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572章 那豎子是在幫朕呢

第572章 那豎子是在幫朕呢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13 19:58 | 本章字數:2606

當方醒和朱高熾在東宮談論著火炮的威力時,外面來了個宦官。

「殿下,剛才已經議定了火炮之事,先期鑄造一百門。」

朱高熾笑了笑,對方醒道:「既如此,那德華就能者多勞,把鑄炮之事辦好。」

方醒回到家中,在書房和黃鐘商量著這事。

「伯爺,若是這火炮在軍中大興,那聚寶山衛的地位……」

若是別的軍隊實力大漲,那麼聚寶山衛的地位確實是會降低。

方醒淡淡的道:「聚寶山衛本就是太孫的親軍,屢次出征,屢次大勝,這樣下去人見人嫉,地位高了又有何用?」

黃鐘一想就釋然道:「是啊!聚寶山衛以前出征還只是偏師,可此次獨立掃平交趾豪族,是有些太厲害了。」

聚寶山衛那麼厲害,相應的別人就會覺得朱瞻基有些喧賓奪主了。

而方醒在此時拋出火炮這根骨頭,馬上就能讓軍方的情緒回落,為聚寶山衛那讓人眼熱的戰功降溫。

「可聚寶山衛並不是單純憑著火槍取勝。」

方醒玩味的道:「紀律,嚴苛而有序的操練,還有戰術的運用,這些可不是輕輕鬆鬆就能學了去的。」

「至於謀海運,目前實際並不恰當。」

方醒有些不爽的道:「鄭和已經回來了,據說光是維修和更換船隻的耗費就讓夏元吉想上吊,我若是此時提出恢復海運,那就是不顧民生,不顧大局,智者所不為。甚至還有人希望我主動提出來,到時候就是一個攻擊的理由。」

黃鐘點頭道:「正是如此,到時候陛下那裡肯定不高興,畢竟會連帶到鄭和出海的事。」

「伯爺,那您這時候把火炮推出來是為何呢?」

黃鐘有些不解。

方醒笑了笑:「聚寶山衛被人眼紅已經很久了,我此時放出火炮,不過是想讓文武之間割開,等交趾的銅礦大量被開採出來,到時候不用我說話,先夏元吉就會第一個跳出來要求走海運,其次就是武勛們,他們想要大量的火炮,那就先幫夏元吉把銅料的成本降下來吧。」

想想,如果單純用馬車、牛車把交趾的銅料拉到中原,這一路上人畜的消耗之大,絕對能讓人感動到落淚。

「再說……武勛最近好像和文官走的近了些,這樣不好,非常不好!」

「慢慢來,一切的一切都不要想著一蹴而就,我們需要的是耐心,因為……我年輕!」

黃鐘贊道:「伯爺,看您的布局有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非得等時候到了才知道。朝中那些人估摸著還搞不清您的意思吧。」

「誰知道呢!」方醒微微一笑,眼中全是平靜。

胡廣,你猜到了嗎?

「老夫不知他想作甚,只知道海運決不可再興!」

值房內,胡廣和楊士奇在喝茶議事。

楊士奇覺得有些心煩意亂,他把茶杯放下,「胡大人,這火炮終究是利器,興和伯此舉也許是想和武勛拉近乎,挽回上次截殺瓦剌使團的裂痕。」

胡廣垂眸道:「士奇,你的眼界還是不夠啊!」

這話有些重,因為胡廣屬意的接班人正是楊士奇,所以他聞言就有些愕然。

「胡大人請明言。」楊士奇拱手道。

胡廣的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門口,緩緩的道:「方醒謀海運,為的是他鼓吹的海外掠奪那一套,可你想過沒有,國雖大,好戰必亡,我大明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眼瞅著太子太孫都是明君的樣子,在這種時候他方德華還要來橫插一腳,太年輕啊!」

「海運雖然好,可卻會助長百姓的野心,若是海運大興,你想過沒有,那就是工商蓬勃,人心思利的局面。」

胡廣正色道:「我與方醒無冤無仇,所為的不過是道統和政見不同罷了,他不安分,老夫自然會壓制下去,若不如此,照著他的那一套來,我大明的民風不復淳樸矣!」

楊士奇贊同道:「民淳樸,則大治不難。」

胡廣微微挑眉道:「如今我大明難道不能稱一聲大治嗎?」

楊士奇訝然道:「當然能,不論文治武功,當今大明均可與歷朝歷代相媲美,胡大人功不可沒。」

胡廣欣慰的道:「若是後世能稱此時為盛世,老夫死而無憾了。」

輔佐明君開創盛世,這是文人的終極夢想。

而胡廣覺得自己已經在這個夢想的路上,所以誰敢破壞他的夢想,那就是生死大敵。

胡廣起身去推開窗戶,秋風吹過,讓他覺得飄飄欲仙,意氣風。

回過身,胡廣自傲道:「陛下欽定先造一百門,此事已然落定,那方醒的算盤落空,也不知道此刻是否在懊惱,哈哈哈!」

方醒當然沒有懊惱,他也在吹著秋風,可卻是在躺椅上。

內院,方醒一人躺在椅子上面,看那舒展的眉間,張淑慧覺得是睡著了,於是就躡手躡腳的進了裡間。

小白也在犯困,腦袋一點一點的,身邊的鈴鐺也是懶洋洋的。看到張淑慧進來,連尾巴都不搖,睜開眼又閉上,就算是和當家主母打過招呼了。

春困秋乏,一家人都在睡午覺,而朱棣卻才剛吃完午飯。

「文武相合,帝王之大忌,那豎子是在幫朕呢!瞻基,你說給他什麼好處?」

朱瞻基還沒弄清楚裡面的彎彎繞,一臉的懵逼。

「哈哈哈哈!」

看到孫子蒙,朱棣不禁暢快的笑著。

「不懂?」

朱瞻基點頭道:「皇爺爺,孫兒確實是不懂。」

朱棣撫須,心情愉快的道:「有人說他是想藉此謀海運,有人說他這是想討好武勛,可那豎子不過是在報復罷了。」

「報復?」

朱瞻基覺得自己真心不懂,不過是火炮的事,怎麼能牽扯出那麼多的東西來。

朱棣心情好,就給孫子說說這裡面的道道。

「上次調走了你二叔,讓他孤軍在交趾惶惶無所依,若不是他事先讓人去把水攪渾了,你以為他回得來嗎?」

朱瞻基一驚,方醒前幾天把交趾之戰說的輕描淡寫的,可現在這麼一說,他才知道,原來方醒在交趾經歷了這麼一次危機。

「他若是動作慢些,那些豪族就會勢大,到了那時,他那點人馬別說是平息叛亂,能保住北方就算不錯了。」

「皇爺爺,那……若是交趾丟失,我大明不是……」

朱瞻基覺得朱棣的思維太奇葩了,居然能放任交趾陷入如斯境地。

朱棣的眼中略帶暖色,和煦的道:「瞻基,交趾若是大亂,那正好讓你二叔回師,徹底把交趾從上到下清理一遍。」

朱高煦嗜殺,若是朱棣下令清理交趾,估計那些交趾人會懷念英國公張輔的『仁慈』,哪怕他當年也在交趾立過京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