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7章 狗爪子

第187章 狗爪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09 02:35 | 本章字數:2595

大晚上的,皇宮中除了有事的太監宮女之外,你根本就看不到人。

跟著個小太監走在這空曠的地方,紀綱在心中漸漸的謀劃著,卻沒發現前面的小太監已經跪在了地上。

「郡主萬安。」

紀綱一個激靈,抬頭看去,就看到一個小女孩正在十多個人的簇擁下站在前方。

「郡主萬安。」

紀綱也只得跪下,然後看到一雙小小的鞋子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你就是紀綱?」

紀綱沉聲道:「臣正是紀綱。」

燈籠的照耀下,小郡主顯得肌膚嫩白,眉目如畫,她冷冷的道:「聽說你在找方醒的麻煩,對嗎?」

紀綱聞言一震,悄然抬起頭來,正好看到了眉間含著怒氣的婉婉小郡主。

「郡主容稟,臣一向仰慕方先生的才學,萬萬不敢行此事。」

紀綱的聲音特意的加大了,他相信會有人聽到,而且還會去報信。

朱棣不喜歡女人摻和政事,哪怕那人是他的女兒也不例外。

梁中在陰影處哼了一聲,然後走出來說道:「紀大人好大的嗓門,不去做大漢將軍真是可惜了。」

大漢將軍就是儀仗隊。

紀綱握緊拳頭,淡淡的道:「郡主,臣還有公務要理,容臣告退。」

看著紀綱的背影,梁中罵道:「跋扈!」然後他趕緊吩咐道:「還不趕緊護著郡主回去!」

紀綱走後,朱棣沉思了一會兒,就在這時,外面進來一個小太監,把剛才婉婉小郡主攔住紀綱,並說了哪些話都稟告了上來。

大太監更加的慈眉善目了,甚至腳下還不為人察覺的在往邊上磨動。

所有人都以為朱棣會發飆,然後把跟著小郡主的人打一頓板子,估計連太子也會被責罵一通。

「婉婉回去了嗎?」

來報信的人急忙說道:「郡主已經被送回去了。」

殿內靜默,門外的兩個太監都在暗自活動著小腿,準備等裡面一聲令下後,就跑去召回那些小郡主的跟班們。

可等了半天都沒動靜,有膽大的偷偷瞟了一眼,才發現皇帝已經坐回了御座上,繼續批改奏摺。

這不合理啊!

於是大家都以為朱棣會改在明天才發飆。

……

秋季的早上,蒙在被窩裡,懷裡摟著老婆,這樣的日子誰願意起床?

至少方醒是不太願意的,只是張淑慧掙脫了他的懷抱,一邊起床一邊說道:「夫君,您今日還得去戶部授課呢,趕緊起吧。」

「我請假!」

方醒在被子里瓮聲瓮氣的說道,然後伸出只手來,摸上了張淑慧的大腿。

「夫君!」

少年夫妻情熱,張淑慧有些面紅耳赤的,最後忍無可忍的掐了一把。

「嗷!」

美好的一天就在慘叫聲中開始了。

「小郡主來了。」

大清早的,方醒才給學生授完課,馬蘇正在跟他說國子監師生們對昨天那事的看法,就看到婉婉一臉委屈的進來了。

「這是咋了?」

方醒示意馬蘇不必在意昨天的事,然後過去蹲下,用手指輕輕的揉著婉婉的眉心,柔聲道:「是誰欺負了婉婉?告訴我,我替你出氣,當然,你皇爺爺可不行啊!我不是對手。」

方醒的俏皮話並沒有讓婉婉的眉心舒展,她就這麼站著,黑漆似的眼睛定定的看著方醒。

「紀綱很壞嗎?」

方醒的心中說不出什麼滋味來,只是放開眉心處的手,揉揉婉婉的頭頂說道:「大人的事,小孩不許管。」

「可我昨晚看見他了。」

方醒的身體一震,就看向了梁中。

梁中給了方醒一個眼色,方醒就指著邊上的大妞和鈴鐺說道:「鈴鐺今日要去抓野兔,我讓辛老七帶你們去吧。」

等婉婉走了之後,梁中才把昨晚的事告訴了方醒。

「……紀綱果然跋扈,而且心思奸詐。」

方醒眯眼看著梁中,正色道:「老梁,以後別讓婉婉摻和這種事,對她不好。」

梁中以為方醒是在擔心朱棣會對婉婉有看法,就笑道:「今早上我聽說了,昨晚陛下得知此事後,根本就沒當回事,只是關問郡主回去了沒有。」

哎!真不想和這些死腦筋的人說話啊!

方醒嘆道:「婉婉才幾歲?這種勾心鬥角的事情摻和多了,長大後她這心裏面得多陰暗啊!」

「方先生,你這話可不對了。」

梁中對方醒的看法嗤之以鼻。

「宮中長大的孩子,除非是極蠢,或是極受陛下寵愛的,就沒有一個是傻子,不然遲早就是個被欺負的命。」

「哎!生在帝王家啊!」

梁中聽到這話,趕緊目視方醒,提醒他這話可是有些犯忌諱的。

兩人到了書房後,梁中才唏噓道:「小郡主得知了那個趙勝有錦衣衛的背景,於是就打聽了紀綱進宮的時間,最後才堵住了那個傢伙。」

這孩子!

書房裡靜默了許久,直到外面傳來了喜悅的呼喊。

「鈴鐺抓到野兔啦!」

兩個丫頭沖了進來,那臉蛋看著就和紅蘋果一個樣,讓方醒不禁樂了。

鈴鐺咬著只野兔跑過來,那雙眼睛執拗的看著方醒。

這是表功來了。

方醒俯身摸摸鈴鐺的腦袋,然後接過還在掙扎著的野兔,笑道;「今天我親自做一道紅燒野兔,你們就等著吧。」

「好啊!」

兩個丫頭都拍掌叫好,然後跟著方醒去了廚房。

半死的野兔被方醒一刀了斷了痛苦,然後就是剝皮。

方醒拿著一把小刀,在兩個女娃捂著眼睛的時候,很快就把皮給剝下來了。

「硝一硝,可以做些小東西。」

方醒把皮子丟給春生,然後剖腹。

內臟洗乾淨喂鈴鐺,野兔肉被方醒斬成一塊塊的,用水抄一下。

秋季的野兔肥碩,方醒加了些大料下去,很快,廚房裡就聞到了香味。

午飯時方醒對婉婉的照顧看得梁中的眼皮子直跳,好歹吃完後方醒沒送出去,不然梁中真得要擔心太子的這個女兒會被方醒給搶走了。

「老師,那個趙勝被國子監除名了!」

從國子監回來的馬蘇興奮的說道,而方醒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喜悅之色。

「馬蘇,任何事請都得要看本質,而這件事的本質不是一個趙勝所能推動的。」

馬蘇點頭道:「我聽同窗說了,那個趙勝的叔叔是錦衣衛千戶。」

錦衣衛,在這個時間段能令人膽寒。

方醒淡淡的道:「既然伸出了狗爪子,那就得有被斬斷的準備。」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