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11章 看門狗紀綱(第七更!

第311章 看門狗紀綱(第七更!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10 08:44 | 本章字數:2706

就在婉婉此時的養傷處,方醒從箱子中拿出了一些瓶瓶罐罐,然後讓人扶住婉婉。

婉婉的雙手被兩名宮女捉住,她並未害怕,只是好奇的看著方醒手中的瓶子和棉簽。

方醒慢慢用生理鹽水洗乾淨婉婉手心的藥膏,然後抬頭微笑著問道:「疼嗎?婉婉。」

「不…,疼的,好疼!」

婉婉看著自己手心中的那幾個水泡,眼睛有些潮濕了。

方醒拿出一根細針,又拿出一個小瓷瓶,打開後一股刺鼻的酒味就朝著周圍散開。

在邊上的朱瞻基一怔,低聲問道:「德華兄,婉婉還小啊!」

他以為方醒是要用酒水來讓婉婉麻醉。

方醒沒理他,先把細針在酒水裡浸泡了一會兒,然後拿出一個精緻的燧發打火裝置。

「咔嚓!」

燧發打火的下方有一條棉絨,方醒用大拇指搬動扳機放下,火星一濺,那棉絨就燃了起來。

大家都不知道方醒這是要幹嘛,還以為他是要給婉婉針灸。

只有朱瞻基,他想起了方醒以前教過的一些常識。

「噗!」

方醒把棉絨靠近酒液,輕微的一聲響後,那上面就燃起了藍色的火焰,看著絢麗無比。

「呀!」

太子妃看到這股火焰,忍不住就驚呼了一聲。

朱高熾也覺得有些奇怪,目前大明的主流白酒還是發酵酒,蒸餾酒只是在民間、苦寒之地流行。

所以看到這等能點燃的酒液,大家都有些驚奇。

方醒把細針在藍色的火焰上烤了一下,然後對婉婉說道:「疼就對了,你這個疼還生水泡,就是二級,仔細的養,十日內就能初步痊癒。」

這可比先前那個請來的大夫說的時間短不少,而今天已經飽嘗雙手不能動這種痛苦的婉婉急忙點頭應道:「方醒,那你快點啊!」

方醒莞爾一笑,然後說道:「你先閉上眼睛。」

婉婉眨巴幾下大眼睛,然後順從的閉上。

方醒端住婉婉的手,用細針在水泡的底部輕輕一刺,接著馬上就用棉簽把滲出來的液體擦掉。

就這樣,方醒小心的把那些水泡全都刺破,然後才用裝在瓷罐子中的燙傷膏給她敷上。

「感覺怎麼樣?」

方醒看到婉婉一直在閉著眼睛,只有那長長的睫毛在顫動,就問道。

「好了許多呢,好像有些涼涼的。」

婉婉睜開眼睛,看到那些水泡都沒有了,就興奮的說道。

方醒起身道:「我留下些藥物,簽子蘸著這種消毒水給婉婉擦,然後再敷藥。」

梁中已經在記錄了,方醒見狀就補充道:「記住了,婉婉的手心不許去碰其它東西,每次換藥或是弄髒了,馬上就用瓶子里的水擦拭。」

等梁中記錄完畢後,方醒揉揉婉婉的頭頂,安慰道:「最多十日,我保證婉婉就能去爬樹了。」

婉婉看到手心沒有了那些草藥,而且涼悠悠的很是舒服,就嘟嘴道:「我沒爬樹。」

「好,你沒爬樹,都是大妞爬的。」

方醒想起婉婉偷偷的和大妞去爬院子中的那棵小樹的事就想笑。

這閨女被養野了呀!

朱高熾悲傷的看著婉婉,覺得方醒是在縱容著婉婉遠離淑女、貴女的陽光大道。

婉婉既然問題不大,方醒就想回去了,可正好有人來傳朱瞻基,所以方醒只得在梁中的陪同下出宮。

隨著皇帝回京,宮中的人腳步都加快了幾分,看到方醒兩人都紛紛避讓。

梁中把方醒送到宮外,低聲道:「剛才紀綱在陛下的面前告了你一狀,說是你跋扈縱馬皇城,還把阻攔的莊敬差點抽瞎了眼睛。」

方醒恨道:「當時我心急,那廝居然滿臉通紅的伸刀攔截我,要是驚馬了怎麼辦?就算是沒摔到我,可要是撞到別人算誰的?」

梁中點點頭,「這事在陛下那裡已經過了。」

過了的意思就是朱棣已經處理完畢了。

方醒好奇的問道:「既然我沒事,那莊敬怎麼樣?」

梁中忍笑道:「莊敬我不知道,不過等你回去的路上就能看到陛下是怎麼處分紀綱的了。」

方醒心痒痒的就想走,可臨走前他又問了一句:「老梁,咱大明的官員上衙時間喝酒沒人管嗎?」

梁中想了想也不得要領:「不知道,不過應該是不能喝的吧。」

方醒大笑著上馬,打馬而去。

「可這不成啊!」

梁中知道方醒的意思,可他卻不敢去散播莊敬『上班』時間喝酒的事。

想想大明這麼多的官吏,誰還沒個應酬啊!要是來個禁酒令,梁中覺得自己的小身板還真是扛不住。

回過身,梁中看著乾清宮方向,嘴角微微翹起。

到了他這個地步,在宮中必須要有盟友。但盟友之間卻只能是利益交換,不能交心,也不敢交心。

想起今天傳來的消息,梁中不禁為那位的立場轉變感到有些奇怪。

不過管他呢!只要雙方都存在著彼此需要的利益,那麼這層關係就顛覆不破。

方醒抱著疑惑,一路慢悠悠的到了正陽門外,左右掃了幾眼,可卻沒看到梁中所說的『處分』。

可等方醒放棄尋找,決定回家時,卻在城門那裡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方醒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等看清後,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那人聽到了方醒的笑聲,就把身體側轉,避開了和方醒對視。

方醒驅馬過去,繞著那人轉了半圈,板著臉道:「居然能在這裡看到紀大人,讓我對大人的忠心佩服不已。」

兩邊的軍士都低下頭,只是身體在微顫著,顯然是在忍笑。

紀綱羞憤欲死,先前他還以為方醒會倒霉,可沒想到才出來不遠,就被朱棣的侍衛追上了。

「陛下令紀大人在正陽門看守一個時辰,不得有誤。」

既然被發現了,紀綱也就無所謂的抬起頭來,仔細打量著方醒。

衣服正常,身體正常,一切都正常。

陛下為何會放過他呢?

那太子現在怎麼樣了?

方醒看到紀綱在沉思,就搖搖頭道:「紀大人,這錦衣衛你得好好的管管了,大白天的就酗酒,要是遇到了什麼事情,難道就迷迷瞪瞪的去辦?」

「你在教本官如何掌管錦衣衛?」

紀綱不屑的看著方醒,「就你這樣的,到了我錦衣衛,紀某敢擔保,一個時辰之內就能讓你乖乖吐實!」

方醒哈哈一笑:「紀大人,嘴硬沒好處,那莊敬就是酗酒了,我親眼所見,走路都和螃蟹一樣的橫。」

紀綱心中大怒:你這是把我錦衣衛的人比做是螃蟹嗎?

「且看此物橫行到幾時……我們走!紀大人,今日可是要記得領兩份俸祿!」

「哈哈哈哈!」迪巴拉爵士說帥帥噠小狐狸,生日快樂!!!希望這個祝福沒有遲到!爵士看了一眼時間,還沒到24點,應該沒遲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