君閉關修行的消息吧?」

寧小閑以手支頤,嘴角揚起:「府主真是神機妙算。」這消息必然瞞不過汨羅,現在否認也沒有用。她和隱流諸位高層商量之後,決定對外發布撼天神君閉關的消息,同時在南贍部洲上掀起流言,讓凡人站出來聲稱見到了巴蛇入海而去,以免長天長時間不露面,引發旁人懷疑,也免得隱流陷入沒有真神坐鎮的窘迫局面。

她一定要保住撼天神君這張金字招牌,不能砸掉。

這是權宜之計,不過,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能暫時穩住了天下人的眼和耳,她就又有多一點時間去幫助長天打贏那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廣成宮之戰後,隱流對外宣稱撼天神君獲勝,這樣的真神之戰,即使對長天來說,一是獲益匪淺,二是消耗巨大,所以他臨時閉關,參悟本源,又有什麼奇怪的呢?修仙者本就喜愛隨意而為,神獸哪一頭不是任性的生物?

再說巴蛇本就兩棲,他喜歡游進海里尋個清靜之地悟道,誰敢幹涉?

所以,旁人若不像汨羅這樣見過了寧小閑當日負傷的模樣,對隱流放出來的流言也就姑妄信之了。

可惜,那都是「旁人」。對汨羅來說,這就叫做欲蓋彌彰。寧小閑知道,他必然能從中解讀出不一樣的訊息來。

果然汨羅緩緩吐出一口氣:「看來陰九幽對撼天神君造成的損傷,比我原來預計的還要嚴重。你放出這樣的謠言,是作了他長久不歸的打算吧?」他有過機會的,可是沒有把握住,現在想來,仍是鬱悶無比。

她的確是這樣打算的。解救長天的辦法就算是有,也必定兇險無比,她不知道自己要花多長時間才能完成這個願望,或許這一次就連她自己也賠進去,也未可知呢。潛入識海尋找長天,和渡過天劫,她都不知道對自己來說這兩件事哪一樣更兇險?

寧小閑晃動金樽,不答反問:「這個時候,你不該是關注自己的天劫么?怎地還在替我操心?」

汨羅嘆了口氣,聲音中有無限悵惘:「合該有此一劫,能過,我幸;不能過,我命。此時再去細思,又有何益?」

未完待續。

ps:

3月14日打賞感謝名單:

桃花扇:茜兒瑪、木偶的舞會

香囊:范東東

平安符:xf-haha/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