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83章 聞無命

第1483章 聞無命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68

眾人巴巴等了十幾息,可是溪水上方的空氣扭曲了幾回,最後莫說有什麼奇特之處了,就連個影像都沒有。看小說到網

好在能坐到這裡的,都是既有身份也有涵養,倒無人出聲質疑。古星海的面上自然掛不住,輕咳了一聲道:「諸位稍候。」舉起稜鏡對著黑衣僕役又照了過去。

那僕役面色獃滯,既不躲閃也不驚慌,只由著他照。

如是這般,古星海重新又重新將稜鏡舉起,放出影像。

……依舊是一無所獲。

到了此刻,身為主局者的姬元容也不得不出面了。她輕咳一聲正要說話,古星海卻突然道:「慢著,這僕役的神智平素可正常?」

姬元容向邊上的侍女點了點頭,示意她去查。

果然不一會兒,這侍女即快步走了回來,答道:「他自小頭腦就有些兒不大靈光,一直只在這庭中養護花草。」

古星海當即鬆了一口氣,大聲道:「那就難怪了。他的神智不健全,腦子自然無所思,這鏡子也就照不出來東西了。」寧小閑知道他說得在理,通明鏡若是能夠照見人心的話,那也只對心理正常者適用。傻子的內心是什麼模樣,誰知道呢,說不定真是一片空白,所以通明鏡呈現出來的鏡像也是一片空白。

這時古星海也有些著急,他將這寶物帶來中京,已經和天上居議妥了今日就交進寶庫準備發賣。如果今日雅集上傳出了通明鏡失靈的消息,那麼這東西還有誰買?因此他指了指候在身邊的侍女道:「換一個目標罷,你來。」

侍女還未抬頭,他已經舉鏡對準她照去。

這一回,鏡子終於給力了。反射到溪水上空的畫面徐徐展開來,有鍋、有灶、有瓶瓶罐罐,看背景是一間後廚,正中央長桌上擺著琳琅滿目的糕點,形狀各異,卻個個精細小巧,連糕點上的紋路也清晰可見。

畫面就定格在這裡。直至十五息後消失不見。

古星海長笑一聲道:「原來你想的是這個。」

這侍女臉都紅了。只得把頭壓得更低。被人窺見自己覬覦聽濤閣點心之事,還公布在大庭廣眾之下,怎不教她羞愧難當?不過古星海這下心懷大暢。當即賞了十兩銀子給她,又令她喜上眉梢。

古星海收起稜鏡的同時,也收穫了一片讚歎之聲。窺見他人心意這麼個特性實在逆天,若運用於戰鬥之中。你的每一步打算,敵人都能搶先料中的話。那麼這架也不用打下去了,直接認輸罷。昔年通明上人倚靠這bug一樣的寶物,不知道戰勝了多少實力強勁的對手。

煉器是個奇妙無比的行當,就像世界上絕沒有兩朵一模一樣的鮮花。同一個人煉出來的法器也不可能完全相同,並且像這樣奇異的特性,那是隨機生成的。打個比方,就算強如蠻祖這樣的煉器大家。想再煉成第二隻醉葫蘆,那也不可能了。當然受天道規則影響,這東西使用起來也不會毫無限制,只不過用在凡人身上,古星海要付出的代價微小得可以不計,也就不在乎給賓客當眾演示一次。何況這鏡子的特效若能借著樂音宮的雅集流傳出去,於後面的發賣也有極大好處。

他既完成了主局者的要求,這杯酒也不用喝了。當下古星海依舊將羽觴以荷葉托著,放回水流之中,任它繼續漂下。

下一個被羽觴點中的修仙者,卻是個長衫文士,看起來在五旬左右,面貌清矍,但兩眼中有精光閃動,給人鷹視狼顧之感,顯然不是個好相與的對象。

就連姬元容也沉吟了幾息,才開聲道:「聞殿主,依你之見,南贍部洲中部的禍亂何時能止息?」

這題目太大,切中的要害也太深,聞者無不動容。寧小閑聽到她的問話,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北境仙宗南下,大肆侵吞南贍部洲中南部的領地,如今這片大陸上處處戰火,民不聊生,當真如同一鍋沸水。她拋出這問題,就說明樂音宮雖然偏安一隅,然而心念天下,頗有憂思。

這種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問題甩出來,自然在賓客那裡又刷足了好感度。可是就算拿這問題去問長天,問陰九幽,恐怕也難有答案,她卻拿來問這文士?

這長衫文士笑了,舉杯將觴中酒一飲而盡,才道:「老夫答不上來,自罰一杯。」

包括姬元容在內,居然有無數人臉上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姬元容輕輕道:「聞殿主自謙了,這問題若連你也答不上來,還有何人能夠給出答案?」

長衫文士嘿了一聲:「天下多少神仙,撼天神君也罷,北方的白虎真君也罷,還有遠居東海的歸元上人,這都是一方霸主,姬小仙子卻說只有我乾清聖殿能答得上,嘿嘿,這要傳到他們耳里,豈不是又要給乾清聖殿多樹幾個敵人,搞不好老夫真要人如其名了!」

話剛說完,四座一片笑聲。

他不輕不重地刺了樂音宮一下。寧小閑先是微驚,後來就嘴角微勾,暗道這位殿主倒真是個妙人,比起副殿主桓公替可要有趣得多啦。她於蒞臨中京的各大勢力頭面人物,自然是下過一番功夫的,只不過人名和臉譜對不上號。現在被姬元容點破,哪裡還不知道這長衫文士就是乾清聖殿的殿主——聞無命。

她既猜中了聞無命的身份,也就明白了樂音宮的用心。時局撲朔難明,姬元容正是要借著這個問題,試探北境仙宗南侵的底限在哪裡。弄清了這一點,也就不難推導出中部之爭何時能夠結束。

聞無命飲了酒,卻是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不過他既提起了撼天神君的名號,還擺放在第一順位,就有許多人往她這裡望過來,顯然是聯想起了隱流,也順帶著聯想起寧小閑了。

「殿主此言差矣。」姬元容卻是螓首輕搖,應付得不慌不忙,「你提到的那幾位,的確都是一方人傑,可惜都是旁觀者。真正身在局中的,正如我等,又有誰能比你看得更清楚?」未完待續。

ps:月票要留到月底雙倍的時候再求,辣么,水雲就求推薦票好啦~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