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2章 殿下,趙國章為你殺人

第192章 殿下,趙國章為你殺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10 12:12 | 本章字數:2602

「蠢貨!」

紀綱大晚上的還沒睡覺,在交代人去給趙國章善後,然後忍不住罵著手下的愚蠢。

錦衣衛的效率可不是吹噓出來的,一個時辰不到點的時間,就有人回稟。

「大人,已經敲定了善後事宜,保證不會有紕漏。」

紀綱的一個手下仗著自己的老資歷,就問道:「大人,不過是一個御史而已,用得著這般的謹慎嗎?」

「你也是蠢貨!」

紀綱的腦門直跳,沒好完的傷口處有些撕裂般的疼痛。

手下被驚了一下,然後猜疑道:「難道劉奎是……」

紀綱痛苦的點點頭,鬱悶道:「這就是自相殘殺啊!」

手下聞言就勸道:「大人,那些御史多的是,咱們再捉幾位御史的把柄,什麼都有了。」

紀綱雙眼無神的看著外面,喃喃的道:「你以為御史的把柄那麼好抓嗎?如果遇到一個剛烈性子的,你我將死無葬身之地!」

要是被人知道了紀綱在公器私用,那後果還真是難以預測。

想到朱棣的那雙眼睛,紀綱不禁打了個寒顫。

疲憊的揉揉眼睛,紀綱揮手道:「既然那邊答應壓下此事,大家都散了吧,各自回去休息。」

……

天亮了,接到自己平安無事消息的趙國章,馬上就按照安排『病』在了家裡。

「老子運氣好啊!」

趙國章覺得自己緊跟著紀綱還是沒錯的,不然就憑著昨晚的事,他就死定了!

而方醒『徹夜狩獵』回到家中後,張淑慧好奇的問他昨晚捕到了什麼獵物。

鈴鐺也完成了例行的出巡迴來了,它的鼻子抽動著,然後就沖著外面嘶吼起來。

方醒打了個哈欠道:「東西在老七他們那裡,馬上就到了。」

小白從廚房蹦跳著回來,手中拿著塊桂花糕在細細的品嘗著。

「那是什麼?」

小白的嘴張開,桂花糕的碎屑從嘴上掉下來都不知道。

「野豬?」

張淑慧也是有些驚異。

辛老七和另三名家丁,四人合力抬著一頭野豬進來了,看那吃力的模樣,很是沉重。

「噗!」

沉重的野豬被丟到了地上,辛老七問道:「少夫人,這野豬是我們昨晚狩到的,如何處理?」

「得有兩百多斤吧?」張淑慧問道。

方醒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頭野豬,不過他毫不猶豫的把功勞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兩百斤要出頭,被我引誘到了陷阱邊上才幹掉的。」

張淑慧捂嘴吃驚,然後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分分吧,不然吃不完都臭了。」

方醒搖頭道:「分的話太少了,這樣吧,熏一熏,特別是四條腿,做成火腿看看味道怎麼樣。」

「嗚嗚……」

野豬進來時鈴鐺做出了攻擊姿勢,可等發現是頭死豬後,它搖搖尾巴,覺得很沒趣,就去了莊上。

最近可是有幾隻外面來的野狗在挑釁鈴鐺大爺的地位,不去把它們趕走,鈴鐺覺得自己連野豬肉都不想吃。

這種大野豬春生當然解決不了,所以最後還是家丁們來分解。

腸子一般都是喂狗,可方醒卻叫人留下了豬肚。

「這玩意兒據說烘焙乾之後,可以治病。」

除去四條腿之後,剩下的野豬肉也很可觀。

「家丁們都分一分。」

方醒帶著家丁打到了一頭大野豬的消息很快就從方家莊傳了出去,李茂聽到後不屑的說了句『不學無術』,然後又趕緊想著怎麼去討好太子。

而太子現在有些懵,因為他聽到了一個很『荒謬』的消息。

「殿下,有人傳言那個趙國章為了報答您的知遇之恩,於是昨晚就殺了御史劉奎。」

朱高熾很想笑,可他還得保持著太子的矜持,所以最後就變成了乾咳,嚇得梁中趕緊送上了溫水。

喝了口水,朱高熾問道:「劉奎死了?怎麼死的?」

劉奎前幾日彈劾了太子,導致他失去了一名軍中的親信。

所以這位劉御史的死讓朱高熾很是快慰。

「殿下,具體的情況不大清楚,據大理寺的說,劉奎是死於自家的車夫弒主。」

「呵呵!」

朱高熾像是尊彌勒佛般的笑道:「那車夫呢?」

車夫弒主?別逗了好不好?

這是大明朝,敢殺一位御史,別說你是車夫,就算你是錦衣衛都不好使。

來人面露玩味之色道:「那車夫據說弒主之後就自盡了。」

「父親,劉奎死了。」

朱瞻基帶著婉婉遛彎後回來,他也得到了消息,而且比太子的消息還要齊全一些。

婉婉被嬤嬤給接走了,臨走前,她使勁給朱瞻基打眼色。

一個幾歲的女娃,當著大人的面弄鬼,這畫面看得朱高熾也是撫須含笑。

朱瞻基答應道:「你趕緊去收拾,晚點我帶你去。」

朱高熾聽到這話有些鬱悶:「又是要去方家莊?」

朱瞻基無奈的道:「婉婉在宮中也沒有玩伴,所以兒子只得答應了。」

話題一轉,朱瞻基笑道:「昨晚就在崔八巷裡,劉奎和車夫同時身亡,兒子剛收到的消息,兩人身上都有刀傷,而且還是同一把刀的刀痕。」

自己兒子的消息靈通,這是朱高熾早就知道的,所以他冷哼道:「果然大膽!」

朱瞻基笑道:「父親,咱們看笑話就行了,至於在其中攪亂的人,大可不必理會。」

朱高熾當然不會去管這事,他的父皇還在呢。

「一個御史,臨近夜禁才回家,而且不走大道,專門挑漆黑的小巷鑽……」

朱棣的表情有些憤怒:「你們來告訴我,這御史是想幹什麼?還有,他是怎麼死的?」

劉奎的級別不高,可耐不住位置顯眼啊!

要是查不清楚劉奎的死因,那就是在往朝廷的臉上呼耳光。

「刑部!」

朱棣才說完就後悔了,目前的刑部尚書劉觀已經被他貶為刑部小吏。

「大理寺!」

朱棣又後悔了。

這事和大理寺有屁的關係啊!

看到朱棣接連失態,胡廣急忙補救道:「昨晚應該是五城兵馬司的人發現的,何不如讓他們來說說吧,」

「陛下,錦衣衛指揮使紀綱求見。」

朱棣正準備同意胡廣的意見,聽到紀綱來了,就說道:「讓他進來。」

錦衣衛的消息靈通,也許已經找到了線索也不定。

紀綱走進來,面對那些輔政重臣都目不斜視。

「陛下,昨夜御史劉奎死於非命,臣這邊已經查到了些眉目……」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