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6章 紀綱過關

第186章 紀綱過關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09 02:35 | 本章字數:2643

國子監的大門口鴉雀無聲,大家都在看著趙勝。

「他家裡是幹嘛的?」

冒然出頭必然有原因,而且還是沖著皇太孫的老師出手,要是沒有背景才怪。

有個大概知道內情的人冷笑道:「趙勝的叔叔在錦衣衛。」

「錦衣衛?」

問話的人馬上就閉嘴了,這年頭惹上錦衣衛顯然不是合算的生意。

「難道錦衣衛的人在打皇太孫的主意?」

有人馬上就聯想到了那位據說連皇子皇孫都得給面子的錦衣衛指揮使。

紀——綱!

「可我只想知道方先生是如何用數學來施政的啊!」

一個神經粗大的學生後悔的喊道。

「那你不是已經買了一本數學嗎?」

「可那只是第一冊。」

「既然有第一冊,那肯定會有第二冊,第三冊,慢慢的等吧。」

那個氣憤的學生沖著趙勝喊道:「別以為你叔叔是錦衣衛就了不起,可那是皇太孫,以後的皇帝,你叔叔算個屁啊!」

趙勝的嘴角扯動著,想反駁,可今天他已經是徹底的失敗了,甚至是被方醒完全無視。

失敗的後果是什麼?

這事會不會牽扯到朝中的爭鬥?

一個小小的國子監學生,拿來當炮灰都不夠資格,所以……

最近早晚的氣候有些讓朱棣不大舒服,所以他就在暖閣處理政事。

這時進來一個小太監,他在朱棣的貼身大太監耳邊輕聲說了一會兒。

大太監走過去,垂眸稟告道:「陛下,今日有人挑釁方醒。」

朱棣頭也不抬的問道:「何故?」

大太監更加恭謹的說道:「有人想把方醒弄成儒家之敵,那人家中有個叔叔,是錦衣衛千戶。」

「嗯?」

朱棣把手中的奏摺一扔,那緊皺的眉頭讓暖閣內的人都垂下了頭。

「傳紀綱來見朕。」

方醒回到家裡,剛吃完晚飯,就看到了賈全。

「我說你怎麼一天鬼鬼祟祟的,這裡又不是龍潭虎穴!」

賈全尷尬的笑道:「下官最開始學的是刺探,所以到後來就改不了了。」

「啥事?」

方醒聽到賈全的肚子在叫喚,就叫廚房去給他做麵條。

賈全嘿嘿的感謝後,說道:「殿下知道了今天下午在國子監的事,讓下官轉告您,這事無需擔心,陛下那裡自會有論斷。」

方醒揚眉道:「我想知道背後是誰?」

馬丹!一個國子監的學生居然敢質疑我方醒出的書,要知道那本書可是宮中印刷出來的,撒比才會相信皇帝不知道這本書的事。

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就有人站出來了,而且還是趁著國子監散學的時機,大庭廣眾之下的想挖坑埋人。

看到方醒笑呵呵的,可賈全卻覺得一股冷意從尾椎骨那裡冒了上來。

「說吧,要是太孫問起來,就說是我逼著你說的。」

方醒看出了賈全的為難,正好熱氣騰騰的大碗麵條到了,他就起身道。

麵條看著很筋道,湯色泛白,這是用大骨頭熬制了許久才有的顏色。

而麵條的上面還鋪著一層肉沫澆頭,一點辣椒油和小蔥點綴,看的賈全胃口大開。

「趙勝有個叔叔叫做趙國章,是錦衣衛的千戶。」

方醒若有所思的擺手道:「你且趕緊吃面,然後再回去復命。」

賈全呼啦嘩啦的在吃面,方醒走到門口,看著冷清的天空中掛著的幾顆星宿,嘴角漸漸的抿緊。

賈全三兩下吃完,打了個飽嗝後,躬身告退。

「回去告訴太孫,別亂動!」

方醒告誡道。

紀綱目前的權勢已經到達了頂峰,月盈則虧,水滿則溢,這個道理大家都知道。

及早而退是最佳的處理方法。

可嘗到了權利甘美味道的紀綱會甘於落寞嗎?

當紀綱走進殿內時,看到上面朱棣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噗通一聲就跪下了。

「呯!」

朱棣把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重重的一頓,冷冰冰的道:「那趙國章是怎麼回事?」

紀綱心中一個咯噔,隨即就辯解道:「陛下,您是說今日國子監之事吧,臣這裡剛調查清楚,請允許臣自辯。」

朱棣哼了一聲,紀綱趕緊說道:「據臣的調查,那個趙勝在國子監中和前司業秦班走得比較近,後來秦班被革職,趙勝就一直懷恨在心。於是在方醒出書之後,就以為找到了把柄。他打聽到方醒到了國子監,就攔路質疑。」

好一個攔路質疑!

朱棣的大太監垂眸不語,可心中卻對紀綱的移形換影神功表示了欽佩。

當時的情報可是說趙勝是想把方醒弄成儒家之敵,可到了紀綱的嘴裡,就變成了攔路質疑,純屬是學術糾紛。

殿內燒了幾個熏籠,暖洋洋的很是讓人舒坦。可紀綱卻覺得很熱。

燥熱!

大滴的汗水從臉上滑落到地上,很快就打濕了身下的地面。

九五之尊,生死予奪。

我要權利!

在這一刻,紀綱從未這麼渴望過權利。

他同樣想主宰別人的生死。

「混賬!」

靜默了片刻後,一聲怒吼從上面傳來,隨同一起而來的還有茶杯。

「啪!」

紀綱只覺得額頭上一痛,然後瓷片就從眼前滑落。

一動不動!

紀綱不敢動,哪怕溫熱的血液正從額頭上流下來,模糊了他的視線。

就在這紅色的視線中,他看到朱棣從御座上起身,大步走了過來。

「你當朕不知道你的小把戲嗎?」

朱棣的鬍子翹起,可這不是代表高興,而是極度的憤怒。

「你紀綱的膽子很大嘛,居然都敢去招攬方醒,嗯?」

這話宛如晴天霹靂,紀綱馬上就趴在地上,哀鳴道:「陛下,臣只是仰慕太孫殿下老師的學問,所以就想請方先生去給我錦衣衛衙門的人授課,臣有罪!罪該萬死!」

朱棣止住腳步,冷冷的說道:「漢王最近在閉門讀書,你紀綱也想去嗎?」

大太監在心中一嘆,知道紀綱又過了一關。

紀綱方才說是想請方醒去錦衣衛授課,那就是間接在說朱高熾父子的身邊全是飽學之士,而漢王和他紀綱卻是孤立無援。

果然,朱棣一腳踢在紀綱的肩上,踢了幾個滾翻,然後罵道:「滾!」

紀綱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才到了殿外。

這條道雖然隔不遠就有燈籠,可更遠處大多是黑暗。

就在這黑暗和光明交織的地方,紀綱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跡。

光線在他的臉上映出了斑斕之色,紅色的面孔上漸漸的裂開了條縫。

紀綱在無聲的笑著。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