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77章 高逼格的雅集

第1477章 高逼格的雅集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35

皇甫銘知道她得了虯閏的這個回復,笑嘻嘻道:「果然任性。」

寧小閑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這個傢伙,有資格這麼說別人嗎?

「姐姐莫惱。虯閏以為他不想見我們,就可以見不到么?」皇甫銘嘿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片,「明日樂音宮設雅集。靈浮宮與樂音宮交好,虯閏必會前往。」

她接過來一看,這是靈脂白玉琢成的玉片,還不到巴掌大小,正中央有淺淺浮雕,乃是一具風琴的樣式,琴絲比人發還細,這裡卻雕得毫縷畢現,真是一流的功夫。

並且這具琴看起來還有幾分眼熟。她凝神回想,才記起自己曾在玉笏峰上、廣成宮大典期間見過這具琴,當時徐莫幽還介紹過,這是廣成宮的鎮宮之寶,風鳴寶琴。

感於她手上溫度,原本純潔無瑕的玉片上緩緩浮起幾個絹秀的硃砂小字,內容是邀請鏡海王於明日參加樂音宮的雅集。

所謂雅集,即是指文人墨客聚在風水絕佳之處彈琴、品茶、聞香,議論,此為大雅聚集之地。

天上居發賣會是幾年一度的盛事,趁著無數修仙者雲集中京的機會,諸大仙派也趁著這個機會操辦宴展,互通有無。就她抵達中京這麼短短几天的功夫,名門大宗舉辦的筵席、雅席、茶敘就已經有十二場之多。

寧小閑卻是看著玉片嘖嘖道:「好字,好字,姑娘家手寫的罷?」這玉片上的字跡比她的好看多了,字骨勻齊,下筆卻很謹慎,一字一字細細寫就,令原本秀麗的字體顯出了兩分沉凝,看來書寫者對這枚玉片很是重視。考慮到樂音宮不知道要發出去多少片請柬,她才不信每個人收到的都是這一筆娟秀小楷。

皇甫銘似是剛剛注意到,湊過來伸長了脖頸看一眼。才漫不經心道:「大概吧。」

咦,這裡面是有奸|情還是有八卦?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既然收了請柬又能在雅集上見到虯閏,不如自去吧。我不在場,你還少些阻力。」

像隱流這樣快速崛起的大派。樂音宮並未發出邀請,她是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就她所掌握的資料來看,樂音宮是個逼|格很高的門派。換句話說,它很傲嬌,作為屹立南贍部洲東部數千年的老牌大派。對短時間內名頭大噪的新貴一般是不大看得起的。尤其隱流是深山老林里走出來的嗜血妖怪,戰鬥力雖然強橫,但在中部許多養尊處優的宗派眼裡看來大概就是蠻橫、粗魯和無狀的代名詞,怎麼入得了仙風道骨之人的法眼?

當然,她覺得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長天沒出現,隱流只由她領銜,份量明顯不足。否則樂音宮怎麼敢遺忘上古神獸的存在?

皇甫銘立刻拉長了臉:「姐姐,莫忘了我們的協議。」能名正言順和她呆在一起的時間,當真不多。

儘管做了修改。但兩人之間的協議還是規定,她要替皇甫銘找到蠻祖手臂的擁有者。寧小閑聳了聳肩:「那好吧。」他都不怕她給任務增加難度了,她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

樂音宮選辦筵席的地方,稱作聽濤閣。

這座酒樓卻並不建在湖河之畔,而是坐擁近五十頃竹林,因此名字實際上取的是林海聽濤之義。中京里每一家出眾的酒樓,都有獨運匠心之處,這聽濤樓也不例外。它家的竹子並不是漫山遍野都有的大路貨,而是特地從南海選栽回來的織雨竹,翠如碧玉。每一枚葉片中央都有一道淺淺的白痕,宛若情|人的眼淚,因此又得名情絲竹。

不過織雨竹栽在聽濤閣,是因為它還有一樣稀罕的地方:每有雨點落下。擊打在竹葉上,就會發出悅耳的響音。這種聲音和雨打芭蕉截然不同,乃是有音階的樂聲,並且飄飄渺渺如遠方傳來的仙樂,隱約動人。其最妙之處,在於雨勢越大。樂音越急,雨勢轉小,則聲輕調淺。

為了聆聽這樣的天籟,聽濤閣設置了祈雨陣法,因此但凡有客前來,竹林里都有小雨淅瀝,以保音樂如泉水流淌。

要在中京站穩腳跟不容易,所以寧小閑走在曲折蜿蜒的迴廊里,就發現聽濤閣在這裡果然可是下了大功夫的:這竹林當中雨水落下的角度,甚至每一株竹子的葉片都經過了最精心的剪裁,以確保來賓漫步在曲折迴廊的時候,能聽到外頭傳來的樂聲是清雅動人、婉轉多情的。

這也是她不解之處:「我還以為絲竹之聲由樂音宮起。」樂音宮以琴律蜚聲海內外,她還以為演奏天籟的會是樂音宮中人,怎知這門派居然選了聽濤閣,卻不由門人自己動手。

在前頭引路的女修聞言回頭一笑:「樂音宮以音入道,修的是無上神通,怎能當作接賓引客的粗鄙行逕?」

她和其他樂音宮弟子一般,白裙上紋著金色絲綉,長相甜美,尤其笑起來頰上還有兩個小小的酒窩,然而這話里卻是濃濃的門派自豪感。

樂音宮弟子的音樂,從來不作迎客之用。哪怕是昔年的廣成宮大典,也沒能邀來樂音宮門人當場奏樂,只請來了風鳴寶琴。

寧小閑以手點頜,大奇道:「咦,迎接我等是很粗鄙之事么,竟然樂音宮子弟都不屑以樂領之,怎地我從未自覺?鏡海王,你以為呢?」

皇甫銘與她並肩而行,見她一雙妙目看過來,似嗔還笑,正是要他出言配合。姐姐與他關係僵硬,已經很久沒有這般嬉耍了,他心裡不由得一喜,哪裡會不應和:「姐姐說得是,我們這等粗鄙之人,還是不要擾人清靜寶地了,不如另尋個地方小酌一杯罷?」說到這裡,已經停下來轉身,果然是打算就此離開了。

寧小閑走了,這名女弟子自不放在心上,可是皇甫銘不成,宮裡還有人記掛著他呢。女修吃了一驚,臉上的酒窩也立刻不見了,急聲道:「公子……王爺,您可走不得!」未完待續。

PS:

本書又多一盟主。

乃們好任性,這是要把水雲炸到血肉模糊的節奏嗎?T_T

3月29日打賞感謝名單:

和氏璧:xf-haha

香囊:藍河裡的懶魚

平安符:xf-haha2枚)、啥都不記得、淺昕、相濡以沫a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