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78章 賞與罰,鄭亨!

第378章 賞與罰,鄭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25 17:11 | 本章字數:2647

「陛下,莫不是興和伯對武安侯下了毒手?」

雖然隔得有些距離,可呂震依然看到了鄭亨的倒地。由於鄭亨和方醒站在一起,所以他馬上就如獲至寶的說道。

張輔冷哼道:「隔著這般遠,呂尚書的眼力倒是好。」

邊上一直沒說話的富陽侯李茂芳一臉關心的道:「陛下,武安侯可是國朝大將,若是這般就出事了,怕是軍中會……不服啊!」

「對啊!陛下,若是置之不理,不單是軍中,怕是朝野也會嘩然啊!」

「陛下,和武安侯的生死比起來,這場勝負不過是小事而已,臣敢請調派御醫前來,為武安侯診治。」

「……」

朱瞻基冷眼看著這些人的表演,冷笑道:「皇爺爺,興和伯可不會莫名其妙的傷人。再說了,武安侯武力高超,興和伯如何能是他的對手?」

「這不是怕偷襲嗎?武安侯……」一個文官在邊上插了一句,結果被朱瞻基那能冷死人的眼神把後面的話堵了回去。

朱棣聽了一耳朵的話,他放下望遠鏡,淡淡的道:「去,救治軍士,順便去問那辛老七,可願進軍中效力。」

呂震愕然,前傾的身體馬上就收了回去,表情也變成了肅然,彷彿他剛才未曾說話。

剛才說話的文武官員都紛紛的退了回去,臉上還帶著不解與震驚。

只有李茂芳,他涎著臉道:「陛下,臣覺得還是要先救治武安侯吧,那可是……」

朱棣只是掃了一眼,宛如實質的凌厲眼神讓李茂芳差點就跪了,急忙收起嬉笑,垂首不語。

大太監領命就去了下面,朱棣這才收回目光,對朱瞻基說道:「看來你跟著興和伯也不是沒學到東西,板甲對於火器部來說,正得其所!」

朱瞻基笑道:「興和伯常說孫兒有些浮躁,不能沉下心去學習,辦事,所以孫兒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嗯。」朱棣看到大太監到了下面,就說道:「能體悟到這個道理,那就改之!」

「辛老七何在?」

大太監到了下面,看到那些倒地的軍士們就有些不忍直視。

呻陰g、嚎叫、捶打地面、叫罵……

這是大太監第一次直面這種場面,以往他陪著朱棣上戰場,可那時的他只是呆在中軍,從未上前。

垂眸,大太監看到辛老七有些納悶的出來,就乾咳道:「陛下有話問你。」

辛老七馬上就跪下。

大太監對不遠處正關切看著這邊的方醒頷首,示意不必緊張,才說道:「陛下有意抬舉你,問你可願到軍中效力?」

辛老七茫然的抬起頭來,大太監以為他是被喜翻了,就說道:「陛下的看重可是難得一見,你可想清楚了。」

「啊?」

辛老七的茫然讓大太監露出了一抹微笑,心想果然是陛下都知道的憨實人啊!連反應都是這般的慢。

「小的不願意。」

大太監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辛老七,「你莫不是高興壞了?」

范進中舉的類似事件發生過不少次,所以大太監才有此問。

辛老七梗著脖子道:「老爺對小的有大恩,小的這輩子得用命來償還,陛下……小的對不住陛下了。」

什麼?

大太監愣住了,而邊上的幾個兵部官員也愣住了,都用看傻子的眼神在看著辛老七。

這可是陛下看重你啊!只要你答應了,出籍只是小事而已,從此後你辛老七就能飛黃騰達了呀!

「你說什麼?」

大太監掏掏耳朵,再次問道。

辛老七咬字清楚的道:「小的要保護老爺,對不住陛下了。」

這傻貨!

這混人!

大太監氣得渾身打顫,然後轉身就走。

機會一去不復返,希望你不要後悔!

「陛下,那辛老七說……」大太監上去回稟,有些為難的道:「那人有些憨實,說是只想給興和伯當護衛。」

「什麼?」

呃……

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的,覺得大太監會不會是和辛老七有仇,所以從中作祟。

朱棣要抬舉一個人,那人還不得感激流涕的謝恩啊!

居然還敢拒絕,這是在作死嗎?

呂震出來,躬身道:「陛下,此人當誅!」

一介家奴,居然敢藐視朱棣,不殺你殺誰?

李茂芳又竄出來,一臉義憤的道:「陛下,有此家奴,可見其家主之一斑啊!」

朱棣環視一周,馬上就有不少人紛紛出言譴責,讓朱瞻基和張輔也有些無奈。

「都說完了?」

朱棣一開口,瞬間就冷場了。

朱瞻基和張輔都心跳加速的看著朱棣,生怕他一張嘴就是拿下辛老七。

朱棣的表情好像是在譏諷,然後他緩緩的道:「臣子家有忠僕,朕覺得這是教化之功,當賞之。」

頓時周圍就掉落了一地的下巴。

陛下,您就算是不懲罰他,可也不該賞賜他吧?

難道陛下最近轉性了?變得仁慈了?

而方醒也傻眼了。

「陛下賞辛老七寶刀一口,錦袍一件……」

辛老七謝恩後,隨意的把寶刀掛在了右邊腰間,走動時左右兩把長刀,看著很是威風。

而錦袍方醒沒讓他穿,只是讓他帶回家中保存。

這個皇帝還不錯啊!

方醒剛對朱棣產生了些好感的時候,大太監又來了。

鄭亨已經在府軍右衛的隨軍大夫的診治下醒來,臉色慘白,呼吸細微……

我今日怎地會敗了呢?

鄭亨依然無法認同方醒的話,他認為方醒說那些話的目的只是想羞辱自己。

大太監走過來,冷著臉說道:「陛下諭旨,武安侯……」

「鄭亨統兵無能,御下不力,削候為伯,收回鐵劵!」

這不但是削爵,而且收回鐵劵後,武安伯的爵位在鄭亨這一代就完結了。

「噗!」

鄭亨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接著腦袋一歪,臉色呈現青紫,就此不省人事。

檯子上,朱棣起身帶著朱瞻基已經離去,剩下的人都靜靜的站在那裡,一是恭送,二是……

剛才大家還覺得朱棣改性子,變和善了,可剛賞完辛老七,轉眼就下重手處理了鄭亨。

胡廣暗自慶幸自己剛才沒冒頭,他看了呂震一眼,知道這人善於揣摩上意,當不會有事。

而李茂芳就有些慌了,他急匆匆的離去,想去求太子緩頰。

其他人都不大擔心,法不責眾嘛,只要近期小心一點就沒事了。

下面的那些軍士的叫喊低沉了下去,方醒麾下的自然得到了同袍的及時救助。可鄭亨那邊的人卻有些凄涼……

勝者為王敗者寇,此千古不易之至理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