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98章 人心趨利,苛捐雜稅

第398章 人心趨利,苛捐雜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02 14:30 | 本章字數:2497

「伯爺,飯菜做好了,現在上嗎?」

這時門外探出個人來,方醒笑道:「多弄些來,今日大家一起吃。」

此時家丁們的地位還不是明末時那麼高,那時候的家丁和主將同吃,主將吃什麼,他們就吃什麼。

只是到了戰場上,這些優渥的待遇就需要用生命去保障。

擺好飯菜後,方醒指著那些各種做法的魚乾道:「來,大家都嘗嘗,看看拿到內陸去有沒有前途。」

紅燒帶魚,油煎跳跳魚……

看著大家都吃的酣暢淋漓,方醒就不管什麼食不言的規矩,說道:「想要百姓信從你,強硬的方式不可持久,所以今日我先提出讓他們自家做,然後統一收購,可後來你們都看到了。」

小刀咽下一塊帶魚,「老爺,您這是給他們設了陷阱啊!」

「可以這麼說。」

方醒不諱言的道:「這種罐頭對條件要求比較高,若是分散於各家各戶去加工,最後出來的東西參差不齊,做不大,也做不好。」

方五眼睛一亮,道:「老爺,那您就是先以利誘之,讓他們心動之後,再用徐先生出場來收尾,正好讓那些百姓心服口服。」

方醒微微點頭道:「不利誘,百姓就不會動心。不布局,沒人會理會你,這就是人心。」

徐方達懵懵懂懂的道:「可是老師,弟子怎麼覺得還是那幾籮筐的銅錢起的作用最大呢?」

「正是如此。」方醒點頭道:「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沒好處誰會聽你忽悠!」

看到幾人在思考,方醒卻在想著另一個問題。

吃完飯,方醒回到書房寫信,不但是寫給家中,還有朱瞻基等人。

在信中,方醒把倭寇的來歷和沿海百姓的情況一一道來,最後一句是:若不肅清底層吏治,則倭寇不絕!

在後面,方醒附上了地方所徵收魚課的內容。

沿海地區的魚課分為本色和折色,這幾年由於戰事的原因,本色較多,也就是魚鰾之類的東西。

可地方官府在徵收了本色之餘,還要求其它的雜稅。

杠解、水腳、耗羨……

這些雜稅加起來,漁民們真是苦不堪言,多有棄業者。甚至有鋌而走險者,直接出海去尋倭寇,從漁民搖身一變,就當了海盜。

「伯爺,這幾年好在是本色課稅,不然更苦啊!」

大明的課稅分本色和折色,本色就是你自身的產出,折色就是你得掏銀子,或是去購買官府要求的東西納稅。

折色課稅讓地方官府有了更多的雜稅項目,百姓更加的難熬。

黃鐘嘆道:「在下這些時日走了多地,發現地方小吏如狼似虎,巧立名目搜刮民財,正如伯爺所說的那樣,不肅清底層吏治,則倭患不可除!」

方醒接過黃鐘的記錄冊子,翻看著各種名目收取的雜稅,以及各種編外的雜役……

「車腳錢,口食錢,竹簍錢,沿江神佛錢……」

「哈!」

方醒抬頭,鬱悶的呼出一口氣,搖頭道:「人心本貪,太祖高皇帝殺了多少貪官?當今陛下又殺了多少?殺之不絕,前赴後繼啊!」

想起以後漫長的『前赴後繼』,方醒苦笑道:「這是痼疾,任何時代都不可能消失,最多也就是從督查上多下功夫而已。」

其實方醒的心裡話是:不但要督查,而且還要形成全民監察的態勢,這樣才能延緩基層腐爛的蔓延速度。

黃鐘想起朱元璋殺貪官的狠勁,不禁也是搖頭無語。

方醒重新寫了一封信,封住封口,交給了辛老七,然後說道:「快馬送去。」

軍中自有渠道,按照方醒的級別,自然可以要求加快傳遞。

兩人正在感嘆著,小刀進來說道:「老爺,黃先生回來的時候有人跟著。」

黃鐘一怔,愕然道:「在下不過是孑然一身,他們為何跟著?」

「去,跟著那人,看看是誰的手筆。」

方醒交代道,等小刀走了之後,他冷笑道:「方某來此看來是觸動了某些人的利益啊!他們害怕了!」

黃鐘略一思索,也明白了事情的來由。

方醒處理倭寇和通倭人的手段讓人心驚,而且他暫時還沒有離開台州府的跡象,那些人大概是擔心這位太孫的老師是帶著某種目的下來的。

方醒起身,看著外面灑滿庭院的金黃色,負手道:「心底無私天地寬,心中無鬼,何必行此鬼祟之事,我倒,這些人究竟是在害怕什麼!」

第二天,小刀就帶來了跟蹤人的消息。

「老爺,那人最後進了稅課司。」

「一個稅課司絕不敢私下如此!」

方醒想起了大明奇葩的稅收政策,商稅被朱元璋定為三十稅一,這個起因是為了恢復因為元末戰亂被沉重打擊的商業。

可到了永樂時期,朱棣不敢改動他老子的政策,依然是超低稅率。

「都靠農民來養著這個偌大的國家,若是有個天災**,大明如何?」

方醒嘆道:「市舶司也是如此,禁止民間貿易,只許納貢貿易,關鍵是還不收稅,額滴神啊!看看前宋的商稅吧!」

黃鐘久在蘇州府,自然知道這些弊端,他勸道:「伯爺,這些都得緩緩圖之,畢竟……殿下還年輕啊!」

方醒詫異的看了黃鐘一眼,點頭道:「是啊,我們都年輕,不過這事我是不能不管!」

靜默了一會兒後,黃鐘躬身道:「伯爺放心,在下亦是有一番胸懷!」

剛才黃鐘突然表露心跡,方醒只是含糊應對,這次他不能再這般了,否則黃鐘必然離心。

定定的看了黃鐘一刻,方醒緩緩的道:「此路風險不小,非堅忍不拔不可為,非心如鐵石者不能當,你可想清楚了?」

黃鐘肅然拱手道:「伯爺,在下不悔!」

方醒的眼神陡然變得銳利起來,如刀般的刺向黃鐘:「伯律,你可知曉這個話的後果?一旦你有異動,方某有一千種方法能讓你死的無聲無息!」

黃鐘坦然的道:「若是如此,任憑伯爺處置!」

方醒點點頭,然後說道:「好,此後你可到我的書房來。」

方醒的書房在方家就是個禁地,除非是他叫你去,否則靠近者都會被家丁們當成姦細。

黃鐘在方家的這段時間裡,看到過方醒的行事。從朱瞻基對方醒的態度,到學堂中教授的那些內容,都在昭示著一個意思……

——我們不是儒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