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76章 兩位衙內

第76章 兩位衙內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6-12-01 01:31 | 本章字數:2504

第二天,當朱瞻基來上課的時候,方醒滿意的發現沒有熏香味道了。

而朱瞻基卻是在暗自苦笑,昨天他一聲囑咐,不許在衣服上熏香,結果引來了母親和父親的雙重關問,而自己身邊的宮女和太監更是被招去問話,差點都被嚇尿了。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走神,就不滿的用戒尺敲打著桌面。

「上課了,今天我們要講的是商業和大明的關係……」

「豪商者,無國無民族,利益至上……」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大明的豪商將會對朝政產生深刻的影響,而所謂的中樞,大半將成為豪商的代言人……」

「不收稅,還美名其曰與民爭利。泰順,你要記住了,以後誰在你的面前說這種話,那人不是讀書讀傻了,就是豪商的代言人!」

「他們甚至會為了利潤出賣大明的利益,可以走私草原上最缺乏的軍械和糧食……」

一堂課上下來,不但是朱瞻基和馬蘇坐立不安,身體發熱。在門口守著的兩個錦衣衛也是滿頭大汗,初春的天氣,連背上都濕透了。

這位可是在給豪商們上眼藥啊!

朱瞻基有些神思恍惚,下課後,他拉著方醒就往外走。

「德華兄,小弟今日有個聚會,有兩位朋友也想認識一下,我們……」

方醒一邊身不由己的被朱瞻基往外拉,一邊對馬蘇說道:「跟你師母說,就說我是被這傢伙給綁架走的,還有啊,我不會去那種有女人的場所,這句話切記要說出來……」

馬蘇趕緊答應下來,然後就去內院轉告方醒的話。

「這人真是的,難道我還會攔著他不許去嗎?」

張淑慧一臉被認為是悍婦後的不服氣,可那上翹的嘴角卻暴露了她現在的心情。

當方醒和朱瞻基到了地方後,就看到了兩個年輕男子正在包間里等候著。

「這是武安侯的長子鄭能。」

鄭能一臉溫文爾雅的姿態拱手。

「這位是……」

「某家柳溥,家父當朝安遠伯。」

柳溥的身材高大,一看就是性格爽朗的人。

朱瞻基大概是早就知道了柳溥的脾氣,不以為忤的笑道:「這位是方醒方德華,北平府舉人。」

鄭能打量著方醒,心中有些發酸,要知道,他的父親可是暗地裡偏向了太子的啊!可朱瞻基剛才的態度卻看出了親疏。

朱瞻基的性格有些明快,越是親近的人就越好似不在意。

剛才他介紹方醒很簡單,這個細節被鄭能注意到了。

而柳溥卻是喜道:「早就聽說德華兄才華橫溢,連陛下都誇讚太孫殿下長進了許多。德華兄,可否容許我前去求教?」

此時大家都坐下了,朱瞻基在方醒的耳邊提醒道:「安遠伯以前一直在掌控神機營,而目前柳溥已經開始在神機營……」

神機營嗎?

方醒覺得有些好奇,再加上柳溥這人很是豪爽,對他的胃口,所以他就笑道:「何來的求教,不過是大家一起探討而已,方家隨時歡迎。」

「上酒!」

柳溥喊完才對朱瞻基請罪道:「殿下恕罪,臣一見德華兄就心中歡喜,逾越了。」

朱瞻基揮手道:「今日只是便衣,何來的逾越,一會兒要罰你的酒。」

「好啊,臣求之不得。」

「哈哈哈哈!」

就在方醒幾人開始推杯換盞的時候,紫禁城中的乾清宮裡,朱棣聽完了錦衣衛的講述,若有所思的說道:「這麼說來,他方德華對豪商是不屑一顧了!而且還鄙夷了朕的大臣們……」

跪著的錦衣衛滿頭大汗的想到:人家方德華只是說以後,陛下您這就開始往大臣們的頭上套了嗎?

「中樞?有趣!」

朱棣揮手,等錦衣衛退下後,才幽幽的道:「豪商多不法,內外勾結,可恨可惱!」

不要以為商人走私只是在明末發生,其實朱棣自己都已經砍了不少走私草原商人的腦袋,所以他聽到這話後,馬上就生出了共鳴。

「不交稅……與民爭利……豎子也敢妄議……」

乾清宮中最後傳來了低嘆,門口伺候的太監們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聲音。

「德華兄,小弟敬你一杯。」

包間里,柳溥紅光滿面的揪著方醒拼酒。

「好了,若是灌醉了德華兄,那美酒可就沒有了。」

朱瞻基一看方醒已經是面紅耳赤了,急忙就出言解圍。

「美酒?」

柳溥的眼睛一亮,聞聞杯中的酒,喜道:「德華兄的美酒比這裡的還好?」

方醒趕緊說道:「美酒有,等下次去了我那裡,管夠。」

尼瑪!倉庫里的各種酒類都堆積如山了,甚至還有藥酒。

鄭能聞言就有些不信的嘀咕道:「這二月樓的美酒在京城都是赫赫有名的,天子腳下都是如此,哪還有什麼美酒啊!」

方醒不答話,朱瞻基卻回味道:「那酒確實是難得,喝了之後還能空杯留香,堪稱是仙釀!」

朱瞻基什麼好酒沒喝過,可一直對在方家喝到的白酒念念不忘。

柳溥為了喝到美酒,拍著胸脯許諾道:「德華兄,有機會我帶你進神機營看看,打炮不可能,不過火槍隨你玩!」

「哈哈哈哈!」

朱瞻基聞言大笑起來,柳溥覺得這笑聲有些莫名其妙,可連方醒都是嘴角抽搐,一臉的欲言又止,讓他有些不解。

鄭能瞥了一眼,心中有些不爽。他好歹是功勛之後,而且他的父親,武安侯鄭亨此時在鎮守著宣府,堪稱是國朝大將。

可自己作為小侯爺,風頭居然被一個北平府的舉人給搶了,說出去真是個笑話。

「我等父輩皆是從刀槍中拼殺出來的功勛,當年跟隨陛下起兵,那時的文官可真是乖巧啊!」

方醒聞言只是淡淡的道:「文武之道,當齊頭並進,偏向哪一頭都有可能出現大問題。」

看到朱瞻基在凝神仔細聽,而鄭能的表情有些不屑一顧。方醒就擋住了柳溥的再次進攻,只是抿了一小口酒,施施然的說道:「前宋可為前車之鑒,一味的以文御武,那只是……」

「德華兄!」

聽到這裡,朱瞻基急忙打斷了方醒的話,然後低聲道:「此處人多口雜,慎言!」

按照朱瞻基的了解,方醒接下來必然是要批判前宋的文臣。可文臣自古一脈相傳,話一旦的被傳出去,那麼方醒此後在文官的眼中就會失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