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67章 試探還是逼宮,貳臣和元老

第467章 試探還是逼宮,貳臣和元老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0 23:08 | 本章字數:2610

春天的早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子奶香味,有人說這是地氣蒸,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光景。

今日早朝事情不多,只是討論了交趾的變局。

連楊榮都樂觀的認為沐晟將會把那些叛逆圍堵在奉化州,然後聚而殲之。

朱棣看到無事,就讓人散了去,只留下了幾位輔政大臣在身邊。

不是正規的朝對,所以君臣之間都鬆散了許多。

朱棣接過毛巾擦了把臉,然後就問楊榮:「沐晟那邊可有把握?」

楊榮不用看地圖,就自信的道:「黔國公兵力佔優,只需圍住就行,到時候叛軍糧盡,自然只能絕境一擊,我大明理當獲勝!」

朱棣點點頭,覺得此戰之後,交趾肯定能平靜不少時間。

而他的目光始終都在注視著草原,就等著正在摩拳擦掌的阿魯台和馬哈木的第一次交鋒。

朱棣略一抬眼,看到胡廣有些呆,就不悅的輕哼了一聲。

這裡是大明的政治最中心,能拿到門票的,就相當於是宰輔般的人物。

可宰輔在君王的身邊有走神的時候嗎?

金幼孜在邊上用腳碰了胡廣一下,胡廣一個激靈,急忙請罪。

「陛下,臣昨夜有事困惑不已,輾轉反側,最後被老妻趕了出來。」

胡廣赧然的說道,殿中的君臣都不禁為之桀然。

葡萄架的故事不少人家都有,不過像胡廣這等地位還能自嘲說出來的,真的很少見。

「所為何事啊?」

雖然覺得這麼問不大厚道,可朱棣的心情不錯,所以也能拿玩笑來增進一下君臣之間的情誼。

為君之道,一味霸道必然不長久,臣下整日惶恐,戰戰兢兢。時間長了,君臣之間必然離心。

可太和氣了也不行,性格柔弱更不行!

當年朱允炆的性格就不適合當皇帝,不過朱元璋已然垂垂老矣,最後不得不把這個偌大的江山留給了自己的孫子,自己帶著無盡的遺憾和擔憂逝去。

胡廣起身後笑道:「陛下去歲詔令重修五經四書大全,性理大全,天下人聞之皆雀躍鼓舞,對此翹以盼,此我大明之盛事也!臣為陛下賀。」

去年朱棣就令人重修了儒學經典,還指明了方向,選了些後人的注釋附在後面,歸納於正統範疇。

說到這個,朱棣的心情就更加的愉悅了,他撫須道:「明年就該編好了,到時作為根本,也能安穩人心。」

說到考試,目前只是模糊的劃定了一個範圍,可那麼多的書,學生們都覺得有些無可適從。

朱棣此舉正是想制定一份權威教材,作為科舉的依據。

頓時群臣就贊了幾句,胡廣最後說道:「陛下,五經四書經過陛下的詔令,已然成為我大明學生的必學之課,可若是有地方把五經四書置之不理,那……」

金幼孜站直了身體,楊士奇垂眸不語,楊榮卻皺眉看著胡廣……

殿內的氣氛陡然變得凝滯起來,大太監朝著下面的人點點頭,然後殿內就只留下了他一人伺候。

朱棣面無表情的看著胡廣,而胡廣一直在保持著微笑,身體站直,紋絲不動!

楊榮卻有些站不穩了,他看了看金幼孜,可金幼孜卻眼觀鼻,鼻觀心。

這是在幹什麼?

試探還是逼宮?

楊榮再偷偷的瞟了一眼朱棣……

朱棣的臉上浮起了一絲譏誚,楊榮誓,他絕對沒看錯,就是譏誚。

哪怕這譏誚來得快,也去得快,可楊榮還是在心中一嘆,隨即就學起了金幼孜當菩薩。

「陛下,兵部金大人求見。」

就在氣氛這根弦即將崩斷的時候,外面的內侍稟報,兵部尚書,詹士府詹士金忠來了。

「臣見過陛下。」

金忠艱難的行禮,朱棣看到他那滿面的病容,不禁心中一軟,喝道:「快扶起來。」

這位金忠算得上是傳奇人物,原先在北平府只是個小兵,可他卻靠著一手占卜的手段聲震北平。

當年朱棣起兵前,金忠多次占卜,說是大吉,也給了朱棣極大的信心。

若論朱棣的信任,在場的誰也比不過金忠,否則朱棣也不會讓他輔佐太子和太孫。

金忠起身後,臉色有些潮紅,他躬身道:「陛下,臣聞有人言太孫之非,不勝惶恐,罪該萬死。」

說著金忠就掃了胡廣一眼,雖然虛弱,可那眼神依然逼得胡廣垂眸。

胡廣只是2臣,而金忠卻是元老,永樂時代的締造者之一。

「臣年邁不堪驅使,請乞……骸骨!」

轟!

當金忠再次跪下時,胡廣臉色鐵青,金幼孜不安的挪動著腳,楊士奇愕然,楊榮就想上前,可最後還是忍住了。

「賜座。」

朱棣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大太監親自攙扶起金忠,然後搬了張墩子給他坐下。

看著金忠在微微喘息,朱棣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忍,旋即沉聲道:「聽說興和伯岐黃有術,金尚書可去看看。」

「謝陛下。」

金忠起身,老態龍鐘的模樣,可胡廣依然不敢抬頭和他對視。

他不但是兵部尚書,而且還是詹士府詹士,輔佐太子,還奉命輔佐太孫。

你胡廣這是想幹什麼?

想說我金忠失職嗎?

上次胡廣去找朱棣,闡述了自己對朱瞻基未來的擔憂,此事被金忠知道後,就已經是怒不可遏了。

「殿下英武果決,有陛下之風!」

金忠留下了這句讓胡廣難堪的話,然後被人扶著出去。

「散了吧!」

朱棣的眸色不喜不悲,不怒不歡。

胡廣慢慢的走出殿內,他站在台階上,看著下面一手扶著欄杆,拒絕被人攙扶,獨自蹣跚著下去的金忠,身體猛的晃了晃。

「胡大人,要站穩了。」

金幼孜從後面出來,語帶雙關的扶住了胡廣。

楊榮從他的身邊走過,並未回頭,反而是追下去,扶住了金忠的手臂。就這樣,兩人緩緩消失在視線中。

「胡大人,這是何苦呢?」

楊士奇嘆道:「我等應該去找太子殿下才是,今日……不該啊!」

「在太孫的身上,太子殿下如何能置喙?」

金幼孜不屑於楊士奇的好脾氣,覺得他這是在和稀泥。

「好了!」

胡廣穩定了心緒,淡淡的道:「國本之爭,歷來都是殺人不見血,本官……無悔!」

「哎!」

楊士奇跺跺腳,搖著頭走了。

金幼孜擔心的道:「胡大人,可看陛下的意思,好像有些怒氣啊!」

胡廣看著那一片屋宇,堅定的道:「若是方醒靠著殿下行雜學,本官堅信陛下會給我們支持,一定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