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77章 出來當狗,就要有被人

第477章 出來當狗,就要有被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21 11:23 | 本章字數:2827

熱氣球已經固定在了上空,馬蘇瞟了正在呆的劉明一眼,道:「這就是物理現象,而不是什麼神仙手段!」

「物理現象?」

「什麼是物理?」

一個物理現象居然能把人送到天上去,這讓人都不禁想去探尋一番。

馬蘇笑了笑,這正是他期望的好奇心。

上面的方醒正在極目四眺,他緩緩的轉身,看著這錦繡山河,心中澎湃。

「這就是大明!」

方醒的目光炙熱,他伸出手去,彷彿這樣就能把下面的一切抓在自己的手心裡。

遠處的山脈看著就像是一條條卧龍,蜿蜒盤旋,氣勢蓬勃。

就在他貪婪看著景色的時候,只覺得身體一震,隨即就開始往下降落。

「我還沒看夠啊!」

方醒有些不舍,可這時一陣風吹過,整個熱氣球都開始搖晃起來,嚇得他趕緊抓緊竹籃邊緣,生怕被吹翻。

幾次擺盪之後,熱氣球終於穩定了下來。

「果然是怕風。」

城牆上的朱高熾鬆了一口氣,回頭對梁中道:「此物怕風。」

梁中心領神會的道:「想必很快宮中該知道的都會知道了。」

熱氣球雖然神奇,讓人心嚮往之,可如果有人用熱氣球窺視宮中,甚至是把人帶到宮中,那就是禁物。

而近日是難得的好天氣,風和日麗,所以方醒才會在問過有經驗的老農後,把時間定在今天。

「嘖!還是不穩靠啊!」

張輔在城樓上有些遺憾的道,而在他的周圍,全是武勛。

孟瑛點頭道:「此物雖能居高望遠,可攜帶不便,天氣稍有變化就無法使用,雞肋啊!」

一個是國朝頭號大將,一個是掌管五軍都督府的朱棣親信,這兩人話後,熱氣球的軍事用途就被蒙上了一層陰影。

張輔對著孟瑛點點頭,然後就回去了。

而紀綱遺憾的拍拍磚牆,嘆道:「可惜了!」

王謙剛才在下面觀察,聞言就問道:「大人,可惜什麼?」

紀綱沒看到王謙臉上的瞭然,他嘆息道:「若是剛才能……哎!罷了,罷了!」

熱氣球終於平安的落地,方醒感到身體一震後,就趕緊翻出來,覺得腳有些軟。

朱瞻基趕緊走過去,兩眼放光的問道:「德華兄,上面有什麼?」

方醒平緩著情緒,沒好氣的道:「上面什麼都沒有,除去風大一點,和地面沒區別。」

如果方醒想忽悠人,他完全可以有仙人在耳語,有仙女在翩翩起舞。

可他不想用神秘來宣揚自己的學,那是在自掘墳墓。

周圍的人圍攏過來,想看看上天一趟的方醒有什麼改變,甚至有人想伸手去摸摸那個熱氣球,想看看是個什麼神器。

這時一個忍不住好奇心的讀書人擠過來問道:「興和伯,物理是什麼?」

「物理,就是方學中的一門課程,滄海一粟,而物理能讓人的眼界大開,知道世間萬物的根本……」

方醒的從容不迫,連劉明的夥伴們都在聚精會神的聽著。

「興和伯,那的能學嗎?」

一個穿著破鞋的年輕人滿懷希望的問道,他的背上是一捆柴,看來是準備進城賣柴火的。

「當然能!只要你識字!」

方醒看著這個年輕人,猛的想起了現在的識字率不高。

果然,年輕人一臉黯然的道:「的不識字。」

這一刻方醒馬上就想到了拼音,可隨即他就壓制住了這個衝動。

就算是有拼音又能如何,難道你還能讓一個不識字的人通過拼音去認字?而且為了這個東西,還必須得去編寫一部厚厚的字典。

不行!

方醒微微搖頭,如果他這樣做了的話,那就不是道統之爭,而是生死大敵!

如果方學是在慢慢的撼動儒學這棵參天大樹的話,那麼字典就是在刨根。

不過眼下識字的渠道不少,大明鼓勵就學,所以靠著快散夥的社學至少能識字。

而且方醒知道,大明目前對書院的態度是很謹慎的,若是他擴大影響力太過,在壓力之下,不得朱棣就要親自出手了。

幸好方學並沒有涉及到政治上啊!

方醒覺得自己還需要心些,免得步子大了扯著蛋!

「先去識字吧,識字之後,可以買一本數學第一冊看看。」

能學會數學第一冊,那麼至少能出去找活,而不至於靠著砍柴為生。

緩緩轉身,方醒看著已經臉色慘白的劉明,淡淡的道:「方某已經知道了你的名字籍貫,願賭服輸,你自己去削籍吧!」

削掉學籍不是件容易的事,大明開國至今,好像還沒有人主動去取消自己的學籍。

舉人有各種特權,就算是考不中進士,可也能授官。

如果不願意為官,那回鄉後就是鄉紳,地位極高。並且各種投獻都會蜂擁而至,再窮的舉人都能致富。

「興和伯,學生先前都認輸了……」

劉明定定心神,拱手道:「學生之前就已然認輸,興和伯,可否放學生一條生路,畢竟春闈就在眼前啊!」

這話里話外的都在打悲情牌,而且把自己粉飾的無辜且可憐。

至於方醒,自然就是南霸天一類的角色。

「是啊,人家早就認輸了,何必咄咄逼人呢!」

「十年寒窗可不容易,若是毀於一旦,那也太可惜了。」

「興和伯乃少年舉人,想必是能諒解的吧!」

「再消除學籍是學官的事,從沒聽過誰能削掉自己的學籍……」

「興和伯,還請高抬貴手,放了劉同學,咱們認輸了還不行嗎?」

「就是,您是伯爺,劉明只是個舉人,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

聽著自己同伴的話,劉明一臉誠懇的一揖到底,就是不肯起身。

這種把腰彎到極致的作揖姿勢很誠懇,也很考驗人的身體柔韌性。

劉明只覺得自己的腰和大腿在酸脹,而且大腦暈。他微微揚頭,可卻看到方醒的腳在不斷的移動著。

「心一點,這可是大明的第一個熱氣球,別弄壞了!」

方醒招呼人去收拾熱氣球,回去他還得是否有損傷,順便評估一下棉布加桐油的組合是否實用。

竹籃被拆下來的同時,劉明終於是堅持不住了。

他踉踉蹌蹌的直起身體,眼中噴火般的看著方醒:「興和伯難道真的不能網開一面嗎?」

方醒回身,看著劉明道:「俗話賭場無父子,今日你先是用話激,封死了方某的退路,還讓自己進可攻,退可守,果然了得。」

「伯爺,學生並無此意啊!」

劉明從話里聽出了冷意,急忙就想告饒。

「方某不問是誰在指使你。」

方醒譏誚道:「可出來當狗,就得有被別人打死的覺悟,記住了,你自請削去學籍。若是你不肯,那也簡單,方某就算是把你給廢了,估摸著也沒人會什麼吧?」

方醒的環視一周,沒人提出異議。

法理不外乎世情,方醒身為興和伯,可居然答應和一個舉人對賭,這本身就是一種自降身份的行為。

所以輸掉賭局的劉明要是不履行承諾,方醒廢掉他那是天經地義。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