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32章 二王對,很乖的朱高煦

第332章 二王對,很乖的朱高煦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14 03:40 | 本章字數:2554

「陛下……」

朱棣是一位勤勞的皇帝,也是一個工作狂人。

大晚上的,朱棣依然在批閱奏摺,並不時就某些問題與當值的胡廣和金幼孜交流看法。

聽到這個哭喊聲,朱棣的眉頭皺得緊緊的,喝道:「去看看是誰?」

大太監出去瞅了一眼,回來稟報道:「陛下,是平陽王。」

朱棣的嘴角一抿,不耐煩的道:「他不好好的沐浴等候冊封,大晚上的這是在幹什麼?」

「叫進來!」

「陛下……」

隨著一聲悲鳴,一個身影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然後跪倒在地。

看著披頭散髮,像是只落湯雞般的朱濟熿,朱棣的眼皮子跳了跳,問道:「你這是何故?」

朱濟熿單手撐著地面,抬頭泣聲道:「陛下,今日漢王誤會了臣,那方醒在一邊煽風點火,他污衊臣燒了漢王的畫舫,逼迫臣簽下了大筆的銀錢賠償,陛下,臣真是無妄之災啊……」

方醒?

大太監覺得真是太荒謬了,方醒不是在家躲懶嗎,怎地會和朱濟熿碰上了?

朱棣看到了朱濟熿高高揚起的右手,那手現在看著就和豬蹄一個樣,肥腫肥腫的。

「傳漢王來。」

大太監馬上就出去吩咐,同時心中暗自佩服朱濟熿的狠辣。

一般人的手傷成了這樣,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去醫館處理,可朱濟熿貴為未來的晉王,居然是選擇先來告狀。

朱棣在繼續處理政事,而朱濟熿就在胡廣和金幼孜不時的矚目下,繼續在那裡跪著。

方醒接到了漢王的通報,不禁捂頭道:「這朱濟熿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去陛下那裡告狀,難道不怕漢王事後報復嗎?。」

如果說方醒是睚眥必報的話,那麼朱高煦此人就是有仇不過夜的典型。

「我家王爺說了,請興和伯放心,那小子翻不起風浪!」

來人自傲的道。

方醒苦笑道:「你們王爺究竟是要了多少賠償?」

來人的自傲不見了,有些尷尬的道:「呃…也不多吧,只是……晉王府兩年的收益罷了。」

尼瑪!

方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道:「這還不多……」

要知道現在的藩王收益可不少,每年的俸祿、封地的各種收入加起來,那真是大明的頂級富豪啊!

晉王府兩年的收益,這筆數字怕是能讓朱濟熿想去上吊吧!

想想,要是真的賠付了,晉王府馬上就會處於負債狀態。

而王府里的人會怎麼看剛接手晉王位子的朱濟熿?

超級敗家子?

崽賣爺田不心疼?

這貨還不如咱先前的晉王爺呢!果真是小娘養的!

怪不得朱濟熿敢冒險去告御狀,原來是被逼到了走投無路啊!

當漢王到了之後,一見到朱濟熿就喝道:「朱濟熿,你這個縮卵的雜碎,燒了本王的畫舫,燒死了本王的小妾凝香,你居然還有臉來父皇這裡告狀?老子捶死你!」

胡廣不忍的閉上眼睛,金幼孜咬著自己的手指頭,膽戰心驚的看著朱高煦一把提起朱濟熿,老拳馬上就招呼了過去。

「哎喲!陛下救命……啊……」

朱高煦進來時,朱棣本是有些欣慰的,畢竟這個讓人頭痛的兒子終於消停了些,可馬上朱高煦就讓他的欣慰變成了奢望。

「呯!」

茶杯摔得粉碎,朱高煦最後一拳把朱濟熿打成了大蝦,這才不爽的道:「父皇,您何必為此等小人生氣,且待兒臣來收拾他。」

朱棣捂額,覺得腦門在蹦蹦跳:「今日之事如何,你且說來。」

這頓就被白打了?

朱濟熿頂著張腫脹的臉,可憐巴巴的看著朱棣,可惜沒得到一點同情。

胡廣心中冷笑道:漢王可是陛下的親子,你朱濟熿不過是旁支而已,而且還是庶子,也敢奢想陛下會為你懲罰漢王嗎!

「父皇。」

朱高煦一臉委屈的道:「兒臣近日一直在編寫兵法,深感勞累,今日就邀了方醒去秦淮河消遣,可就等兒臣和方醒去岸上吃飯的時候,回來就看到朱濟熿在點火,把兒臣的畫舫給燒了。」

「而且……」

朱高煦憤怒的道:「他居然把凝香封在了船艙里給燒死了,父皇,是可忍……那啥不可忍啊!兒臣已經很長進了,只是叫他照價賠償而已,怎地還被他惡人先告狀呢!」

從朱棣去北征開始,朱高煦就在府中修兵書,最多就是出去查找資料和請教宿將,真是乖的不能再乖了。

所以當他說完後,連胡廣和金幼孜都覺得漢王要是早這樣的話,估計太子的位置就不保險了。

朱棣乾脆把硃筆放下,問朱濟熿:「可是如漢王所說?」

朱濟熿滿臉青紫,齜牙咧嘴的道:「陛下,那火絕不是臣放的,一定是方醒,那個奸詐的小賊!」

「放屁!」

朱高煦氣咻咻的道:「方醒和你有何仇怨?你居然敢這般污衊他!難道你想賴賬嗎?」

朱濟熿吶吶的說不出話來,朱棣強忍著不耐煩道:「方醒可要挾你了?還是說他逼迫你了?說出來,朕為你做主。」

朱高煦幸災樂禍的笑道:「你倒是說呀,人方醒淳淳君子,你倒是污衊一個給本王看看?」

大太監和朱棣的臉頰幾乎是一起顫動著,兩人心中都在腹誹著朱高煦的話。

那方醒你可以用憊懶、睚眥必報來形容。就算是誇張些吧,最多也只能是大才而已。

可你居然說他是淳淳君子?這真是把牛筆吹到了天上啊!

朱濟熿看到無法善了,就豁出去的道:「漢王殿下,上次的事是臣弟不對,那些債務自然由臣弟來解決,可這個畫舫和凝香之事臣弟是不認的!」

朱高煦一臉茫然的道:「上次的事不是你栽贓給本王嗎?害的本王大門都不敢出,被那些債主給堵在了家裡。」

回身,朱高煦把上次朱濟熿坑了自己一把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道:「這人真是卑鄙無恥,上次的事兒臣都為了我皇家的名聲壓下了,可他居然不依不饒的,兒臣懷疑他是想把我也燒死在裡面!」

朱棣的臉色一變,喝道:「無恥!拉出去!」

兩名侍衛拖著朱濟熿就往外走,他不甘的喊道:「陛下,臣冤枉啊……漢王要臣賠償晉王府兩年的收益,臣……」

等人被拖走之後,朱棣瞪了朱高煦一眼。

朱高煦不服氣的嚷道:「父皇,兒臣的那艘畫舫可是花了一半身家才弄出來的,難道他朱濟熿敢不賠嗎?那兒臣就到山xi去,把晉王府都給拆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