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8章 臣請誅方醒

第158章 臣請誅方醒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03 13:13 | 本章字數:2510

清晨,方醒就像是沒那回事般的,繼續在莊子里溜達。

家丁們都已經出操完畢,在吃早餐,方醒看到伙食不錯,就笑著鼓勵了幾句,慢悠悠的朝著外面走去。

秋季的早晨有些霧氣,方醒就在這霧氣中,漸漸的走到了水渠邊上。

今天的李茂看起來情緒有些亢奮,他也沒拿書,好像是在等誰。

看到方醒後,李茂的眼前一亮,就湊過來說道:「不告而取謂之盜,沽名釣譽謂之偽。」

方醒看了這貨一眼,然後用手遮住耳朵,果然李茂就放開了嗓子喊道:「不告而取謂之盜,沽名釣譽謂之」

方醒的身體微微前傾,還疑惑的看著李茂。

「不告而取謂之盜」

「咳咳!沽名釣譽謂之咳咳咳」

看到李茂彎腰咳嗽,方醒得意的大笑起來。

李茂指著方醒喝道:「咳咳!方醒,這事陛下肯定知道了,我看太孫殿下以後還來不來你這裡!」

乾清宮中,幾位大學士都木然的看著那位在慷慨陳詞的御史。

「陛下,大儒洪炳正已經到了岳州府,臣得知他的來意,那就是在我大明的京城,天子腳下,居然有這麼一位欺世盜名之徒!」

看到朱棣沉默不語,御史就像是打了雞血般的說道:「陛下,北平府舉人方醒,目下住在城外的聚寶山下,臣舉報此人剽竊洪炳正的算術秘籍,請陛下聖斷!」

「這個曹斌是誰的人?」

楊士奇悄悄的問了身邊的金幼孜。

金幼孜抬起袖子遮住了半邊臉,低聲道:「這人據說沒有派別,平時也是勇於任事。」

楊士奇微微一笑,領悟了金幼孜的話。

作為御史,本職就是打聽監察百官的言行,可金幼孜卻來了個勇於任事。你一個御史,不去打聽新聞,有什麼事給你任的?

那麼就是背後的人有些模糊!

楊士奇緩緩頷首,覺得這事真是有趣了。

「陛下,那方醒竊取了別人的秘籍,還恬不知恥的以太孫殿下的老師自居,此等賊子,臣請陛下誅之!」

我曰!在場的大臣們心頭一涼,覺得曹斌的話太狠了。

現在事情的來龍去脈都不清楚,你就敢請陛下誅殺方醒。

「敢問曹御史。」

胡廣站出來,先對著上面的朱棣行禮,然後看著曹斌問道:「敢問曹御史,你口口聲聲的說那方醒竊取了別人的秘籍,那你怎麼就認定是方醒呢?」

曹斌一臉潮紅的道:「胡學士,那洪炳正乃是學問精深,德行操守均是我等楷模的高士,豈會騙人?」

胡廣看了朱棣一眼,然後笑道:「那照你這麼說,以後那位洪炳正是否一句話就可以殺一人呢?」

卧槽!

曹斌的後背一涼,覺得自己剛才有些太操切了,被胡廣給抓到了小辮子。

不過御史可風聞奏事,所以曹斌怡然不懼的道:「想那方醒不過是舉人出身,年紀輕輕的,何來的學問?難道他是神童嗎?」

這下連下面的金幼孜都捂著臉,心想你連方醒的來歷都不清楚,居然敢來浪對,當真以為御史的身份就是你的盔甲嗎?

正當曹斌覺得自己一句話翻盤時,胡廣幽幽的道:「方醒,字德華,少年中舉,在北平府確實是有神童之稱。」

啪!

曹斌彷彿覺得自己當著大家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痛。

「陛下」

最後大家都等著朱棣的裁決。

今天這位老大的態度可是有些曖昧,如果換了往日,估計他早就發飆了。

朱棣在上面看著曹斌,輕哼一聲道:「等那位大儒到了再說!」

「陛下」

曹斌失望的看著朱棣起身,卻不敢再挑起話端。

轉過身,曹斌想找幾個志同道合者,可卻看到大家都是在矜持的笑著,互相拱手致意,各自回自己的部門。

「那個洪炳正真是大儒啊」

金陵的紫禁城裡有些潮濕,所以朱棣退朝後就去了暖閣。

「皇爺爺。」

朱瞻基已經等候多時了。

朱棣當先走進去,坐下後,就問道:「你對此事的判斷是什麼?」

朱瞻基毫不遲疑的說道:「我看那人是別有用心,其心可誅!」

朱棣搖搖頭,「你還年輕,多看看吧。」

朱瞻基皺眉道:「可是皇爺爺,方醒絕不是那種剽竊之人。」

朱棣揮揮手,示意他先回去。

「一切自有水落石出的時候,你急什麼!」

朱瞻基出去就遇到了姚廣孝,他急忙躬身行禮。

姚廣孝笑呵呵的點點頭,然後進了暖閣。

「上次你見過方醒,感覺如何?」

朱棣開門見山的問道。

姚廣孝撫須道:「初生牛犢,見識不錯。」

「」

就在剽竊事件不斷在發酵時,薛華敏來了。

看到方醒依然意態閑適,薛華敏的心就落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還得要看後續的發展。

「二姑爺,老太太也聽說了此事,今兒早飯都沒有胃口呢。」

方醒先是謝過了老丈母的關切,然後說道:「回去告訴老太太,就說讓她老人家放寬心,我,好得很!」

薛華敏想起二太太和三太太今天話里的幸災樂禍,就決定把這事寫信告訴還在交趾的張輔。

一家人卻不能和睦相處,這是張輔所深惡痛絕的,不然他也不會早早的就把兩個弟弟給分出去。

送走薛華敏,方醒想起張輗兄弟倆,不禁搖頭為張輔感到悲哀。

所謂長兄如父,可在張輔這裡,由於他常年在外征戰,所以就疏忽了對兩個弟弟的感情溝通和教育,導致了現在這種各自為政的模式。

三兄弟,卻各自有著自己的效忠對象,這種忌諱張輔不會不知道,可他卻無法改變自己兩個弟弟的立場。

回到內院,方醒對張淑慧說道:「大哥恐怕在交趾之後,很難再有單獨領軍的機會了。」

張淑慧愕然停住了針線活,有些擔憂的問道:「夫君,這是為何?」

方醒低嘆道:「你二哥和三哥各自跟了自己的主子,而大哥卻是效忠於陛下,你以為現在是漢末嗎?」

張淑慧本是聰慧的女人,聞言略一思索後臉色就變了,她拉著方醒的手,惶恐的問道:「夫君,可會有禍事?」

朱棣是個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人,一旦他覺得張家有投機取巧,幾面投注的行為,說不得就會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