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45章 難得的溫情

第145章 難得的溫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6-12-28 16:03 | 本章字數:2542

朱棣的臉色變幻著,良久才問道:「聽說婉婉已經醒了?」

身後的大太監馬上應道:「是的陛下,郡主醒來之後,那位方醒還在太子宮中吃了頓飯才走的。哦,他還帶走了兩份羊排。」

朱棣的腳步停住了,紀綱把頭埋低,果然隨後肩膀一痛,他順勢就在地上翻了個圈,然後再次跪著請罪。

朱棣的表情莫測,喝道:「去,看看漢王在什麼地方!」

紀綱連滾帶爬的沖了出去,對著外面的幾個錦衣衛罵道:「把人都撒出去,尋找漢王殿下!」

朱棣聽到了喊聲,滿意的回身問道:「那邊問出來了嗎?」

大太監躬身道:「陛下,老奴正準備稟告,那邊已經問出來了,那個宮女是被人誘騙,然後就把郡主身邊的人給引開了片刻。」

朱棣哼了一聲道:「背後是誰?」

「陛下,那人已經……失蹤了。」

朱棣一腳踢翻了案幾,氣咻咻的沖了出去

在宮中,失蹤就代表著死亡。用不了多久,在某個枯井中就會發現一具骸骨。

而方醒已經回到了家中,手中拎著食盒,一進後院就喊道:「宵夜宵夜,有誰要參加的…」

小白聞聲跑出來,接過食盒打開,就喜道:「是羊排啊!我喜歡!」

方醒想摸摸她的腦袋,最後還是先去洗手。

「記得熱一下啊!」

「知道啦!我現在就去廚房。」

張淑慧正在計算明天收割的時間,看到方醒進來後,就抿嘴笑道:「夫君,明日咱們莊上就收割了。」

方醒脫掉外衣,用手搓搓臉,笑道:「那好啊,明天就放假,所有的人都去收割。」

羊排很美味,方醒拿出一瓶好酒,自斟自飲。

第二天,天沒亮整個方家莊的人都起床了。

當柳溥和豆豆趕到這裡時,就看到方醒穿著一身粗布衣服,手中還拿著把鐮刀,正在試穿布鞋。

看到柳溥,方醒就指著地上的鐮刀說道:「你也去。」

柳溥哪裡收割過水稻,苦著臉,拎著把鐮刀跟在方醒的身後去了田裡。

「皇太孫呢?」

沒看到朱瞻基,柳溥覺得肯定是提前收到消息,所以就躲了。

馬蘇搖頭道:「不知道,不過他不像那種會躲事的人。」

朱瞻基今天當然不能來,因為皇家也有一塊田,今日朱棣要帶著龐大的家人團隊去收割。

婉婉小郡主也堅持著來了,只是身邊多了幾個身強力壯的嬤嬤,看那兇悍的體型,一般男人絕不是對手。

朱棣只是做了個樣子,然後就和太子上來了。

看到婉婉後,朱棣大步走了過來,嚇得那幾個嬤嬤急忙閃到了一邊去。

婉婉的大眼睛撲閃,看著走來的朱棣,漸漸的嘴角撇開,露出了幾顆白牙。

哪怕是在田地里暗自嘲笑著自己大哥體型的朱高煦,此時也在偷偷看著這邊。

「以後莫要貪玩。」

一隻大手在婉婉的頭頂上摩挲了一下,然後就走了。

婉婉對這個意外的親近有些惶恐,而太子夫婦和朱瞻基更是目瞪口呆。

朱棣目前有四女三子,那些嫁出去的公主就不用說了,可三個兒子的後輩,也只有朱瞻基能得到朱棣的歡心。

至於其他人,知道有你這個人就夠了。

可今天朱棣居然軟語撫慰了婉婉,田裡的朱高煦把鐮刀一扔,轉身就氣呼呼的上去了。

婉婉轉動著大眼睛,慢慢的從荷包里摸出一顆薄荷糖來,追了上去。

朱棣是練武之人,聽到身後那不穩的腳步聲後,就轉身皺眉。

婉婉小跑著過來,然後仰頭伸手,小小的掌心中是一顆糖。

「皇爺爺,你吃。」

朱棣的臉瞬間柔軟了一下,低頭問道:「誰讓你給的?」

婉婉詫異道:「是我自己要給的。今天父親說了,我的病是託了皇爺爺的福氣才好的,所以我請你吃糖。」

朱棣的內心在這一刻是如何想的,誰也不知道。

可大家都看到他低下頭,就像是個普通人家的老爺爺,捏了一把婉婉的小臉,然後往自己的嘴裡丟進一個東西,腳步輕快的離去。

太子妃剛才擔心婉婉說錯話,見狀急忙跑過來,蹲著問道:「婉婉,你父親並沒有說這話呀!誰教你的?」

婉婉的眼睛很亮,她摸著太子妃的臉,用稚嫩的嗓子說道:「母親,是我昨日在昏睡中聽到方醒說的。我怕皇爺爺又要罵父親,所以就哄哄他好了。」

瞬間,太子妃和跟來的太子眼睛都在發熱。

朱瞻基抱起婉婉,笑道:「果然是我的妹妹!」

而方醒此刻正腰酸背痛的從田裡出來,上來後接過小白遞來的冷茶水,一口氣灌了下去。

柳溥跟在後面也想上來,卻看到馬蘇還在彎腰割稻,就說道:「我說小馬,德華兄都上去了,咱們趕緊啊!」

馬蘇的臉上都是汗水,他直起腰說道:「別上去,我們還得把這一塊都給割了。」

柳溥不信,覺得馬蘇有些傻乎乎的,就拎著鐮刀從邊上溜了過去。

「舒坦!」

方醒坐在田埂上,看著那些莊戶們老老少少的都在田間忙活,心中一股自豪涌了出來。

那麼多的人都在我的管理之下,起碼也得是個小科長吧!

愉悅的心情沒有保持多久,當方醒享受著小白的揉肩時,卻不小心看到了柳溥。

柳溥第一次看到冷峻的方醒,那根指向田裡的手指頭,彷彿帶著煞氣。

柳溥張開嘴,準備解釋一下,可想起了馬蘇說過的一句話:「老師最討厭找借口的人!」

等回到田裡,馬蘇才說道:「你的運氣夠好,我還以為老師會把你逐出師門呢!」

柳溥想起剛才方醒的神色還有些畏懼,聽到這話就問道:「這不至於吧?」

馬蘇麻利的割斷一捆水稻,然後放在身邊,低聲道:「老師最討厭那種以為幹活是卑賤的人,別說是你,就算是太孫在這,也得老老實實地幹活。」

果然,把這塊地收完後,柳溥覺得渾身酸痛,可卻聽到方醒的一句話。

「晚上回家,記得抄寫肉食者鄙一百遍!」

柳溥只覺得晴天霹靂,他扭頭看看馬蘇,這貨正在做鬼臉呢!

「咳咳!」

方醒慢條斯理的說道:「馬蘇沒有盡到勸誡的責任,回家抄寫我錯了一百遍。」

柳溥的嘴都快笑歪了,可馬蘇卻深感池魚之殃,他瞪著柳溥說道:「我比你要少寫一百個字!你得意什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