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57章 漕運與海運之爭

第457章 漕運與海運之爭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16 07:21 | 本章字數:2606

徐慶第二天就想回去,方醒讓他再等等。

在看到方醒的能量之後,徐慶恨不能馬上就回去擴大規模,讓罐頭進入千家萬戶。

「德華兄,此物在軍中倒是有大用,不過還得看看皇爺爺的心思。」

朱瞻基吃了一天的罐頭,總算是給這種方便食品作出了一個評價。

方醒篤定的道:「軍中採買常有舞弊,而且若是開拔,軍中的肉食最好的也不過就是肉乾,如何能與罐頭相比!」

「不但是軍中,那些經常出門在外的,若是攜帶些罐頭出門,也無需為肉食煩心了。」

朱瞻基回味著味道,贊同道:「關鍵是別人做出來的沒有這個味啊!」

方醒陰險的想到了速食麵,難道速食麵能有自家精心做出來的營養嗎?

當然沒有,速食麵不過是味道濃厚,所以才受到了廣泛的歡迎。

朱棣那邊的問題不大,特別是朱瞻基叫人核算了一番罐頭的成本後,他甚至還覺得方醒損私肥公。

「德華果然是一心為國。」

夏元吉來找方醒,作為錢袋子的他,當然知道這件事。

方醒一臉正氣的道:「夏大人,大明各處都缺錢,方某作為與國同休的勛戚,怎地也得為此出一把力吧!」

夏元吉來之前就核算過方醒這邊的報價,聞言就撫須笑道:「若是勛戚們都如你這般,只是……哎!」

方醒察言觀色,看到夏元吉面露難色,就猜測道:「夏大人可是為了那些……國之屏藩作難嗎?」

夏元吉一愣,急忙否認道:「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所謂的國之屏藩,說的就是那些藩王。

老朱家除去皇室之外都挺能生的,夏元吉作為大明理財第一人,當然已經看到了未來的弊端。

要是那些藩王繼續這般生下去,夏元吉敢肯定,大明的財政遲早有一天會被拖垮。

可誰敢提出這個問題?

夏元吉不敢,方醒目前也不敢。

誰敢提出來削掉藩王的地盤和俸祿,估摸著連朱棣都頂不住來自各方的壓力。

在這一刻,夏元吉和方醒都想到了推恩令。

方醒看看門外沒人,就沉聲道:「夏大人,前漢的推恩令成功的基礎是什麼?」

夏元吉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有些找到同志的快意。

他緩緩的道:「前漢是挾著平定七國之亂之威,推恩令不過是緩和的一種手段而已。」

方醒點頭贊同道:「我大明此時只是收回各藩王的兵力,並嚴令不得離開封地,只要藩王無反心,則任由他在封地折騰。夏大人,子子孫孫無窮盡啊!」

想起以後那無數的,需要用大明財政來養活的朱家子孫,夏元吉的脊背一涼,只得苦笑道:「等本官兩腳一蹬,什麼都管不著了。」

「德華,你與太孫投契,當早早綢繆之,本官就等著你的好消息。」

夏元吉不敢再說這個話題,飛快的就溜了。

狡猾的老傢伙!

方醒也是無奈的苦笑,目前的藩王規模並不足以對大明的財政造成重創,所以這時候提這茬就是在找死。

「不管了,先顧著自己的小家再說。」

方醒叫來了徐慶,商量著能否大規模的生產罐頭,然後從台州府一路向北。

徐慶顯然是調查過路線,胸有成竹的道:「伯爺,水路運量大,消耗小,只要官府能同意,那是小事一樁。」

因為台州府只能先走海路,然後轉道運河北上,幾乎可以貫穿整個大明南北。

這樣的模式不錯,一路走一路卸貨,能節省許多分銷的成本。

可目前大明的商船想下海,那真是件難事。

方醒想了想,就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一聽走海運,就為難的道:「德華兄,運河即將全線貫通,已經有人在提廢海運、陸運之事,改走漕運。」

大明的北方囤積了大量的軍隊,以後還要遷都,所以很多物質不能自給,這就需要從南方運送過去。

在目前,這種輸血式的運輸有兩種方式:陸運,海運。

陸運人吃馬嚼的耗費大,而海運則是風險大,一旦遇到風浪,整個船隊能剩一半就算是不錯了。

在朱棣駕崩後,大明的海禁政策越來越嚴,到最後乾脆就一把火燒掉了寶船的圖紙。

燒掉寶船的圖紙不可怕,可怕的是居然把航海資料和安南圖冊也燒了,而且此舉在當時得到了文官系統的一致讚譽。

當然,後來有人說劉大夏並未燒這些資料,只是在皇帝想索取這些資料,探討是否可以再次重現鄭和下西洋的盛況時,把那些資料都藏了起來。

「海運有天然的優勢。」

方醒不得不再次擺出教誨的姿態說道:「走運河,姑且不論船隻大小的問題,咱們就說說要維持運河的暢通,我大明要養多少人。」

運河每年都得要疏通,這些費用和人力都是沿岸的各地政府籌劃,計算下來,成本比海運多出一大截。

而且運河還帶著收稅的功能,在各個地方設卡,對過往船隻收取稅費。

「海運雖然有風險,可也不能完全放棄。」

開挖疏浚運河的工程耗費太大,若是廢棄漕運,方醒覺得自己會被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口水給淹死,所以他只得迂迴建議。

「信風季節,咱們可以走運河,可風浪少的季節,為何要千辛萬苦的走漕運呢?」

朱瞻基訕訕的道:「德華兄,皇爺爺準備在淮安等地設立四個大倉,到時候直接由軍丁接力轉運。」

「全是軍丁運送?」

方醒覺得這事不靠譜,除非是擴大漕丁的規模,不然絕無可能。

朱瞻基近日也旁聽過關於漕運的事宜,所以胸有成竹的道:「百姓運送,則可免除當年的稅糧。」

「若是不送呢?」

「則照常交稅。」

方醒心中嘆息,這是讓農民們做二選一的選擇題啊!

農民一旦參加運糧,那一年的莊稼都廢掉了,所以免稅。

可就算是免稅了,那些農民吃什麼?

「海運當真不能恢復?」

方醒抱著最後的希望問道,他希望大明不要遠離海洋,哪怕有風險,可鄭和的船隊不是常年飄在海外嗎?

朱瞻基知道方醒歷來都看重海洋方面的利益,可朱棣行事,一但定下來後,沒人能動搖他的意志。

看到朱瞻基為難的神色,方醒忍住捶桌子的衝動,臉色鐵青的道:「運河作為南北通道是很重要,可重要到為之廢除海運,我覺得這是一個短視的決斷!」

等到朱棣一去,大明直到隆慶年間的這段時間,禁海的力度越來越大。從短暫的朱高熾時代,到朱瞻基登基後的政策就是這一切的發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