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87章 遇痴人,話飄零

第387章 遇痴人,話飄零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2-27 00:29 | 本章字數:2620

「他們不是剛來嗎?難道吃一頓飯就走了?」

「嗨!你也不看看他們才多少人,就這點人還比不上海門衛的人多。」

「聽說了嗎?打頭的那個年輕人就是我大明的興和伯呢!」

「有屁用!一個伯爺就這點人馬,這哪是援軍啊!我看就是在陛下那裡失寵了,被貶嫡下來的!」

幾個大戶人家的僕役也在邊上看著,其中一人不屑的道:「聽說這位興和伯在朝中搞的天怨人怒,陛下沒法子了,又不好讓文武百官們心寒,這才把他打發到了咱們台州府。」

「說是剿倭,可你們看看這點人馬,我看就是來養老的!」

「……」

方醒當然聽到了這些話,不過他並未動怒,只是面無表情的帶隊前行。

前方就是城門,城門上方有守城軍士,他們看著下方整整齊齊而來的方醒部,不禁有些驚異。

「好整齊的隊列,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花架子!」

「我看多半是吧,不然府尊都沒出來,他們怎麼不發火呢?」

方醒一決定要離開臨海城,何雄馬上就變臉了,推說自己公事繁忙,不能相送。

「興和伯……」

還沒出城門,一個青衫男子就從邊上撲了過來,隨即就跪在方醒的馬前。

「咿律律!」

方醒勒住大白馬,皺眉看著這個年輕人,問道:「本人不是地方官,你有何冤屈可到府衙去。」

辛老七趕緊上前,手握住刀柄,目光炯炯的盯著這人。

「興和伯,學生徐方達,久慕伯爺算術之名,特來拜師。」

咦!

方醒一愣,剛想問幾句,可看到周圍都是看熱鬧的人群,就說道:「方某不收弟子,你且回吧。」

勒馬繞過徐方達,方醒就出了城門。

後面的隊伍繼續跟上,小刀在經過徐方達時,哼道:「我家老爺的弟子都中解元了,哪能亂收!」

兩千多人的隊伍,沒多久就走光了,街邊的人群都對著徐方達指指點點的,大多鄙夷。

「這不就是那個整天寫寫畫畫的徐方達嗎?」

「就是他,考中了秀才就瘋了,整天算這算那的。」

「聽說他連家中的父母都不顧,整天就到江邊去寫畫,也不知道在幹嘛!」

「興和伯要是收了這等瘋子當弟子,傳到金陵去,那還不得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啊!」

「咦!徐方達呢?怎麼不見了?」

「剛才好像追出去了……」

「……」

這些人都在意趣闌珊的聊著,卻沒注意到小刀又悄然潛入進來。

「老爺,那人一直在跟著呢!」

出了城門,方醒知道今日到不了海門衛城,所以就減緩了行軍的速度,想讓疲憊的軍士們能緩緩。

「不用管他。」

沿著靈江,方醒部到了湧泉。方醒看看時間,就令原地宿營。

靈江水緩緩流動,滋養著兩岸的大地。

黃鐘拿著本書過來,指著前面的江水道:「伯爺,再過去就是椒江,咱們可是離海邊不遠了。」

「雨惡風獰夜色濃,潮頭如屋打孤篷。飄零行路丹心苦,夢裡一聲何處鴻!」」

黃鐘嘆道:「文山公當年北上議和,回途在椒江賦詩一首,感懷飄零啊!」

文山公就是文天祥,這位南宋名臣當得起錚錚鐵骨四個字。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方醒嘆道:「文山公寧死不屈,一代人傑,可惜卻遇到了前宋,可惜了!」

黃鐘苦笑道:「伯爺,此等話還是婉轉些好,不然被那些文人聽到了,怕是不肯罷休啊!」

宋朝是文人們最嚮往的一個時代:皇帝與士大夫共天下!

方醒不屑的道:「我怕個屁!有本事他們也跳海啊!就怕這幫子嘴上的巨人不敢!」

黃鐘正想勸說幾句,卻看到小刀來了。

「老爺,那個徐方達父母具在,家中還有兩個哥哥,算是殷實人家。後來考上秀才後就有些瘋瘋癲癲的,整日在江邊寫寫畫畫……」

「哦!」方醒問道:「他現在在哪?」

「就在咱們的後面,看那樣子都快暈了。」

「叫過來。」

方醒對這個徐方達倒是有些興趣。

能跟上聚寶山衛行軍速度的讀書人,那簡直就是鳳毛麟角啊!

沒等多久,那個年輕人就氣喘吁吁的被小刀帶來了。辛老七在門口搜過身,然後才讓他過來。

方醒坐在一個小馬紮上,看到徐方達腳下的鞋子都被磨破了,臉上發白,就問道:「你為何要拜我為師?」

徐方達從懷中拿出一本破破爛爛的書出來,又跪下道:「自學生看到這本書之後,就對伯爺所說的數學著了魔,可終究無人教導,只是推演出了一些伯爺說的方程式。」

辛老七接過書,仔細檢查之後,遞給了方醒。

數學第一冊,當這幾個模糊的字映入方醒的眼帘時,他就微微點頭,然後小心翻看著密布其中的註解……

從開始的生澀,到中間的遊刃有餘。當方醒看到最後的那些推演時,不禁喝道:「好!」

徐方達忐忑的看著方醒,直到方醒親自把他扶起來,這才問道:「伯爺,學生後面不知深淺的推算了些方程,不知可對?」

方醒目光複雜的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退後幾步,端坐著問道:「你可是甘願學我這門雜學?」

說到雜學,方醒加重了語氣。

邊上的黃鐘等人都艷羨的看著徐方達,林群安更是催促道:「伯爺這是要收你當弟子呢,還不快拜師?」

「噗通!」

徐方達急忙跪下,然後有些赧然的道:「弟子拜見恩師,只是沒有一應禮節,弟子惶恐。」

「為師不是那等拘泥於世俗的人。」

方醒覺得這是個意外之喜,他看到黃鐘飛快的找來了茶杯,就搖頭笑了笑。

敬茶之後,徐方達喜不自勝的道:「恩師且待弟子歸家稟告父母,再來身邊侍奉……」

卧槽!

看著轉身就跑的徐方達,方醒獃滯了片刻,趕緊招呼道:「去,派人送他回去。」

方五馬上就派了兩名斥候跟上去。

黃鐘在邊上笑道:「伯爺今日算是收了個痴人,此後方學在江浙也算是有了傳人。」

方醒點頭道:「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

當方學這個名詞第一次被外人聽到時,酸話、不屑、鄙夷……各種嘴臉都在金陵文人圈子裡上演了一回。

所以方醒想播撒種子的難度非常之大。

今日遇到這個徐方達,倒是個數學的好胚子,讓方醒也有些意外之喜。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