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521章 試探黃福

第521章 試探黃福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3-31 15:22 | 本章字數:2740

「噗!」

馬騏被小刀往前一扔,不禁慘叫了幾聲。

朱高煦眨著眼,好奇的問道:「馬騏,你的膽子是從哪來的?居然想造反?哈哈哈哈!」

「冤枉啊王爺!」

馬騏艱難的抬起頭來,滿臉是血,「王爺,都是何家衛這個賊子脅迫奴婢的啊!奴婢對陛下忠心耿耿,一直沒進來,就想著給您報信……」

聽到這裡,連方醒都忍不住笑了。

現場被擒獲的人不少,只要取得口供,就足以釘死馬騏。

朱高煦一步跨下台階,右手一動,馬鞭就抽了出去。

「啪!」

「啊……」

朱高煦在抽著馬騏,被解除嫌疑的沐晟不勝感激的湊過來。

「興和伯,多謝了,等此間的事了,咱們喝一杯。」

方醒點點頭,他想在交趾搞個試驗田,和沐晟搞好關係總是沒錯。

沐家在雲南多年,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交趾這等反覆叛亂的地方能比的。

朱高煦這時令人去馬騏的住所抄家,然後又令人寫奏摺,準備表功。

「方醒,那些俘虜怎麼弄?」

一萬多的俘虜,每天吃飯都是個大問題。

交趾的糧草大多都是開中法引來的鹽商負責,可要把這辛辛苦苦從大明運來的糧食給這些俘虜吃,這個彎很難轉。

想了想,方醒說道:「還是開荒種地吧,在周圍圈出地方,令人看守。」

於是朱高煦就把這話叫人寫在奏摺上請示朱棣。

等處理完這些事後,黃福就和方醒商量此事。

「興和伯,交趾男人懶惰,本官怕逼之過甚會逃啊!」

方醒笑道:「每隊數十人,連坐即可,舉報有賞,若是能整隊避開看守逃出去,那就算咱們輸好了。」

黃福皺皺眉,低聲道:「興和伯,此事有些……」

「就這樣。」方醒說道:「否則大軍常年呆在此處,天長日久,大明不堪重負!」

黃福嘆息道:「也不知道以後的交趾會變成什麼樣啊!」

「只會越來越好!」

方醒篤定的道:「等全境叛亂消除後,當修生養息,收稅以養活駐軍。」

「難啊!」

朱高煦已經去清理馬騏的財富,沐晟去自己的營中清理何家衛的影響。

「興和伯,喝一杯吧。」

這兩天對於黃福來說太過於大起大落,先是差點被破城,接著多年的老對頭馬騏居然想造反。

這些事情交織在一起,讓黃福生出了想大醉一場的念頭。

到了後面黃福的地方,可廚師卻因為被驚嚇生病了,沒人做下酒菜。

黃福尷尬的道:「本官會炒雞蛋。」

方醒牙痛的道:「那還是我來吧。」

在廚房,當黃福看到方醒熟練的動作時,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堂堂的興和伯,在廚房居然那麼嫻熟,想必在家裡也會時不時的下廚。

可如今別說是方醒這般的勛戚,就算是讀書人中間你都很難找到幾個能下廚的。

方醒溜了肉片,做了一個大雜燴,就此齊活了。

兩人在廂房裡坐下,黃福摸摸脖子上的紗布,自嘲道:「老夫對交趾人一向和大明百姓差不多,可沒想到啊……」

在這裡,兩人都隨意了許多,互相舉杯。

方醒喝了一口酒後笑道:「目前民心不穩,畢竟中原已經遠離了交趾幾百年,這民心不是那麼快就能凝聚的,需要時間,需要讓他們感到比以前好,那樣才能慢慢的消除隔閡。」

黃福讚許的再次舉杯道:「興和伯果然是我儒家的大才,能文能武,老夫自愧不如!」

方醒的笑容一滯,嘆道:「黃大人難道不知道嗎?方某已經不是儒家的人了。」

黃福正是想引出這話頭來,於是他就問道:「為何如此?興和伯,難道是排擠嗎?」

在黃福看來,儒學子弟就不該自立門戶,方醒的這種行為是多年來未曾有過的。

方醒夾了一塊吸飽肉汁的豆腐,慢慢的感受著味蕾在爆炸,然後又喝了口酒送下。

「黃大人,這不是意氣之爭,方某也不願意自己的學識被人說成雜學,從此低人一等。」

黃福理解的點點頭,這種事誰都不樂意。

要是換個脾氣急的,弄不好會找人拚命!

學識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誰敢動它誰倒霉。

方醒又夾了一塊野牛肉,眯眼吃下去,「方某和他們已經生過多次衝突,再重複一次,這不是意氣之爭,這是道統之爭!」

你們想打壓我?呵呵,哪怕你們人多勢眾,可老子該挖牆腳就不會手軟,時間會證明誰才是蠢貨!

黃福遺憾的幹了杯中酒,他覺得方醒這等人才以後可以成為儒學的典範,可現在看來,典範不說,大家都成仇人了。

黃福本就心身俱疲,加上方醒證實了那天沈浩的話,一時間心情大壞,沒幾下就醉倒了。

方醒叫人來扶走黃福,自己呆立原地,良久才回了營地。

看到方醒有些鬱鬱寡歡的模樣,辛老七招呼小刀趕緊出去,按照習慣,這個時候的方醒喜歡單獨呆著。

「老七,叮囑今晚值夜的不要進來。」

「是,老爺。」

要是辛老七此時進來的話,肯定會以為剛才的方醒就是個鬼魂。

再次現身後,方醒的精神已經變得好了許多,他拿著一本書,躺在簡單的木板床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方醒又去找到了黃福。

黃福的精神看著有些萎靡,他強笑著拱拱手。

「黃大人,方某覺得交趾的文教還是不行啊!」

方醒精神抖索的模樣讓黃福暗自感嘆著自己的年紀,然後問道:「經年戰亂,交趾已經沒有一塊安穩的地方以供授課,也只有在交州府好一些。」

方醒呵呵道:「那就是禮部的責任了,那些人整日叫嚷著什麼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可一聽到要來交趾就縮了,果然是口舌無敵啊!」

「黃大人,此事可大可小,關係到交趾的長治久安,方某準備上一封奏摺,你看如何?」

這是黃福第一次聽到方醒在坑人,他敢肯定方醒和禮部尚書呂震有仇,要不然怎麼會單獨把禮部拎出來呢!

只要朱棣允許了此事,那麼禮部的呂震就得坐蠟了。

徵召吧,可誰都不願意去。

要是點名強行徵召,呵呵!有人估摸著會在背後扎呂震的小人。

哎!呂尚書,你且多珍重吧!

在這件事上黃福無法拒絕,所以他乾脆就答應和方醒聯名上奏摺。

這人果然是正氣凜然,甘願冒著得罪呂震的風險聯名。

方醒誠心誠意的對著黃福拱手道:「黃大人,剛才冒昧試探,這份奏摺就此作罷。」

黃福訝然道:「可交趾確實是需要教化呀!」

方醒笑道:「奏摺昨日就已經跟著漢王殿下的一起送走了,想必金陵很快就會有回復。」

你既然坦蕩,方某也不屑於算計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