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33章 桀驁不馴的解縉,清查

第433章 桀驁不馴的解縉,清查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10 10:03 | 本章字數:2676

等方醒回到內室時,就看到張淑慧正面色如常的在做針線,只是有些心不在焉,那針在手中半晌都沒動作。

而小白就坐在矮凳上,以手托腮的在發獃。

鈴鐺被小白的腿壓著,看到方醒後,馬上就拱了出來,尾巴搖的幾乎和風輪一般的圓。

張淑慧一驚,那針向前一送,就扎到了手指上。

「夫君。」

「少爺。」

方醒看到她們的神色都有些不安,就笑道:「不過是禁足罷了,大哥那邊不也是一樣挨過嗎!放心好了,無礙的。」

小白一聽沒事就放心了,馬上就吆喝著,領著鈴鐺去找大黃玩耍。

等小白走後,張淑慧輕皺眉尖,柔聲道:「夫君,解學士在咱們家,會不會」

「不會。」

面對張淑慧,方醒當然得給她一顆定心丸,他擠坐在張淑慧的身邊,低聲道:「陛下雖然把解學士革為庶民,不過是擔心兩件事罷了。」

張淑慧側身看著自己的夫君,眼中柔波蕩漾。

方醒板著手指頭說道:「這第一呢,陛下大概也有些和太祖高皇帝一般的頭痛解學士,你知道的,那位就是個想說就說,想做就做的性子。」

智商滿值爆表,可情商不夠啊!

「第二就是陛下不想讓解學士再和太子有關係,至少在太子上位之前,解學士就別想再踏入官場了。」

方醒把下巴往張淑慧的肩上一擱,聞著那馨香,笑道:「淑慧放心,沒把握的事為夫怎地也不會去做的。」

張淑慧看了一眼門外,羞道:「夫君,這還是白日呢!」

方醒嬉笑道:「誰敢不通報就進來?放心好了。」

說著方醒的手就攬住了張淑慧的纖腰,有些蠢蠢欲動的意思。

「少爺,那個學士醒啦」

張淑慧聽到聲音,馬上就起身進了裡面,好掩飾自己那紅潤的臉色。

方醒遺憾的起身往外走,在門口碰到小白時,他伸手擰了她的臉蛋一把,在她臉紅的嬌羞中大笑著去了前院。

「這是哪?」

解縉記得自己是在詔獄中喝酒喝多了,最後不省人事,可怎麼到了這裡呢?

難道是陛下下旨了?

解縉激動的想起身,可一陣頭暈目眩讓他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聽到動靜,小刀從外面進來,看到解縉在喘息,他就嬉笑道:「學士,我家老爺馬上就來了,你且等著吧。」

你家老爺?

解縉急忙問道:「這是何處?你家老爺是誰?」

「我家老爺可是大明的」

「解學士可是醒了?」

小刀正準備吹噓一番,可看到方醒進來,他只得縮縮腦袋,順著邊上溜了出去。

「你是」

解縉強撐著在床上坐起來,迷惑的看著方醒問道。

「解學士高熱未退,還請多休息。」

方醒笑容可掬的道:「在下方醒,今日有幸進了詔獄,恰好見到了那位紀大人在挖坑,於是就和太孫殿下進去了一趟。」

說完方醒就好奇的看著解縉,想看看這位是否真是傳說中的大才。

解縉聞言身體瞬間就軟了下去,目光獃滯,喃喃的道:「那紀綱居然是想對我下毒手嗎?可要靠著美酒灌醉了才敢動手,而我此刻身在你家,難道是陛下已經厭棄我了嗎?」

方醒暗自咂舌,拱手道:「解學士果然是大才,有如親眼所見,方某佩服。」

解縉看著牆壁,幽幽的道:「既然老夫在你家,可是太孫殿下的吩咐嗎?」

這老頭居然還有傲氣啊!

方醒收起了笑容,淡淡的道:「本人大明興和伯方醒,正是本人發現了紀綱的謀劃,然後和太子、太孫殿下一起策划了今日的一場好戲,不然解學士此刻應該已經被上報病逝了。」

解縉緩緩的看了方醒一眼,勉勉強強的拱手道:「那老夫就多謝伯爺的救命之恩了。」

這老頭還真是

面對這樣的解縉,方醒也只能是苦笑著說道:「解學士就安心在方家休養吧,等病好了,殿下那邊想必會有安排。」

說完方醒看到解縉依然在面壁,心中一怒,轉身就走。

「照顧好學士,有何要求都給予滿足。」

小刀也聽到了剛才的話,所以沖裡面的解縉哼了一聲,然後就不情願的去打水給他洗漱。

「這個老東西,怪不得一直都沒人喜歡!」

方醒氣呼呼的進了內院,看到大黃垂下長長的脖子,正沖著自己而來,就喝道:「再敢啄一下,晚上就吃燒鵝!」

大黃大概是想到了上次啄了方醒幾下的慘痛後果,所以停頓了一下後,在衝到方醒的身前時,猛的一個轉彎,朝著鈴鐺那邊去了。

鈴鐺在自己的窩裡探出個腦袋來,不屑的沖著大黃呲牙,示意別來我的地盤,趕緊滾蛋。

大黃當然不敢惹鈴鐺,於是只得再次轉了個彎,悻悻的去找小白。

「好鈴鐺!」

方醒贊了一句,心情莫名其妙的就變好了,哼著歌進了內室。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錦衣衛的大堂里,紀綱咬牙切齒的低聲恨道,那雙眼睛幾乎都眯的只剩下了一條線。

王謙面無表情的站在下方,鬱郁的道:「大人,咱們在詔獄中辦事,為何會被那方醒和太孫偵知?」

是啊!

紀綱是氣急了,所以沒有去思索其中的差錯,聞言他抬起頭來,那雙眼睛射出令人心寒的光芒來。

「去查!凡是那天在場的都查清楚!」

王謙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匆匆的出去了。

「大人,怎麼查?」

瀋陽有些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機會摻和此事,所以他就裝作一臉沉痛的問道。

王謙在錦衣衛中也有些心腹,瀋陽就是其中的一個,他壓低聲音道:「不好查,得罪人!」

瀋陽瞭然的嘆道:「大人,此事難道就不能交給庄大人來辦嗎?」

王謙冷笑道:「紀大人這是不相信莊敬呢,所以這幾日就放了他的假,可內里如何,誰清楚?」

帶你去干後患無窮的事,這究竟是拿你當心腹看呢?還是

走到大院中,王謙點點頭,瀋陽馬上就召集了今天在衙門的人。

王謙看著這些人,淡淡的道:「今日我錦衣衛中有些事情泄露,大人震怒,所以,今日跟著去了詔獄的出來吧。」

看著磨磨蹭蹭出來的那十多人,王謙笑了笑:「今日在詔獄時,有過單獨走動的人出來!」

錦衣衛在這種事情上當然不會含糊,也沒人敢隱瞞,所以話音一落,就出來了兩人。

王謙一臉遺憾的道:「說吧,當時你們去哪了?」

沒多久,大院里就傳來了打板子的聲音。

紀綱聽著這個聲音,眼神茫然的看著虛空,臉色百變,最後以一聲喃喃自語終結

「陛下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