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86章 尷尬的倆郎舅,陰沉的

第286章 尷尬的倆郎舅,陰沉的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05 05:01 | 本章字數:2637

「不用了,我送他出城。」

隨著重重的腳步聲,朱高煦來了。他看了鼻青臉腫的幾個侍衛一眼,哼道:「丟人現眼!」

等船靠岸時,方醒聽到朱高煦居然令侍衛先回去,頓時對這貨的粗線條佩服的五體投地。

船身一震,方醒回身拱手道:「王爺留步,方醒告辭了。」

朱濟熿強笑道:「下次本王再約方先生,一定要來啊!」

靜月就在他的身後盈盈而立,目光在方醒的身上多次轉過,巧笑不停。

方醒頷首示意,然後跳到了碼頭上,辛老七馬上就走到了他的身後,警惕的看著朱濟熿。

小刀笑嘻嘻的站在側面,手中還牽著馬。

「我們走!」

方醒上馬,一聲馬嘶後,四人就離開了秦淮河邊。

到了主道上時,方醒主動降低了馬速,而朱高煦卻是不耐煩的勒住了馬兒,回身道:「大晚上的街上又沒人,你這又是為何。」

方醒看到幾個兵馬司的軍士正小跑著過來,就揚揚下巴道:「他們也是苦哈哈,為難他們並不能證明你我要高貴多少。」

朱高煦皺眉本想駁斥幾句,可卻越想就越覺得方醒這話里有些未盡之意。

幾個軍士跑過來,不等他們問話,方醒就拿出一個牌子遞過去,笑道:「麻煩幾位了,老七,我請幾位兄弟吃早飯。」

朱高煦在邊上沒發話,就看著方醒笑眯眯的吩咐著,辛老七馬上就掏出了一把銅錢遞過去。

「麻煩幾位兄弟了。」

那為首的小旗看過牌子後,心中知道方醒是東宮的人,就不大敢接。

辛老七硬塞過去,說道:「我家少爺也是戰場上廝殺出來的,如何拿不得,接著。」

等方醒等人走了之後,那個小旗才恍然大悟道:「我記起來了,他好像就是太孫的老師啊!」

那幾個軍士都好奇的問道:「殿下的老師難道還會和我等一樣的去廝殺?」

大家都不大相信,小旗就嘆道:「我沒參加北征,不過聽回來的人說,這位方先生可是殺神般的厲害,帶著麾下殺的瓦刺人屁滾尿流,人頭滾滾啊!」

「可他看著就是個文弱書生啊!」

「人家興許是練了能變瘦的厲害神通呢……」

到了城門口,朱高煦叫人把城門開了條縫隙,然後對方醒道:「明日我去你家喝酒,準備些好酒好菜。」

方醒一愣,旋即就笑道:「歡迎,不過你得帶些牛肉乾來。」

朱高煦大笑著應了,別人吃不到牛肉,可對於這些人來說,禁令那只是個笑話。

草原上的那些牛羊每天都在進入大明,金陵城中其實也不少,只是都被那些權貴們瓜分了而已。

回到家,方醒看到內院的燈還在亮著,就有些心虛的緩緩進去。

「殊惠,小白,吃了嗎?」

張淑慧在做針線,而小白在打算盤。聽到方醒的聲音,兩人都點點頭,然後目光就在他的身上打轉。

這是要三堂會審嗎?

方醒乾咳道:「那啥,今日和漢王,還有平陽王在秦淮河的畫舫上吃飯,不過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張淑慧嗔道:「夫君是一家的頂樑柱,出去應酬哪有妾身和小白置喙的餘地,水已經準備好了,夫君先去洗澡吧。」

方醒看到妻妾都沒有吃醋的跡象,心中一樂,就顛顛的去了浴室。

小白獃獃的看著方醒的背影,張淑慧輕拍了她的腦袋一下道:「秦淮河邊的女子可不是這般能輕易放人回來的,快算賬。」

小白一聽就安心了,笑眯眯的打起了算盤,那珠子滾動著,聲音比方醒回來前清脆了許多。

方醒洗完澡就去了書房,然後寫了封信,交給辛老七明早送出去。

晚上就寢,方醒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於是就鞠躬盡瘁了好幾次。

等平息下來時,張淑慧靠在方醒的胸膛上,微微喘息道:「夫君,那個平陽王有些邪性,您可得小心點。」

方醒輕撫著張淑慧的背部,說道:「是有些邪性,今日我就發現不大對頭。」

天氣有些熱,可夫妻倆卻膩歪在一起,只覺得水乳交融。

方醒咦了一聲道:「他是藩王,而且還是郡王,怎地能離開封地呢?」

藩王無旨意不得離開封地,可這個朱濟熿咋就能出來呢?

張淑慧平息著呼吸道:「那平陽王乃是晉王的庶子,目下他的嫡大哥接任了晉王,可王府里的人卻經常說晉王的壞話,反而這平陽王的名聲卻很好……」

方醒仔細回想著今晚的細節,輕聲說道:「這傢伙在給漢王下套呢,順便也想把我套進去,只是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

張淑慧聞言身體一僵,方醒趕緊安撫道:「無事的,這裡是金陵,不是…山xi…,他有什麼招數都不敢亂出。」

可是等張淑慧睡著了之後,方醒卻有些輾轉難眠。

山xi……晉王……

第二天,一大早辛老七就出去送信。

方醒吃完早餐後,就催著馬蘇趕緊去太孫府,那裡有一位老儒擅長文章,這段時間專門在教授馬蘇。

馬蘇前腳一走,薛華敏就來了,看他的模樣,分明就是騎馬來的。

薛華敏拿出封書信遞給方醒,然後尷尬的道:「昨夜國公爺是應邀和幾位勛戚商談國事,戌時中就回去了。」

方醒也是乾笑著打開信封。

「……昨夜受邀前往,談及北征封賞一事,幸而並未聽到你的不好……」

方醒放下信紙,點頭道:「嗯,事情我都知道了,回去告訴大哥,就說殊惠知道我昨夜去了秦淮河……我酉時就回來了。」

「咳咳咳!」

英國公的書房中,張輔看著那封信,臉色發紅的乾咳著。

「……大哥果然風采過人,昨夜小弟酉時歸家,坦然之極……」

辛老七看到張輔沒話說,就說道:「我家少爺還有一封信給國公爺。」

張輔正在尷尬自己昨夜和方醒在秦淮河的畫舫上碰了面,而且剛才還被方醒『威脅』了一番。

——我可是坦白了,而且無後患,你小心後院起火哈!

張輔接過第二封信件,看了一下後,那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回去告訴你家少爺,此事我知道了。」

辛老七沉聲道:「我家少爺說了,多謝國公爺以往的看顧,此事就算是回報。」

這話有些不像是姻親之間的口氣,很是客氣。

張輔一怔,隨即就苦笑起來。

這是在怪我在陳策上門逼迫時沒有及時出手嗎?

可我當時在宮中啊!

這邊的張輔在承受著方醒歸來後的冷漠,而朱高煦卻在午飯過後就來到了方家,還給了剛吃完午飯的婉婉一條牛肉乾。

「拿去磨牙。」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