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86章 一不做,二不休

第1486章 一不做,二不休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61

?

這也就是說,姬仙子的功課真是沒少做,與汨羅有關的一切都打聽得相當詳盡了,之後就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想看看她到底有甚本事,能讓汨羅另眼相看,念念不忘!

如此看來,羽觴好巧不巧地停在她面前,說不定也有人暗中動了點手腳呢。樂音宮本不相邀,偏偏她不請自來,姬元容必要給她一個下馬威,讓她知道誰才是這裡的地主!

進退維谷,寧小閑要如何是好?她還未有決斷,耳邊已經傳來了皇甫銘的傳音:「姐姐將酒水飲掉就好,或者指代我來替你完成姬元容的要求,曲水流觴遊戲有這一項選擇。隱流強橫,這些人也不敢有他想。」

皇甫銘坐在她下首十幾丈遠之外,聽聞她和姬元容的對話,心裡暗道不好。他從未見過寧小閑展露過音藝,料想她這方面有所不足。他對這姐姐自認了解甚深,此刻樂音宮迫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自曝其短,她面上雖未表露出來,但心中必定怒極。萬一不管不顧生出什麼事端,於她可沒甚好處。

可惜他這番好意石沉大海,寧小閑也不吭聲,眾人就望見她伸出纖長的手指,沿著觴口輕輕游移,似在沉思。姬元容目光閃動,掩口笑道:「寧姑娘可不許像聞殿主那般,耍賴棄權。」最後一個字剛說完,突然感覺到身上一寒,竟被一道暴戾渾厚的殺氣緊緊鎖定,似乎只要自己一個輕微動作就會立刻引爆。

莫不是寧小閑準備發作?姬元容微一感受,面上卻顯出驚容:這殺氣並不來自寧小閑,卻是距她十餘丈外的皇甫銘。這俊美而威嚴的少年坐在妹妹身邊,正舉著半盞酒細品。一雙銳目卻緊緊盯著自己。緊接著,耳邊就收到了他的傳音:「你最好祈求寧小閑能化解了這次刁難,否則你令我姐姐下不來台,我就殺你妹妹出氣。」

她怵然一驚,卻見皇甫銘舉杯向她遙遙一敬,面上笑容飛揚,目光卻有若虎狼。他看了她兩眼。就轉頭與姬元冰說話。小姑娘喜得面色赧紅,他也笑得毫無芥蒂,看樣子甚是親昵。姬元容卻知道他方才所言決非玩笑。

這一任的鏡海王殺伐決斷,脾性陰晴不定,誰也估測不准他的舉動。姬元容哪裡料得到他竟要為寧小閑出頭,驚愕了好一會兒才暗道。這妖女莫不是和皇甫銘也有一|腿?不好,妹妹心儀他太甚。這可不好辦!

她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旁人都是一陣應和。寧小閑嘴角卻掛起冷笑,知道姬元容唯恐怕她也來個一飲而盡,特地提前出聲擠兌她。要令她騎虎難下。

她性格本就倔強,修的又是妖族的神通,姬元容想在大庭廣眾下羞辱她。頓時將她心中的戾氣全部激起,暗道老虎不發威。你非要將姑奶奶當病貓么?既然你後路也不想給我留一條,那就別怪我把你的台拆得一乾二淨。

旁人見她用兩指將羽觴勾了起來,還以為她要認輸,正覺無趣。哪知她舉起杯子輕搖,看著裡面鮮紅色的酒液振蕩得幾欲晃出,才笑吟吟道:「既是主局者有請,寧小閑焉敢不從?」

姬元容檀口微張,正要接話,寧小閑卻不給她機會,搶先道:「只是我這曲子有些兒特殊,和神兵利器相仿,平素不能輕易示人,出必有大不祥。聽濤閣現下一片風和景明、祥氣融融,我怕會傷了這裡的景緻氛圍,不知諸位——」

聽她這麼一說,旁人反倒是被激起了十分的好奇心,紛紛道「不妨」、「無事」,連乾清聖殿殿主聞無命也捋著長須笑道:「出必不祥,天下居然有這樣的曲子,如能親聞,聞某不勝歡喜之。」

姬元容心裡嗤笑一聲。她自奉天府軍中打聽到,寧小閑的琴藝何止是用平庸兩字能夠形容的?那簡直就只比鋸木頭好上一些兒罷,也不知當時是怎樣荼毒了汨羅的耳朵。這妖女居然能厚著臉皮說自己的曲子「出必有大不祥」。她姬元容精修此道多年,聽過音樂能令人悲憤如狂,能令人歡喜如癲,能令人潸然淚下,就沒聽說有什麼能招來不祥,對方這般說來,莫不是想唬得眾人放她一馬?若真如此,她可失算了,這只能起反效果。

姬元容這時候當然要順水推舟道:「寧姑娘儘管放手施為,無論這裡發生了甚損害,樂音宮都擔著就是。」

寧小閑看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那敢情好,樂音宮果然寬厚慷慨。」

姬元容抿了抿唇:「寧姑娘擅用哪種樂器,我去喚人取來?」

「不必,我自備。」

這話倒不奇怪,風|流名士一般都隨身自帶樂器,方便乘興而奏。只有姬元容知道她純屬隨意胡謅:對音律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的人,帶樂器在身上做什麼?若真隨身攜帶了,她當日為什麼要拿樹葉作笛子?

姬元容這時也有幾分佩服這妖女的膽識了,就不知道她一會兒要怎麼下台:「那麼便請寧姑娘為我們……」

「慢著。」寧小閑很乾脆地打斷了她的話,「奏這曲子須得心正意誠,方能通其情、達其意。這般毛毛躁躁坐下來就彈,豈是我道能為?」

她說得義正辭嚴,可是眾人忍不住就聯想到方才開膳之前,樂音宮的三位琴師也是走入水榭,如她所說地「毛毛躁躁坐下來就彈」。姬元容臉上終於閃過一絲怒色,旋即忍下了這口氣笑道:「那麼依寧姑娘之見?」

「我要洗手、焚香、靜獨。」

這話說出來,皇甫銘立刻低頭憋笑。他這姐姐若是起意捉弄人,當真是要氣死人不償命,偏偏姬元容還沒法說個「不」字,表面還要裝作大度。

姬元容額角的青筋不由自主地跳了兩下。以她之素養也要暗吸一口氣,才能將滿腹的鬱氣強行壓下:「要多久?」這妖女可真能整飭花樣。未完待續。

ps:昨天掃墓,夜裡才回來。碼字碼到坐在椅子上睡著了,半夜醒過來補完了最後幾段。今天上午需要再補眠,所以中午那一更不敢保證12點之前能發布。水雲睡醒就會趕工,大家放心。求票,求各種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