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6章 他這是想把光祿寺給一

第226章 他這是想把光祿寺給一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1-19 08:18 | 本章字數:2507

苗遠這人長相很是儒雅,一看就是學問精深、道德高尚之輩。

曾經見過他幾次的朱瞻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人看著很和氣,怎地居然會貪腐成了這模樣?」

方醒呵呵道:「這不奇怪,道貌岸然者並不少見,只不過你還缺乏認識而已。」

此時的朱瞻基英氣勃發,可卻少了些閱歷,所以才會這般的驚訝。

方醒緩緩的道:「人生而不同,有的人平日里修路憐老,有的人看著氣質儒雅,讓人如沐春風……可當他們臉上的面紗被摘取後,真面目能嚇到你做噩夢!」

來自信息爆炸年代的方醒在教導著朱瞻基。

「不可被外表所迷惑,面丑心善者比比皆是……」

朱瞻基點頭道:「是了,以前被查出貪腐的官員,大多都是相貌堂堂之輩,可惜暗地裡做的事卻是骯髒得很!」

「不過無需失望。」

方醒起身拍拍朱瞻基的肩膀道:「當監察不力時,各種醜惡都會慢慢的出頭,這再正常不過了。」

朱瞻基初觸政事,一下就被苗遠的罪證給驚到了,心中有些不渝。

「此等蛀蟲,當誅!」

明初對待貪腐的態度比較強硬,等到了朱高熾這裡態度就有了很大的變化,他的心比較軟,對待文官的態度也比較和氣。

方醒當然不奢望能影響到朱高熾,只是在朱瞻基這裡,他卻需要及早的熏陶。

朱瞻基恨道:「怪不得我說光祿寺的飯菜幾十年不變,原來他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啊!」

好吧,這娃看來對光祿寺的膳食已經是深惡痛絕了。

方醒笑眯眯的道:「那還等什麼?在走之前,把這隻雞給宰了吧!」

殺雞儆猴從來都是警告的最佳手段,朱瞻基心領神會的走了。

書房裡的方醒靜靜的坐著,想起林致遠那篤定苗遠一定能保住他的心思,冷笑道:「林致遠,希望你這個冬天能過的不錯吧!」

「掌柜的,今日客人又少了一成。」

林致遠正想著晚點去一趟苗遠家,把方醒的威脅告訴他,好及早應對,聞言就怒道:「別拿這等事來煩我!滾!」

想到皇帝要帶著朱瞻基出征,那麼……

天高皇帝遠啊!

林致遠想勸苗遠趁著這個機會把第一鮮給端了,等皇太孫回來時,事情已經塵埃落地,難道太孫殿下還會為了個酒樓不給苗遠的面子嗎?

至於方醒,林致遠搖頭鄙夷道:「不過是個舉人,仗著自己會些廚藝就以為了不起,難道你還真以為皇太孫是個貪圖口腹之慾的人嗎?」

在林致遠看來,貪圖物慾的人是沒有資格繼承大統的。

朱瞻基今天到了宮中,因為朱棣一直在處理政務,所以他乾脆就到了太子宮中去混飯吃。

見到大兒子到來,太子妃笑的連眼睛都看不見了。拉住他後,一迭聲的吩咐人去看看小廚房。

婉婉也巴巴的看著朱瞻基問道:「大哥,方醒可還忙嗎?」

最近幾天太子妃沒讓她去方家莊,借口是方醒要參加北征,家裡正忙著收拾行裝,沒時間陪她。

朱瞻基心中有事,就敷衍道:「忙著呢!」

婉婉噘起小嘴,拉著太子妃的袖子就不依。

太子妃笑道:「罷了罷了,明日送你去一趟可好?」

看到婉婉消停了,朱瞻基才問在邊上裝菩薩的朱高熾:「父親,我這裡有份供狀,您看看吧。」

朱高熾笑眯眯的接過幾張紙,沒過多久,那臉色就變了。

在供狀上,苗遠貪掉的東西大到銀錢和虛構採買數量,小到家禽肉類不一而足,反正就沒有他不能貪的東西。

蛀蟲啊!

睜開眼睛,朱高熾就搖搖晃晃的想起身,朱瞻基急忙上前扶著勸道:「父親,這事還是交給我吧。」

朱棣處理這種事肯定是快刀斬亂麻,可朱高熾卻希望能不牽連其他人,那麼矛盾就產生了。

朱高熾欣慰的拍拍朱瞻基的手,猶豫道:「你皇爺爺怕是要清理光祿寺了!」

朱瞻基問道:「父親,一個苗遠必然不能獨自貪腐,難道光祿寺就不該清理一下嗎?」

朱高熾苦笑道:「可終究太過了啊!」

仁君!

朱高熾從小就被儒家教育包圍了,那些老師們在經歷了朱元璋和朱棣的殘酷手段後,都希望能把他培養成一代仁君。

朱瞻基不服氣的道:「父親,可放縱和寬恕卻會助長這股子邪氣,長此以往,將國之不國了!」

朱高熾想起自己以前為那些官員求情,最後反而是適得其反的經歷,就嘆道:「也罷,此事你去和你皇爺爺交涉吧。」

果不其然,當朱瞻基找到機會把供狀遞給朱棣後,宮殿內的空氣彷彿都凝滯了。

良久,朱棣的目光從供狀上轉移開來,問道:「這些東西是誰給你的?」

朱瞻基老老實實地道:「是方醒。」

朱棣是擔心孫子給人利用了,聽到是方醒,再一結合這件事情的來由,心中不禁生出了些哭笑不得的味道。

合著為了你一家酒樓,你居然就想把整個光祿寺端了嗎?

睚眥必報啊!

不過這種性格朱棣喜歡,所以他當機立斷道:「來人!」

馬上有侍衛出來躬身聽命。

「拿了光祿寺寺丞苗遠!」

朱瞻基有些好奇的問道:「皇爺爺,您為何不召錦衣衛呢?」

等侍衛去了之後,朱棣才教導道:「凡事不可倚重於一人,當分而治之。」

這就是分散權利和牽制的意思,朱瞻基想起太祖高皇帝殺胡惟庸的事件,心中有了些感悟。

胡惟庸是丞相,權利很大,可這個權利卻讓他有些飄飄然了,最後生出了異心。但他面對的是開國皇帝朱元璋,這位歷史上罕見的,以白手起家成就帝業的皇帝當然不會容忍,於是胡惟庸案就爆發了。

朱棣看到孫子一臉的沉思,就說道:「若是你看重一人,必不可讓他置身於大權掌於一身之境地,否則……」

胡惟庸當年就是大權繫於一身,被這甘美的權利給誘惑的想更進一步,最後只能到陰曹地府繼續自己的大業去了。

朱瞻基想起方醒,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道:「孫兒知曉了,皇爺爺,這就是您不肯重用方醒的原因嗎?」

朱棣的表情愕然,然後抓起鎮紙,想想會砸破腦袋,又換了支毛筆扔下去,喝道:「趕緊滾!記得晚膳和朕一起吃。」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