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93章 小氣的解縉

第493章 小氣的解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24 03:14 | 本章字數:2623

金陵城中。

會試已經結束了,可那些考生還不能離開,還得等著放榜。

考完試,有心情忐忑不安的,有覺得無事一身輕的,也有覺得自己肯定能榜上有名,所以還在溫習功課。

而第一鮮作為金陵飲食界的後起之秀,名氣不有錢的考生當然要來嘗嘗。有的還大方的叫上了那些寒門考生,也算是一種提前投資。

第一鮮的房間里,兩個考生正在談著最近的時政。

「聽說胡學士生病了。」一個絡腮鬍的考生問道。

另一個白臉考生唉聲嘆氣的半餉才說道:

「被氣病的,據說那興和伯在揚州府大肆搜捕,我輩讀書人當然看不下去了,於是就堵住了他的那個地方,後來哎!」

「後來怎麼了?你倒是說啊!」絡腮鬍催促道。

白臉考生馬上就怒道:「那興和伯派人出來,一陣亂棍打的那些義士遍體鱗傷,還揚言說要剝去他們的衣冠。」

「這般囂張?」絡腮鬍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什麼時候讀書人被這般集體暴打過!

白臉考生嘆道:「那興和伯說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何況你們沒理!」

「怎麼沒理了?」絡腮鬍氣憤的道:「那興和伯縱兵為禍一方,而且還興雜學,難道他還有理了?」

白臉考生猶豫了一下道:「可興和伯在揚州府抓的是私鹽販子啊!」

絡腮鬍怒道:「私鹽販子又怎麼了?他還弄雜學呢!」

白臉考生糾結的道:「聽說那興和伯今日就回來了,也不知道這朝中會不會引發些事端。」

這些考生不知道,方醒昨晚就回來了。

天沒亮,方醒就起床了,他小心翼翼的沒驚動昨晚被自己折騰了半宿的張淑慧,溜達著去了隔壁的書院。

學生們在出操,方醒和解縉、田秀才三人在四周溜達。

「德華,你此次還是莽撞了!不該動手的啊!」

解縉背著手,皺眉說道。

「不,我倒是覺得挺合適的。」

方醒笑道:「那些讀書人讀書都讀傻了,被人一蠱惑就熱血上頭,不給他們一個教訓,他們還以為這世上什麼都是他們說了算。」

看到解縉不以為然,方醒就說道:「當年太祖高皇帝說了,國事天下人都可說得,就是生員說不得,這和漢高祖的看法一致,那就是讀書人自視甚高,在沒有經歷過實務之前,說的話大多是空洞乏味,毫無用處,只會壞事。」

當年的老朱那可是開國皇帝,眼光之毒辣,早就看出了讀書人那種半瓶水響叮噹的德性,以及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本質,所以乾脆就禁止生員議政,而其他人卻沒有這個忌諱。

到了永樂朝,這條禁令開始鬆散了,生員們也敢高談闊論,指點江山。

解縉苦笑道:「可你動手也太過了,輿論嘩然啊!」

「我怕個屁!」

方醒爆了句粗口,然後無所謂的道:「此次揚州府之行,我是奉旨辦事,可那些學生居然敢衝進來救重犯,還叫囂著什麼取義成仁就在今朝,我差點就想滿足了他們的這個要求,」

黑夜漸漸的消散,天邊出現了一抹紫色。

田秀才在邊上聽得無聊,看著天邊的紫色,就搖頭晃腦的作了幾句酸溜溜的詩,然後一臉求表揚的看向解縉。

這時已經溜達到了最右邊的地方,解縉看到了華小小。他的眼睛一亮,先踢了方醒一腳,示意他往那邊看,然後才隨意的敷衍道:「不錯,若是能再輕靈些就好了。」

「輕靈些?」

田秀才琢磨著解縉的評語,腳步一下就放緩了,落在了後面。

華小小正在巡視著春耕的準備工作,看到方醒後,她的眉頭先是一皺,然後才福身道:「解先生,興和伯,小女有禮了。」

解縉笑眯眯的道:「小小好啊!這麼早就開始操持家事了,果然是賢惠。」

華小小垂眸道:「小女不敢當解先生的誇獎,若無事,小女就先去了。」

「咳咳!」

方醒在邊上乾咳道:「那個啥書院的樹苗呢?」

華小小隱蔽的沖方醒翻個白眼,然後說道:「今日就可移栽,還請興和伯準備好人手,我家自然會有人教導。」

「那就好,學院里幾十號人,不夠方某就再叫些人來。」

華小小聞言愕然道:「興和伯,那些可是文曲星下凡,您難道要讓他們種樹?」

「哪有什麼文曲星!」

方醒覺得這個世界的觀點實在是太奇葩了,哪怕再重視讀書人,可也不能冠以什麼文曲星的頭銜啊!

「都是些吃飽沒事幹的傢伙,就這麼說定了,晚點就開始移栽。」

方醒樂滋滋的走了,華小小迷惑的看著他的背影,覺得這個人和那些讀書人不一樣。

「多了些什麼呢?」

華小小輕皺秀眉,想了半餉才恍然大悟道:「多了不羈。」

讀書人不管是好還是壞,可對外時都是一副彬彬有禮,溫文爾雅的模樣。

而方醒卻是率性自然,不加掩飾。

「殺!」

操場上,那些學生正在家丁的帶領下操練刺殺。

年紀小的手中都是木棍,大些的都是鐵棍,一招一式的看著頗有些氣勢。

解縉活動著腳腕,饒有興趣的問道:「德華,這次能牽扯到胡廣嗎?」

得!這位還是沒忘記胡廣的冷漠。

方醒搖頭道:「不可能,那封書信用詞隱晦,而且只是同窗之間的交往,如何能扯上胡廣。」

解縉笑了笑,「那可不見得,陛下做事有時只憑臆斷,所以希望光大兄能平安無事吧。」

小心眼啊!

不過方醒卻認為這樣的解縉更真實。

這年頭哪來那麼多的道德君子,即便是有,方醒也不會和這種人多接觸。

太假了!

等操練完畢後,就是早餐時間。

方醒也跟著混了一頓。

早餐內容都差不多,不過師生不在一起吃。

解縉因為身體還在恢復期,所以早餐時就多了一小碗雞湯。

喝完加了料的雞湯,解縉看到方醒已經吃完了一大碗羊肉面,不禁艷羨的道:「年輕就是好啊,老夫當年也是這般的能吃。」

方醒兩口把煎蛋吃了,擦擦嘴笑道:「解先生,那些學生吃飯才是真正的能吃。」

自從早操的強度增大後,那些學生的胃口就像是個無底洞,有多少都吃的完。

方醒看到解縉有些回憶之色,就低聲道:「解先生,在下可不是挨打不還手的人」

解縉愕然,然後就笑了。

「你動了雷斌,這就是打了胡廣一耳光,算起來是你先的動手吧!」

方醒攤手道:「誰讓他自己不幹凈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