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34章 你的書院開不了幾年

第434章 你的書院開不了幾年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10 10:03 | 本章字數:2556

「方醒,聽說你被禁足了?哈哈哈哈!」

方醒正在書房中和黃鐘研究把書院建在哪裡,聽到這個肆無忌憚的笑聲後,皺眉道:「漢王來了,罷了,等明日再說吧。」

朱高煦看來最近的日子很是舒坦,滿面紅光的。一進來就吆喝道:「近日秦淮河邊可是來了不少新人,方醒,跟本王去走走?」

走你妹!

方醒雙手托著下巴,趴在桌子上懶洋洋的道:「王爺這是想讓我抗旨嗎?」

朱高煦順手從桌子上拿起一根香蕉,撕開後兩口下肚,然後拍著肚皮坐在方醒的對面。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朱高煦先破功,他嘆道:「方醒,你不夠意思啊!」

「王爺,我可沒啥對不住你的地方。」

方醒知道這貨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所以馬上就打起了精神。

朱高煦指指方醒,一臉鄙夷的道:「你把解縉弄出來幹嘛?你不知道他是我的大仇人?」

解縉當年是堅定的太子黨,性子又直接,所以多次得罪了朱高煦。

方醒不屑的道:「可解學士也是被你給弄進詔獄的吧,關了這麼些年,最後還被革為庶民,你賺大了好不好。」

朱高煦訕訕的道:「當年解縉恃才傲物,本王就看不慣他,於是就和父皇說了幾句,他就被貶了。」

方醒詫異的看著朱高煦,心想這貨自從改邪歸正之後,這態度居然大變。若是以前,肯定會大肆抨擊解縉是如何如何的包藏禍心。

「看什麼看!」

朱高煦瞪大了眼睛,然後起身道:「我就是來看看解縉死了沒,沒死我就回去了。」

方醒的心中一動,就忍笑道:「好,那我帶你去吧。」

你想和解縉握手言和?呵呵!

到了解縉的門外,方醒把小刀叫出來,然後伸手請朱高煦進去。

朱高煦昂挺胸的大步入內,邊走邊喊道:「解縉,本王看你來了。」

「我們走。」

方醒趕緊和小刀躲到了外面去。

果然,過了一分鐘不到,朱高煦就灰頭土臉的出來了。他站在院外,沖著裡面喊道:「解縉,本王是憐你,可你這般的不識好歹,你看胡廣還願不願和你做親家!」

嘖!

方醒頭痛的看著朱高煦,心想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滾!」

解縉在裡面喝罵了一聲,方醒趕緊讓小刀進去看看。

「你要是把解學士氣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裡感謝你!」

方醒調侃了朱高煦一句。

「老爺,楊士奇來了。」

這時方杰倫進來稟告道。

朱高煦一跺腳,罵道:「特么的!都是老鄉,胡廣來了沒有?本王走了!」

大明開國以來,江xi,特別是吉安府出了許多人才,堪稱在明初獨領風騷。

楊士奇和解縉是老鄉,可胡廣卻和解縉差不多是鄰居。

黃鐘也來了,他看到朱高煦匆忙離去,就輕聲道:「老爺,這胡廣受教於解學士的父親,兩家相距不遠,關鍵是……」

方醒眯眼笑道:「關鍵胡廣是頂著解縉坐上了大學士的寶座,而且兩人還是兒女親家。可惜了!」

「德華……興和伯。」

楊士奇匆匆被引進來,看到方醒就有些著急,連稱呼都亂了。

「大坤怎麼樣?」

大坤就是解縉的字,方醒指指裡面道:「先前還好,只是剛才和漢王吵了一架。」

「得罪了。」

楊士奇拱手匆匆的進了小院。

一進去,就看到解縉正氣呼呼的坐在床上,小刀遞了杯水他也不接。

「大坤,可無恙?」

解縉別過頭來,看到是楊士奇後,臉色稍緩:「士奇兄,果然只有你才是寬厚人。」

解縉被放出來的消息早就傳遍了金陵城,可到現在為止,就只有漢王和楊士奇來看他。

「人情冷暖啊!」

楊士奇坐在邊上,看到解縉面色稍好,就安慰的道:「大坤,既然出來了,那就好好的休養,閑時可以與興和伯探討些學問。」

「他是讀書人?」

解縉訝然道,畢竟在他進詔獄之前,根本就沒聽說過方醒這號人。

楊士奇撫須笑道:「興和伯可是太孫之師,大坤你可別小看了。而且此次虧得太孫和他出手,不然你……」

朝中不少人都從朱棣的處理中看出了貓膩,所以說解縉是不小心生病,那只能蒙蒙百姓和那些愚人。

「光大呢?」

解縉問道。

光大就是胡廣。楊士奇面現難色,強笑道:「胡大人正在御前,應該晚點會來吧。」

解縉除了在有些事情上執拗之外,那是何等的聰明,他冷笑道:「光大這是怕被老夫拖累了,也罷,他的前程遠大,老夫也不該拖他下水。」

「哎!」

楊士奇知道解縉有心結,所以就岔開了話題,聊了會兒後就走了。

「老爺,這人不知好歹,要不就送還給太孫吧。」

辛老七覺得解縉太傲了,有些不滿的建議道。

方醒搖搖頭:「他可是天才,不是你家老爺我這種濫竽充數的傢伙。」

解縉這等人在哪朝哪代都屬於國寶級的人物,如果他的情商不是這般低的話,肯定能在大明的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而不是如歷史上的那般悲情。

「而且……我還想把這位留下來,不然書院去哪能找到這等大才。」

辛老七目瞪口呆的道:「老爺,難道您早就料到解學士會成這樣?」

尼瑪!我的用心有這般險惡嗎?

方醒飛起一腳,笑罵道:「你個憨貨!」

接下來就是朱瞻基來慰問了解縉,不過沒敢說那些許諾的話,只是讓他好生休養。

「德華兄,你的書院怕是開不了幾年了。」

「為什麼?」

方醒怒道:「難道那些人還敢阻攔我開書院不成?那就嘗嘗我方某人的拳頭!」

朱瞻基急忙說道:「非也,德華兄,小弟是擔心到時候遷都啊!」

哎呀!

方醒一拍腦門,懊惱的道:「我怎地把這事給忘了呢!」

不但是遷都,而且朱棣應該會在此後常駐北平府行在,到時候會不會把方醒也跟著提溜過去,這誰也不知道。

「修!」

方醒依然決定要修書院。

「到時候這裡就是南邊的中心!」

方醒雄心勃勃的道:「台州府的徐方達我看適合這個老師的位置,等我去信把他叫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