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536章 為交趾婦女操碎了心的

第536章 為交趾婦女操碎了心的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05 01:20 | 本章字數:2622

交趾的清晨霧氣多,薄霧籠罩在田野上,渺渺的看著很有意境。

「都出來,到門口領農具。」

徐景昌躊躇滿志的看著即將為他生產財富的俘虜,不禁隱惻之心作,就吩咐道:「罷了,午飯的米多給兩袋。」

他身邊的管事眼皮子跳著,心想那麼多的俘虜,多兩袋米能頂什麼事啊!

黎亮的周圍都是昨天展出來的志同道合者,他面無表情的領了一把鋤頭,然後看了一眼遠處的游騎,就低聲道:「趁著霧氣,到時候聽我的號令!」

這邊在籌劃著逃跑,而布政司衙門今日也迎來了一個引人矚目的審判。

大清早的,可不少交趾男女都聚集在布政司衙門外面。

「今日好像說能進去聽審案子。」

「哎!聽了又如何,那小娘死定了!」

「殺夫啊!這可是好些年都沒有過的事了,黃大人一定會賞她一刀。」

「別說了,那些女人正盯著你呢!」

「盯著我又怎麼了!難道她們還敢翻天不成!」

男人們都覺得小娘肯定會被處死,而那些被邀請來的女人卻有些兔死狐悲的沉重。

大門從裡面被打開,一個衙役沖著外面喊道:「都進來吧,不過可得守規矩,不然大棍子打出去!」

不過就算是進去了,這些人也只能在大堂外站著旁聽。

大堂里,黃福令人把小娘帶了上來。

小娘的臉上被吳二化打的青腫,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一出來就引起了外面那些女人的同情。

「真是造孽哦!」

「聽說那吳二化用大棍子打她,實在是忍不住了才還手的。」

「可那又能怎樣?殺夫是死罪,小娘肯定會被砍頭的。」

而男人們都興奮的看著黃福,等待著他那一句話。

黃福問了幾句話之後,果然就一臉厭惡的道:「殺夫乃重罪,按律當斬,本官念你是女子,那就判你縊刑吧。來人,送小娘去!」

「哎!居然沒砍頭,可惜了!」

「黃大人也太心慈手軟了,我看就該把小娘給騎木驢!」

「沉塘也不錯!」

「……」

兩個衙役上前抓住小娘的雙臂,準備帶她到外面去。

「看,那個木架子就是上吊用的!」

圍觀的交趾人都閃開了一條道,有人指著邊上那個簇新的木架子喊道。

這個木架子高度約有兩米多,一根尾部是套子的繩子已經掛在了上面,就等著那細細的脖子被套進去。

小娘面色慘白的被帶出來,她不住的看著大門處,可大門卻只有那些進不來的圍觀人,根本就沒有那天說好的救星。

都是謊言!假的!全是假的!明人不可信!

從大堂到木架子之間不過是幾十步,可這幾十步卻讓小娘覺得有一生那麼長。

等到了架子下面時,衙役把繩套放下來,套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後提著她站在了板凳上。

巨大的恐懼讓小娘嘶喊起來:「大人!救救我!大人……」

可門口依然沒有出現那個人。

繩套已經開始收緊了,小娘只覺得身體軟,全靠著兩個衙役的支撐才沒有倒下去。

我的女兒!

我的女兒會怎麼樣?

失去了母親之後,她這輩子會怎麼樣?

一股力量在小娘的身上升起,她用力的掙扎著,常年幹活的身板讓兩個衙役都差點拿不住她。

「踢凳子!」

一個衙役被小娘抓破了臉,他惱怒的一腳把凳子踢翻。

「嘎!」

由於慌亂,凳子並沒有踢遠,小娘拚命的伸出腳尖去夠著了一點,可脖子處勒緊的繩套在不斷收割著她不多的力量……

「大……」

雖然整個身體的重量不在繩套上,可腳尖處的酸麻讓小娘絕望了,她彷彿已經看到了死神正在上空獰笑等待著。

「大人……」

就在她感覺小腿已經在抽筋時,被汗水糊滿的眼睛看到大門處的人群彷彿遇到潮水般的分散開來。

「滾開!」

一張讓小娘刻骨銘心的臉映入了眼帘,這張臉上掛滿了焦急和憤怒。

「大人……」

方醒是如此的憤怒,他一進來就四處尋找小娘。當看到身體因為緊繃而在劇烈顫抖的小娘時,他喊道:

「小刀!」

方醒朝著小娘狂奔而去,而在他身後笑嘻嘻的小刀手一揚,刀光閃過。

「呃!」

心中一松,小娘的小腿就猛的抽了,接著整個身體都掛在了繩套上搖擺起來。

我死了……

小娘看著正奮力奔來的方醒,嘴角不禁浮起了一絲微笑。

大人,我知道你是想救我的……

只是晚了啊!

謝謝你,大人……

「嘭!」

剛放棄掙扎的小娘只覺得身體一沉,接著就落入了方醒的手中。

「大……咳咳咳……人。」

小娘看著方醒的臉,眼中的淚水就滑落下來,猛的抱著他嚎哭著。

「嗚嗚嗚……」

方醒尷尬的站在那裡,等小娘的哭聲稍減後,就把她放下來,然後氣勢洶洶的衝進了大堂。

黃福剛起身準備出去看看動靜,卻被方醒攔在了門口。

「黃大人,為何要對小娘動手?」

方醒氣焰囂張的讓旁觀人都看不下去了。

這武勛果然是不講理啊!

小娘的案子是布政司的職權範圍,你方醒橫插一手是啥意思?

黃福愕然道:「興和伯,此女殺夫,按律當斬,本官改判縊刑,已經是寬容了!」

方醒不甘示弱的道:「敢問黃大人,這小娘所犯何事?」

「殺夫!」

「她為何殺夫?」

「口角!」

「口角?」方醒冷笑道:「本伯方才去了小娘家查了,那日小娘出去勞作,吳二化在家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等小娘回家做午飯時,任由女兒摔落而不顧,小娘這才說了幾句,可換來的是什麼?」

方醒回身,面對著這些旁觀的交趾人,滿臉激憤的道:「不過是說了幾句,那吳二化就抄起大棍毆打小娘。若不是小娘拚命反抗,那日死的就是她!」

圍觀的女人們都面露不忍之色,可在這個男權當道的地方,她們的意見就像是夏日的蟲鳴,微弱而無力。

「可我不能忍!」

方醒鏗鏘有力的道:「誰不是母親生下來的?誰沒有母親?當你們的母親被好吃懶做的父親用棍子暴打時,你們忍得住嗎?」

「我忍不住!」

方醒指著正在喝水小娘,不屑的道:「能找到這樣的妻子,那吳二化是多大的造化?」

「無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