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77章 可以後呢?

第277章 可以後呢?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02 16:32 | 本章字數:2572

大戰過後,朱棣在聽取敵軍傷亡的情況,當聽到結果時,他抑制不住興奮的情緒,直接就下令犒勞三軍。

朱瞻基勸道:「皇爺爺,儘管大勝,可也得防備敵軍殺回馬槍啊!」

朱棣怔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道:「此戰滅敵一萬餘,瓦剌人沒有五年恢復不了,還敢來偷襲?那他就等著滅族吧!」

柳升也是笑道:「馬哈木身邊最精銳的衛隊都被滅了多半,他此時擔心自己被取而代之都來不及呢,哪還敢回頭!」

「哈哈哈哈!」

朱棣大聲的笑著,然後招呼柳升道:「今日神機營不畏艱難突前,當為首功!」

柳升大喜,急忙謙虛了幾句,然後趕緊去看望方醒。

方醒已經平躺在棉被上,渾身僵硬的挪動著腦袋招呼道:「勞動侯爺親來,方醒惶恐。」

柳升皺眉道:「你惶恐個什麼!趕緊讓我看看。」

柳溥在邊上用手比出個手掌大小的模樣說道:「父親,德華兄的腰側傷口有那麼大,血都把下裳濕透了。」

柳升聞言反而輕鬆的道:「那就好,只要沒割透就好。」

方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然後就開始裝死狗。

柳升笑呵呵的道:「永樂初年,老夫隨英國公征戰交趾,那個……被砍了一刀,口子比你這還深,後來上了點葯,包紮一下,還不是活蹦亂跳的!」

剛說完,柳升就看到方醒和柳溥都在看著他的右手。

而柳升的右手此時正摸著右臀……

「嗬嗬嗬……疼死我了……」

方醒忍不住低笑起來,結果牽動了傷口,又疼的面色漲紅。

柳升老臉一紅,回頭就看到柳溥正捂嘴偷笑,頓時上去就是一腳,喝道:「好好照顧德華,出了岔子老子抽死你!」

等出了方醒的帳篷,柳升就聽到裡面爆發出一陣大笑,他不禁失笑的搖搖頭,就去了中軍大帳。

中軍大帳里熱氣騰騰,中間是一口大鍋,裡面煮著全羊。左右兩邊都坐著大將,雖然不許飲酒,可氣氛依然熱烈。

朱棣正大口的吃著羊肉,看到柳升進來,就問道:「方醒如何了?」

柳升瞟了一眼正鬱鬱寡歡的鄭亨,就笑道:「那小子中了一刀,傷口那麼大……」

如果說柳溥當時比劃的是幼童手掌大小的話,那麼柳升此刻比划出來的就是成人手掌的大小。

——這手如此之大,世上再也沒有啥是不能一手掌握的了!

朱瞻基在邊上抿嘴不語,朱棣看到柳升的比劃後,就皺眉道:「朕帶了御醫,且讓他們去看看。」

鄭亨聞言嘴角就扭曲了一下道:「陛下,方醒今日功高,又和太孫殿下的關係親近,要不就讓殿下去一趟吧。」

這話聽著是為了朱瞻基好,可以收攏方醒的忠心。可今日大戰之後受傷者不知凡幾,朱瞻基聲勢浩蕩的去看方醒,別人見到了之後,心裏面會怎麼想?

柳升看到朱瞻基面色微沉,就打個哈哈道:「陛下,臣覺得今日只需論公。」

朱瞻基點頭道:「皇爺爺,安遠候此言正是,孫兒稍晚會悄然去一趟。」

鄭亨的心中一個微顫,然後又笑眯眯的和身邊的陳懋聊起了今天的大戰,說是他功勞最大云云。

陳懋早就從剛才的話語中聽出了些許不對,就大聲的道:「今日右翼進攻不利,我老陳罪不可赦,要不是陛下親自沖陣,右翼早就敗了。」

鄭亨臉上堆笑,不敢反駁。可陳懋卻繼續說道:「還有那個什麼…方醒?虧得他擋住了馬哈木的精銳,不然……」

朱棣在上面含笑聽著,聞言就說道:「你陳懋歷來爭功第一,今日怎地謙遜了?」

陳懋叫屈道:「陛下,臣最近可是讀了不少詩書,自覺滿腹文采,早已不復當日模樣了!」

鄭亨聽到朱棣的話語親切,心中就開始冒酸了。可陳懋雖然只是寧陽侯,也才三十多歲,卻早就跟隨父親從龍,算得上是朱棣班底里的老臣子。

而且陳懋性格看似粗俗不堪,可卻心中嘹亮,對太子和太孫都是很熱情,可以算作是半個太子那一派的人。

朱棣用手指點點陳懋,也不去計較。

陳懋笑嘻嘻的,等朱棣的視線一轉,就對鄭亨低聲道:「老鄭,你這是在給我老陳下爛葯呢?要不咱們出去來一場?」

鄭亨把臉一板,冷哼道:「本候什麼時候給你下爛葯了?不學無術!」

陳懋不屑的道:「什麼本候?你啥猴?峨眉山上的那種?」

鄭亨被氣得胸膛起伏不平,心中暗自壓制著火氣,此後再也沒搭理過陳懋。

這邊是歡宴,而方醒那邊卻是冷冷清清的。不是沒人來看他,而是大多被他給趕走了。

馬丹!你們都在這裡盯著,老子想嚎叫兩聲都不好意思!

方醒已經吃了消炎藥,只不過傷口處的疼痛卻不是什麼葯能平息的,只能是強忍著。

「德華兄。」

正在低聲叫喚的方醒聽到這個聲音後,馬上就換了一張面孔,說道:「進來吧。」

朱瞻基揭開帳篷帘子進來,看到方醒手中拿著一本書在看,就讚歎道:「德華兄受了如此重創依然能面不改色的讀書,真豪傑也!」

方醒面色平靜的把書放下,然後說道:「趁著腦子清醒,你且把此次北征的感悟說說。」

朱瞻基一怔,隨即就說道:「小弟覺得吧,這塞外多苦寒,瓦剌和韃靼人不得不尋覓出路,而我大明富庶,也就成了他們眼中的肥羊。」

方醒躺在木板鋪就的『床』上,點頭道:「你明白就好,這也是為何我華夏一脈歷來飽受草原異族欺凌的原因之一。每次建朝之初,那些保留下來的驕兵悍將總能給異族人一些教訓,可以後……」

朱瞻基想起以往朝代的教訓,就有些沉默,然後問道:「德華兄,可前宋卻是面對異族一敗塗地啊!」

方醒的身體微顫,搖頭道:「前宋靠著欺凌婦孺上位,那兩兄弟當然會防著手下的兵將重演黃袍加身,所以有宋一朝,對武人的鄙夷和防備是最深的。」

「前宋這般的作態,不亡沒有天理,你明白嗎?」

方醒饒有深意的看著朱瞻基說道。

朱瞻基點頭道:「歷代亡國,也只有漢唐以強亡,而前宋這等制度,我大明不會有!」

漢唐都是自己內亂導致衰弱,隨即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

看著語氣斬釘截鐵的朱瞻基,方醒也是微微搖頭,不去辯駁。

大明從開國始,就打的縱橫世界的蒙元人屁滾尿流。哪怕是到現在,經過靖難之役的將士們依然能和草原異族維持著天朝上國的優勢。

可以後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