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7章 階下囚

第167章 階下囚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04 05:32 | 本章字數:2561

方家莊悄無聲息的,等方醒下了馬車後,才看到張淑慧正帶著小白站在門外,身後一堆丫鬟僕役。

張淑慧盈盈淺笑,福身道:「恭喜夫君凱旋歸來。」

「恭喜少爺!」

整齊的呼喊後,方醒扶住了張淑慧,順手摸摸小白的頭,說道:「也就是一場勝券在握的比試而已,不值當這般隆重。」

張淑慧起身道:「夫君辛苦,妾身已經備下了酒席。」

「酒席?好。」

可等方醒進去的時候,才發現朱瞻基這貨已經先到了,正看著桌子上的那瓶酒流口水。

「咳咳!」

方醒幾步搶過去,護住了那瓶酒。

「這可是有年頭的好酒,等會兒一人一杯。」

朱瞻基看到方醒,先是一喜,然後就說道:「德華兄,小弟今日坐立不安,這瓶酒就算是犒勞吧?」

「做夢!」

開席了,這席叫做慶功宴,自然是酒水管夠。

一瓶好酒喝完,接下來就是莊上自己釀造的米酒。

朱瞻基低聲問道:「德華兄,你說的讀書人抱成一團,為自己謀私利,這個道理我是明白的,可要怎麼才能避免呢?」

方醒有了些許酒意,他先一筷子打走想偷走自己面前那杯酒的柳溥,然後說道:「這很難,你得知道,人是趨利避害的,在大環境形成之後,沒有誰能改變。」

「以其等他們坐大,還不如修建一個籠子,一個可以監控權利的籠子。」

方醒覺得朱瞻基的這個想法有些離譜,貪腐作為人類存在的痕迹,估計會一直延續下去,直到人類消失為止。

這玩意兒只能是找個辦法來抑制,但別想著能斷根。

「太祖高皇帝當年殺的可多?」

提到朱元璋這位史上殺貪官最狠的皇帝,朱瞻基也是心有餘悸的道:「那時候還有剝皮充草,以為警示,可依然斷不了那些官員的貪慾。」

「人只要還吃五穀雜糧,就斷不了!」

方醒給這事下了定論。

朱瞻基有些惆悵,端起味道不怎麼好的米酒就是一大口。

「咳咳咳!德華兄,自你從交趾歸來後,怎地都不去軍營了?」

方醒笑道:「若是以前的新兵還罷了,可如今聚寶山千總部的戰功不小,戰鬥力更是讓人側目。若是我繼續呆在裡面,哪天腦袋一抽抽,帶兵衝進城裡去呢?」

朱瞻基默然,方醒不是朱棣的人,如果任由他在城外掌控著這支火器千戶,不說朱棣,就算是兵部和五軍都督府的人都不會放心。

北征!

此時兩人都想到了北征。

飯後方醒帶著朱瞻基去了朱貴那裡,當場演示了燧發槍的便捷。

「不需要火繩,雨不大也能打火,而且還簡化了不少步驟,增加了發射的頻率。」

朱瞻基試著打了一次火,看著那火星興奮的道:「德華兄,這個和火鐮一個道理啊!」

方醒笑道:「是一個道理,可卻沒有誰想到把它用到火槍上,而且那個彈片的壽命不長,差不多就得更換,不然會斷裂。」

朱瞻基想起了方醒教的那些東西,脫口而出道:「這可是格物?」

方醒點頭道:「我教過你們物理,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為格物。不過我這個格物可是和儒家的不一樣啊!」

儒家傳承到現在,所謂的格物已經有了些後來心學的味道。

——形而上,而且一副哲學的嘴臉!美名其曰:儒道!

打造精巧的燧發裝置讓朱瞻基愛不釋手,要不是體積比火鐮大了許多,他肯定要帶一個回去。

送走朱瞻基,方醒就準備和賈全去應天府的大牢里看看洪炳正。

「我需要知道是誰在背後陰我。」

方醒站在大牢的外面,看著賈全拿出牌子,然後給了獄卒一小塊碎銀子,就覺得朱瞻基讓天下官員都清清白白的理想真是個笑話。

「人心最複雜啊!」

跟隨著獄卒進了陰暗的大牢,方醒首先聞到了一股惡臭,就像是一個人幾年沒洗澡的那種。

「嘔!」

乾嘔了一下後,方醒神奇的發現獄卒和賈全對此好像能免疫。

賈全看著兩邊那些麻木的目光,視若無睹的道:「方先生,錦衣衛出來的人,如果受不了這股味道的話,早就給趕出來了。」

兩邊是一間間的牢房,粗木欄杆後面,七八個人擠在一間里,披頭散髮的坐在稻草上。

而那些稻草早就失去了本來顏色。

走到最裡面一間牢房的外面,方醒看到了洪炳正。

這間牢房大概是最安全的,而且裡面加上洪炳正也只有四個人,堪稱是『豪華套間』。

獄卒諂笑道:「賈百戶,這裡是重犯呆的地方。」

中午賈全才把洪炳正送過來,所以獄卒知道他的身份,態度好的不得了。

不過賈全此行是私人進入,所以該給的好處也得給,不然規矩就壞掉了。

規矩大於一切,這就是潛規則!

洪炳正此時已經沒有了上午的意氣風發,更沒有了『一腔正氣』。看到方醒後,他連滾帶爬的衝過來,扒著欄杆喊道:「方先生,我們只是意氣之爭,同是名教中人,您何必要趕盡殺絕呢?」

方醒蹲下去,和洪炳正四目相對,突然就笑道:「你此時倒有臉說是意氣之爭了?可若是你誣陷成功,你可知道我將會面臨著什麼嗎?」

洪炳正的嘴唇蠕動著,卻無法反駁。

今天上午方醒一旦落敗,結果就是身敗名裂,而且國子監的師生們還會製造輿論,讓他在金陵,甚至是南方都無法立足。

而且還有一個莫測的因素,那就是朱棣。

你敢騙我孫子?

震怒之下的朱棣會幹出些什麼來,大家用屁股都能想得到。

方醒被幹掉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我若是落敗了,那你此刻應該是高朋滿座,推杯換盞,得意洋洋的戲謔著我這個手下敗將,對嗎?」

洪炳正無言以對,只能是板著臉,還想維持著自己最後的尊嚴。

方醒起身道:「我今日來,只想知道一件事。」

洪炳正垂眸不語。

「是誰把我的習題交給你的?」

在調查過洪炳正的背景後,方醒知道,習題失竊一事絕不可能是他乾的。

而在國子監的時候,方醒不過是想打擊他的氣焰,所以就把這事栽在了他的頭上。

洪炳正依然不說話,牢房裡的其他三個囚犯都縮成了一團,並把自己的耳朵蒙上,示意我們沒聽見。

知道得太多也是取死之道!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