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498章 李茂斷腿,陳瀟被罰

第498章 李茂斷腿,陳瀟被罰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26 15:15 | 本章字數:2616

清晨,方醒難得沒有去書院監督學生操練,只是在內院的院子里跑圈。

昨天張淑慧就給小白分配了兩個丫鬟,這兩丫鬟剛起床,看到方醒後,趕緊就進去服侍小白。

「夫君。」

張淑慧也起床了,看著精神還不錯,這讓方醒多少有些失落和放鬆。

看到方醒在鍛煉,張淑慧就去了小白的屋裡,不多時裡面就傳來了小白的驚呼。

「夫人……」

「昨晚可累著了,別急著起,多睡一會兒。」

趁著張淑慧展示大婦度量的時候,方醒趕緊就溜了。

「老爺,有北平的書信。」

接收書信的事方杰倫從不假手他人,哪怕按理應該是由黃鐘來管也是這樣。

方杰倫笑的皺紋都能夾住手指了,「少爺,書信是昨晚才到的,老奴看過了,是陳少爺的書信,老奴想著昨晚……就自作主張沒有稟報。」

「陳瀟那個懶鬼怎麼想著寫信了?」

方醒打開後一看信的內容,頓時就訝然道:「這貨居然打斷了李茂的腿?怪不得沒看到李茂回來參加春闈!」

「李德政!」

方醒的面色有些凝重。

陳瀟的信中說,當時他在外面吃飯,結果遇到了李茂,兩人話不投機,又喝了點酒,最後就打成了一團。

李茂當然不可能會是陳瀟的對手,所以代價就是斷了一條腿。

而陳瀟也沒好到哪去,因為李德政不依不饒的要公了,哪怕是陳嘉輝全力斡旋,陳瀟最後還是被重責了十五棍。

方醒把信收好,皺眉問道:「可有陳叔父的書信?」

方杰倫搖搖頭,方醒的心就有些往下沉。

今天的早餐很豐盛,等小白緩緩走進來後,張淑慧笑眯眯的道:「小白快來,花娘做了炖雞。」

大清早的吃雞,這意思再淺顯不過了。

看到小白和張淑慧都漸漸的放開後,方醒這才說道:「上午為夫要去一趟城裡,你們可有什麼要帶的?」

張淑慧捂嘴笑道:「妾身都人老珠黃了,夫君可得給小白買些好東西回來。」

「夫人……」

小白羞紅了臉的不依,眼看著早餐就要亂套了,方醒幾口把麵條吃完,起身道:「等為夫去看看,都有。」

方醒先去找到了賈全,問他關於陳瀟這事的經過。

既然都鬧到了陳瀟被仗責的程度,這事在北平府肯定是傳開了。

果然,賈全不過是出去了一會兒,回來就有了消息。

「伯爺,那日李茂的身邊有個人,叫做趙勝。」

「趙勝?他是誰?」

賈全低聲道:「就是死在大牢里的那位趙國章的侄子,曾經在國子監門口攔過您的那位。」

「是他?」

方醒猛的想起了當年的事。趙勝當時被人授意,在國子監堵住了方醒,當面質疑。

方醒當然是不吃虧的,加上那位御史劉奎的存在,於是他就布下了一個殺局。

當時劉奎被趙國章錯手殺掉,而趙國章也沒討好,在牢里咬死不說,最後被拷打而死。

「咦!我想起來了。」

方醒想起了當時在城外遇到趙勝時的那道陰毒視線。

那人居然這般果斷,知道自己的叔叔一完蛋,他自己也討不了好,所以就去了北平府。

「趙勝在北平幹什麼?」

方醒一旦想清楚了,就覺得這事不對。

陳瀟好歹也算是個小二代,而且李德政還是陳嘉輝的同僚,李茂是傻了嗎?居然去挑釁陳瀟。

而且當時李德政的調令應該已經下來了,只等過完年就出來金陵。

在這種時候,除非李茂的腦子抽抽了,或是他想要在陳瀟的面前炫耀一番,不然兩人根本就不會有交集。

「那趙勝開了家店,專門售賣文房四寶,還有些書,不過他好像在北平府有些關係,所以認識了不少人。」

方醒暗自記下了這些話,然後就去了街上。

會試已經放榜了,可街頭上的學生卻不少,因為不少人都想著進國子監。

方醒進了一家飾店,為家裡的兩個女人買了些飾,出來時就看到了李德政。

李德政在兩名隨從的陪伴下,神色平靜的策馬前行。

也許是心靈感應,當快到這家飾店時,李德政的目光就掃到了方醒,然後他的表情一滯,就朝著方醒拱拱手,顯得很有風度。

方醒點點頭,然後也上馬。

兩人的方向正好一致,李德政放緩了馬,等方醒過來時,就微笑道:「興和伯果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幾年未見,讓下官羨煞!」

「李大人深謀遠慮,勤於王事,此次連升兩級,讓人為之側目啊!」

方醒刺了他一句,然後策馬就了過去,很快就把李德政甩開了。

看著方醒遠去的背影,李德政勒住韁繩,面沉如水。

「李大人,這位興和伯在金陵可是風生水起啊!您在北平府與那陳嘉輝結怨,此後……」

李德政淡淡的道:「本官只知道陛下,不知什麼興和伯,米三,你多慮了!」

那人笑了笑:「興和伯可是連瓦剌使團都敢殺,甚至還讓胡大人被禁足,李大人,有備無患吶!」

李德政的嘴角抽動了一下,目光冷冽的道:「本官要去太子殿下那裡,各自散了吧。」

看著李德政打馬而去,那叫米三的男子只是笑了笑。

朱高熾很給李德政的面子,專門抽空接見了他。

行禮問候之後,李德政就說了些珍羞署里的事,表現的很是沉穩,讓朱高熾頻頻點頭。

等話談完後,就在朱高熾以為李德政要告退時,他卻突然跪地道:「殿下,犬子無知,年前在北平與興和伯的好友生了爭執,結果誤了會試……」

這話里的信息量很大,朱高熾微微眯眼,沒有回應。

「殿下,臣不敢叫屈,只是擔心興和伯會不會……」

李德政一臉黯然的樣子讓邊上的梁中都暗自叫好。

果然是個人才啊!

不提李茂被打斷腿的事,只是一味的強調擔心被方醒報復,這種姿態雖然有些怯弱,可卻值得表揚。

什麼是老成謀國?

眼前這位就是了。

不但忍下了兒子斷腿和耽誤會試的痛苦,而且還主動請求朱高熾出面調解,真是賢惠……啊不!真是是宰相度量啊!

朱高熾的笑容收了些,淡淡的道:「此事既已落定就無需擔心,興和伯為人寬宏,當不會生事。」

方醒為人寬宏?

這話傳出去,起碼能笑掉百官們的一半牙齒。

誰不知道興和伯為人睚眥必報啊!

可李德政卻恭謹的道:「那臣就安心了,改日再去向興和伯賠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