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32章 朱棣的深沉

第432章 朱棣的深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10 10:03 | 本章字數:2427

「解縉為何發熱?」

朱棣接過大太監手中的一張紙,他看了一眼,語氣平淡的道。可紀綱卻覺得身上發熱,他俯首道:「陛下,解學士今日受了涼,詔獄的獄卒發現晚了些,所以」

前方的朱瞻基身體微微一動,心中對方醒的判斷佩服的五體投地。

「解學士是在詔獄的院子里被埋的,只要你不說,紀綱絕對會配合!」

朱棣無意識的摸索著鎮紙,邊上的大太監心驚肉跳的等待著那聲脆響,可許久都沒有東西砸下來。

當連楊榮都有些沉不住氣的時候,上面傳來了朱棣的聲音。

「解縉桀驁,革為庶民,無詔不得進宮!」

呼!

朱瞻基慶幸自己聽從了方醒的話,沒有一來就說紀綱想活埋解縉,不然這旨意大概會變得殺氣騰騰的吧。

「方醒身體既然不佳,那就在家中養病半月吧!」

朱瞻基的身體一顫,知道有些事情怕是已經

可朱棣為何不拿下紀綱呢?

而且也沒有處罰自己欺瞞之罪,只是把方醒禁足了半個月。

帝王心思啊!

飄忽而不可捉摸!

這一刻,朱瞻基才覺得自己未來的路很長,要學習的東西很多。

朱瞻基幾乎是一路打馬衝進了詔獄,然後進去一看,看到方醒正拿著濕毛巾在給解縉敷頭。

「可是有結果了?」

方醒把毛巾交給辛老七,起身問道,神態很是沉穩。

朱瞻基既然來了,那就說明朱棣並未下狠手。

朱瞻基喜憂參半的道:「皇爺爺口諭,解學士此後就是庶民了。」

「那我呢?」

方醒拍拍手,看到紀綱出現在門口,就沖他笑了笑。

朱瞻基有些內疚的道:「德華兄,皇爺爺令你在家養病半月。」

說完朱瞻基就難為情的看著方醒,他覺得這事就應該是自己的責任,可最後板子還是打在了方醒的身上。

可方醒卻對著皇宮方向拱手道:「多謝陛下的寬宏!」

紀綱的臉頰顫動了幾下,心中知道,方醒這話一點都沒錯。

「去找馬車來。」

方醒吩咐道。

「小弟已經帶來了。」朱瞻基指指外面。然後他有些赧然的道:「解學士的家人不在京中,只能送到小弟的莊上去了。」

朱棣既然說無詔不許解縉進宮,這就是在忌諱解縉和太子的親近,所以朱瞻基也是沒辦法,不敢把解縉帶到自家去。

方醒一臉慷慨的道:「那有何難,老七,趕緊把解學士送上車,咱們回家。」

「德華兄」

朱棣話里說是方醒的身體不好,讓他在家養病,可大家都知道,這貨的身體早就好了。

這就是禁足啊!

可在禁足期間,方醒居然還敢把解縉接回自己家去,這不是義薄雲天,還有什麼是義薄雲天?

到了家裡,方醒把解縉安置在外院,就在黃鐘的邊上一個小院子中。

方醒看著解縉那燒紅的臉,就出去了一會兒,回來後,手裡拿著幾顆被海苔片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東西,讓人直接給解縉喂下去。

小刀看著解縉的面色,想起以前在興和堡看到那些發燒的人,就問道:「老爺,這位解學士不會燒成傻子吧?」

方醒輕笑道:「既然到了這裡,他想傻都難!」

交代人照顧好解縉後,方醒就和黃鐘去了書房。

坐下後,黃鐘嘆道:「伯爺,今日您可真是險之又險啊!」

方醒喝了口茶水,點頭道:「確實,不過我事先評估過,最差不過是收回鐵劵,可那鐵劵說句實話,你覺得能免死嗎?」

黃鐘苦笑著搖頭,老朱家的皇帝都邪性。哪怕是朱棣,當你觸犯了他的逆鱗時,什麼鐵劵都得跪了。

方醒自嘲的道:「陛下已經說了,永樂年之內,不會再封賞我,所以咱這也算是死豬不怕滾水燙了。」

朱棣用禁足來告訴朱瞻基,你們的一舉一動朕清清楚楚,只是沒有動手罷了,以後且小心著。

方醒嘆道:「算起來陛下對我方醒算是厚愛了,爵位未曾掛武臣號,在群情激昂的時候,只是把我調到了台州府去,而且很快又調了回來,真的很照顧了。」

黃鐘同意這個看法,同時心中也有些迷惑,心想朱棣咋就對方醒這般的看顧呢?

當時方醒被調去台州府,朱棣完全可以讓他在那邊吃海魚吃到自己駕崩,可才幾個月,馬上就兒戲般的又把方醒弄回來了。

黃鐘有些遲疑的說道:「伯爺,要小心紀綱。陛下既然知道了這些事,可卻沒有處置他,在下估摸著那紀綱大概要得志便猖狂了!」

「那就是個自以為聰明的棒槌!」

方醒不屑的道:「紀綱有的只是小計謀,小心思,靠著揣摩陛下的心思整人,你等著看,這廝逍遙不了多久了。」

方醒起身走到窗戶邊上,打開窗戶看了一眼四周,對著在外面巡視的小刀點點頭,然後回身說道:「紀綱就是陛下養的一條狗,可目前看來,這條狗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了,你想想,陛下能容忍嗎?」

紀綱在解縉這件事上算是在朱棣的心裡扎了一顆釘子,只要時機恰當,這顆釘子就會生痛生痛的。

「那時的紀綱不死何為!」

黃鐘不禁嘆道:「伯爺,那您今日不給解學士請」

方醒看到黃鐘尷尬的模樣,就淡淡的道:「你是說在詔獄時為何不給解學士請大夫是嗎?」

黃鐘想擺手,可最後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方醒左手按在桌子上,身體微微側向書房的大門,眉間冷漠的道:「當時若是請了大夫,只要陛下降罪下來,這就是罪狀之一!」

「而且」

方醒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坦然的道:「若是能用解學士的病重來爭取陛下的同情,我認為是個不錯的選擇。」

黃鐘釋然的道:「是了,當時陛下的態度未明,若是伯爺您輕舉妄動,那後果難以預料啊!」

透過陰雲的光線灑在外面的雪地上,映照出的輝光折射進來,讓方醒的身體看著有些聖潔出塵之意。

可他的心中卻在想著自己當時的打算:若是能用解縉的病重把紀綱扳倒的話,那麼一切的謀劃都值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