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2章 我殺人了,你咬我啊!

第32章 我殺人了,你咬我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6-12-01 01:31 | 本章字數:2395

常耀被陳瀟的話給氣得半死,可他知道,眾目睽睽之下,自己不好做手腳,於是他凝神說道:「那你前日進城為何?」

這是黔驢技窮了嗎?

方醒心中大笑,「聽說未來的皇城浩蕩威嚴,於是就想去看一眼,大人,有問題嗎?」

呃!常耀很想說有問題,因為你方醒吃多了才會覺得一片亂糟糟的工地有看頭,可這話他不敢說,不然連漢王都保不住他。

「可你為何要去北城?」

常耀覺得這是一個突破口,所以就冷笑問道。

方醒懶洋洋的說道:「大人,難道每個人去哪都得要有理由嗎?那我告訴你,那天我覺得北城的風光不錯,所以想去逛逛。」

話雖憊懶,可方醒的目光卻是冷冰冰的看著常耀。

秦孟學就是我殺的,你咬我啊!

常耀被這個眼神給燙傷了,他抓住驚堂木就想拍下去,可最後卻緩緩的放下。

「大人,我與那秦孟學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不知道大人是聽了誰的讒言,居然把我當做了殺人兇手,今日當著大家的面,還請大人還我一個公道。」

方醒朗聲說道,態度卻是咄咄逼人。

「對,一定要找到那個誣告的傢伙,小爺我要活剮了他!」

看到好友已經脫離了危險,陳瀟擦去額頭上的油汗,擠兌道。

老師,你是好樣的!

馬蘇握緊拳頭,他記住了方醒的從容,哪怕是在常耀威脅下,他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儀態,並沒有給敵人一點可乘之機。

三班衙役都有些鬱悶,心想大老爺今天是怎麼了,居然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就抓來了方醒,現在確實有些騎虎難下了啊!

而常耀的心中卻是暗自叫苦,他本以為方醒也就是一個懦弱的書生,嚇唬兩下就服軟了,可沒想到這個書生卻是譏誚著鄙夷了自己。

是的,就是譏誚!

方醒的眼神明明白白的表達了這個意思,而且還囂張的暗示常耀——秦孟學就是我幹掉的,有本事你就抓我啊!

怎麼辦?

當著圍觀見證的陳嘉輝的面,常耀有些麻爪了。

抓起來?那常耀相信,陳嘉輝會馬上去府尹那裡告狀,並且把消息散播出去。

可要是不抓的話,不但是秦孟學白死了,而且自己的威信也會受到打擊。

漢王歷來都是用軍中的方法來管理手下,成功就是有功,失敗不問理由就是罪責。常耀作為漢王門下不怎麼起眼的人,一旦失敗,那麼……

想到順天府上下對自己的不滿,常耀獰笑著說道:「如果我說有證據呢?」

大堂的氣氛陡然一緊,馬蘇的眼睛都紅了,嘴唇蠕動著,就準備進去。

「別動!少爺自有安排!」

馬蘇一驚,回頭就看到了辛老七。

辛老七的身上還有些女人的香水味,馬蘇抽抽鼻子,不滿的說道:「老師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去找女人?」

「別瞎說,少爺有事要我去辦。」

辛老七嘀咕著,然後就低聲說道:「你放心,少爺肯定沒事。」

馬蘇咬牙道:「老師當然沒事!不然我就……」

堂下的方醒正玩味的看著常耀,心想難道你準備跟我玩狠的?那好,我就看你是否有這個膽子!

「大人,學生自問平生不行惡事,今日純屬的是無妄之災,如果大人真有證據,那我方醒束手就擒!」

方醒的話擲地有聲,讓堂外的人都為之振奮。

常耀的臉頰在顫抖著,嘴唇開合著,就想把秦孟學和方家的恩怨說出來,可一想到秦孟學背後的就是自己,他猶豫了。

方醒笑眯眯的問道:「大人,還請明示,我等著看證據呢!」

常耀不說話,方醒卻追擊道:「有道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我很想知道,是誰說我殺人的,更想知道,是誰說有我殺人的證據!」

這話就是反擊,你常耀不是說有證據嗎,那就拿出來,拿不出來就是你在舞弊!拿不出來就是你常耀別有用心!

常耀覺得自己真是倒霉透頂,兩個去截殺方醒的手下居然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而秦孟學更是莫名其妙的死在青樓里,名聲臭到了極點。

此時的審訊已經是難以為續了,如果這事沒有陳嘉輝摻和的話,那麼常耀真敢冒險扣押方醒,然後用各種手段,屈打成招也好,躲貓貓也好,反正一句話,就是要釘死方醒。

「常大人可在?」

就在常耀左右為難的時候,外面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此人手中握著摺扇,笑容可掬的走進來。

看到這人,常耀的眼中有些不甘,同時也有些慶幸。

「常大人,在下奉命前來,想問問這個案子審得如何了。」

來人的話很客氣,可卻隱含著些只有常耀和陳嘉輝知道的淡漠。

面對此人,常耀也是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勞煩劉先生了,請轉告大人,這個案子……」

糾結,常耀此時很糾結,可在來人的注視下,他只得咬牙說道:「查無實據!」

說完常耀就起身,拂袖道:「退堂。」

「老師!」

「少爺!」

「德華兄!」

三個身影衝過來,方醒應接不暇的舉手道:「咱們先回去,我叫花娘弄一桌好菜可好?」

花娘最近得到了方醒的不少傳授,做的菜味道越來越好了,所以聞言大家都忍住激動,紛紛簇擁著方醒走出大堂。

走到陳嘉輝的身前時,方醒躬身道:「累的叔父勞心,是小侄的錯。」

陳嘉輝撫須點頭道:「德華,你此後做事要小心,不要給人捉住錯處,明白嗎?」

這是父輩的教誨,方醒受教道:「是,此後小侄當小心行事。」

兩人都心照不宣的沒有提到常耀,可話里警惕的卻是這人。

陳嘉輝得馬上回去了,陳瀟趁機說道:「父親,我今日想去德華兄那裡,為他慶祝一番。」

陳嘉輝擺擺手,邊走邊說:「你且去,不過不許醉酒。」

「是是是!保證不醉酒。」

陳瀟得意的朝方醒挑挑眉毛,一行人就出了順天府衙,直奔方家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