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496章 猛毒

第1496章 猛毒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76

?

魂修,也會覺得疼么?

這念頭還未轉完,她就看見撲到眼前的黑煙像是被大風掃過,一下子吹得老遠,連顏色都突然稀薄,像是下一瞬就要消散在空氣之中。不過他們原本就靠近民宅,黑煙雖淡卻不散,倏忽撲入了低矮的民屋中,一下子不見了。

這時塗盡已經撲到跟前,顧不得去追擊敵人,先一把扶住了她:「怎樣了?」聲音充滿了急怒。

寧小閑以手捂胸,顧不得自己的傷勢,指著陰九幽分身離開的方向急聲道:「追,一定要抓住他!」

她既有令,塗盡撲過來的身形一個急剎,立馬掉轉了方向,往民宅而去,也是兩個閃身就不見了。

魂修這怪物實是一等一的逃跑專家,尤其在這凡人聚集之地。若說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夠快、准、狠地捕獵魂修,那一定就是另一個魂修了。

這種時候,惟有塗盡才能抓住那個傢伙!

眼看塗盡自視野里消失,寧小閑給自己送服了兩顆丹藥,目光才向斜後方看了過去。

那裡,已經有個人大步趕到她的身邊。他身形高大,一襲紫袍在晚風中烈烈作響。寧小閑分明看到,他手裡握著一支小小的紅箭,其色,靡艷如血。

胸口的劇痛這時驟然爆發。寧小閑身軀一晃,身後那人輕舒猿臂,扶住她纖腰,頓時將她抱了個滿懷。

他都覺得自己足足等了一世的光陰,才終於等來了擁她入懷的機會。

寧小閑掙了兩下,可他抱得太緊,竟是完全掙脫不開,反倒這兩下使力令她氣血上涌。傷勢更加沉重,一時氣結:「皇甫銘,放開!」

她看不見皇甫銘的臉,只能聽到他的聲音悶悶從身後傳來,帶著賭氣的意味:「不放!」

她無奈道:「你是要我毒發身亡么?」

皇甫銘吃了一驚,再顧不得眷戀這軟玉溫香滿懷的滋味,長腿一跨。站到她正面細細端詳:「傷口有毒?」話剛出口。他就覺出了不妙。她雖然以手捂住傷口,指縫裡卻有黑血一點一點滲出。並且他靈敏的嗅覺也聞到了一點點腥臭的味道。

毫無疑問,陰九幽分身指間藏了劇毒。他這姐姐可是丹道高手。帶在身上的哪有凡品?就是這樣也阻不住毒素侵蝕身體,看來這毒性異常猛惡,還要儘早治療為妙。

「解不了?」他心念電轉,「這裡離你得願山莊甚遠。你傷得太重。到我王府中療傷罷。」

寧小閑但覺身子一輕,居然已經被他抱了起來。又見他腳步一轉換了個方向,顯然是要付諸行動了,趕緊搖頭道:「你送我回去。得願山莊里有我解毒所需之物。」

「當真?」皇甫銘目露狐疑。

寧小閑吃力道:「你,你再在這多站一會兒。我就死定了。」開玩笑么,他的老巢不啻於龍潭虎穴,要是被他送進去。那她想出來可就難了。再說她現在五內如煎,還能感覺到經脈血管被漸漸侵蝕。確是毒性擴散極快,恰巧這毒物還偏門得很,需要再作嘗試。她手邊又沒有解用的藥物,只能以神力強行抵抗,異常辛苦。

腦海中的蠻祖其實一直呼喝著:「毒不死她的,帶回去!我們自能想辦法給她解了,快些!」

不過皇甫銘知道他什麼德性,恐怕連寧小閑中的什麼毒都未分辨出來,否則此刻早嚷出來了,可見他老人家也不是萬能的。這麼短短一瞬間,他腦海中也不知轉過多少念頭,終是心憂她傷勢,身形一轉,往得願山莊方向去了。

蠻祖連連罵他無用,寧小閑卻是暗自鬆了一口氣,再度出聲:「放我下來。」

皇甫銘悶悶不樂:「你這傷須及早治療,自己走得猴年馬月才能到?」她就這樣討厭他么,連受了傷都不願偎在他懷中?

她也知道陰九幽分身那一記攻擊是直接拍在自己心口的,毒素轉眼就要攻心,形勢極是危急,此時再計較不得,遂指著地上昏迷不醒的胡火兒:「帶上她。」胡火兒被控行刺她,現在陰九幽分身逃走,還不知她情況怎樣。

皇甫銘腳步一頓,似在傳音。約莫幾息之後,民居中閃出一個黑影,向他恭敬行禮。

皇甫銘交代了一聲,這新冒出來的黑衣人就將胡火兒抱起,跟在他身後。經過聽濤閣之亂,如今的中京內城已經全城戒嚴,尤其空中管制,任何修仙者都不可在這裡馭器飛行。政令森嚴,誰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再去觸城守的霉頭了,何況寧小閑也不願自己受傷的消息傳得滿城風雨。

這小子,果然行事比她周全得多。寧小閑暗自苦笑,也不再掙扎。她提前離開聽濤閣,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避開皇甫銘,沒想到陰九幽分身偷襲她的時候,卻是皇甫銘先出了手,甚至還要快過她和塗盡。

她閉了閉眼:「你怎會在這裡?」她先離開聽濤閣,這小子不是正在陪伴姬元冰么,怎會突然出現在街角?

皇甫銘聳了聳肩:「我也要回府的。」

寧小閑疑道:「回府?你的王府可不在這個方向罷?」鏡海王府在中京的庭園,正好與得願山莊一西一北,相距甚遠。

皇甫銘難得臉上微紅:「夜色正好,我散散步再回去,有何不可?」難道他要承認自己拒絕了微泫欲泣的姬元冰,一路上遠遠跟著她么?他也知這借口太爛,遂轉移話題,「你知道自己中了什麼毒?」

她點了點頭:「不是南疆特有的毒物『朱紅之血』,就是旱魃的屍毒,須得回去測定了才知。」

皇甫銘見她白晳的面龐上浮起淡淡黑氣,知道她極是痛苦,只是性格倔強,決不肯示弱出聲。他心中憐惜,遂問蠻祖:「你可解得?」

「唔……」蠻祖沉吟稍頃,都給不出答案。在他縱橫天下的年代,自己早是金剛不壞之軀,萬毒不侵,再說術業有專攻,他以武力稱霸天下,而毒物研究一直就是族內的薩滿、巫凶等人的課題,他很少碰觸。

未完待續。

ps:求票,神馬票票都要,么么噠大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