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10章 概不配種,貪婪

第610章 概不配種,貪婪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1 22:20 | 本章字數:2597

金陵很大,人口不少,每天要消耗掉許多肉食。

平民主要吃的就是豬肉,而家禽則是那些中等以上人家才會經常採購。

王川就是一個賣雞鴨鵝的販子,平時家裡也養了些,加上走村串鄉的去收購,所以這生意還算是能養活一家子人。

今天一上午,王川就賣出去了兩隻雞,一隻鴨,生意有些冷清。

吃完了媳婦做的米糕,王川靠在牛車邊上打盹。

深秋有風,冷風。

那些家禽在籠子里都縮頭縮頸的,靠在一起禦寒。

一輛馬車停在邊上,下來一個中年男子,他走到籠子邊上,皺眉乾咳道:「這鵝怎麼沒小的?」

王川聽到聲音,猛的抬頭,暈暈乎乎的道:「客人,小的不是賣雛苗的啊!」

男子過去看了看那兩隻鵝,問道:「可能看家護院?」

王川憑著本能說道:「客人,這鵝要是養熟了,看家比狗還厲害。」

幾分鐘後,王川看著手中的銅錢不禁有些發怔。

「明日你帶些小鵝來,不單我要,其它富貴人家都想買。」

這是為什麼呢?

王川有些不解,不過他知道這是一個商機,於是也顧不得生意了,趕緊收起籠子,趕著牛車回家。

趕緊收些小鵝來才是正經啊!

而在賣小狗的地方,那些小販今天都小發了一筆,基本上都賣光了。

等方醒知道此事時,朱高煦已經帶著兩條母狗來了。

「王爺,您這是……」

方醒有些懵逼,特別是那兩條母狗看到鈴鐺後的模樣,讓他心中發涼。

朱高煦笑道:「你家鈴鐺勇於護主,已經在金陵城裡出名了,本王若是今日不來,哪還有留種的份啊!趕緊的,讓你家鈴鐺享受享受。」

我曰!

方醒趕緊拒絕道:「王爺您不知道,我家鈴鐺經過高僧點化過,不近狗色。」

啥米?

朱高煦牛眼一瞪,怒道:「今日本王帶了些能讓烈女變成盪/婦的好葯,你上不上?不上本王可就動粗了啊!」

「我不能上啊!」

方醒看到朱高煦的模樣,知道今天怕是躲不過去了,只得答應道:「那就試試吧。」

「鈴鐺,這兩美女都是你的了,你看上誰了就上!」

方醒把鈴鐺叫過來,指著那兩條母狗說道。

兩條狗一直在盯著鈴鐺,看那架勢,如果不是有人拉著,早就衝上來反撲倒了。

鈴鐺昨夜才經過一次殺戮,此時看著就像是一個狗中的王者,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兩條狗。

朱高煦貪心不足的道:「最好兩隻都看上,回去下兩窩狗崽子,本王到時候送你一隻。」

鈴鐺跟著來到金陵後,由於這邊莊子上的狗不得它的歡心,所以至今依然是守身如玉。

而朱高煦帶來的這兩條狗和鈴鐺都是一個品種,所以……

方醒鬆開手,看著鈴鐺走到了其中一條狗的面前,就乾咳道:「帶到後面去,別被人看到了。」

等兩條彼此看上眼的狗被帶走後,朱高煦才問道:「估計是誰幹的?」

方醒搖搖頭道:「鹽商的可能性最大。」

「大膽!」

朱高煦自詡恩怨分明,所以覺得這是對自己的挑釁。

「等本王進宮一趟,把朱勇那個傻子給換回來,然後再收拾那些大膽的鹽商!」

「王爺且慢。」

方醒趕緊叫住這位衝動型的王爺,說道:「此事我已經上了奏摺,陛下那邊肯定會有處置,咱們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朱高煦指著方醒,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這個懦夫,被人刺殺居然不敢報仇,本王真是看錯你了!」

快意恩仇,這就是朱高煦的處事態度!

方醒說道:「又不知道兇手是誰,難道還能把鹽商都殺了?」

朱高煦想想也是,這種事連朱棣都干不出來。

「那你就這麼忍了?」朱高煦終究覺得不順心,有些憋悶。

方醒一臉雲淡風輕的道:「為了鹽政大局,我個人的委屈算的了什麼,當然是忍了。」

等鈴鐺再次出現時,方醒趕緊揮手道:「滾蛋,今天不想見到你!」

鈴鐺也不想見到方醒,它懶洋洋的鑽進了自己的窩裡,愜意的休息。

朱高煦滿意的看著那隻狗,正準備回去,可想想不大對,就問道:「你家大黃下的蛋有嗎?給幾十個,本王帶回去孵蛋。」

方醒對這位王爺已經是沒轍了:「大黃是公鵝。」

「可惜了。」

朱高煦一臉的遺憾走了,臨走時說要是懷不上,他下次還來。

等他前腳一走,方醒馬上就叫人在大門外貼了張告示。

「概不配種!」

徐景昌也帶著一條狗來了,看到這個告示後,就遺憾的道:「可是被榨乾了?」

方杰倫一臉沉痛的道:「正是如此,鈴鐺已經起不來了。」

「嘖!要不喂點葯?」

方杰倫搖搖頭,嘆道:「已經吃了不少了,什麼一條柴,什麼烈火丸,林林總總,可還是起不來。」

「罷了。」

徐景昌把狗留在外面,獨自進去。

一見面,徐景昌就直接問道:「可有證據?」

方醒搖搖頭,他知道這位可是無利不起早的傢伙。

徐景昌不甘心的道:「難道就沒有一點蛛絲馬跡?」

方醒輕笑著盯住他,淡淡的道:「定國公,這是大明鹽政,不是交趾種甘蔗,若是誰壞了陛下的安排,除爵不好說,可削俸是肯定的。」

徐景昌這等頂級武勛自然是不在乎那點糧食,可卻丟不起這個臉。

削俸就代表著你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下降了,這個風險不是誰都敢冒的。

當年鄭亨被方醒在大帳外喝罵一通,結果被朱棣削減了俸祿。在這以後,鄭家就一路走霉運,最終現在已經成了纏綿病榻的病夫。

而鄭能的腿在被張輔派人打斷後,由於二次骨折,現在有些不良於行。

鄭家算是完蛋了,等鄭亨一去,已經被降至武安伯的鄭家估計就完蛋了。

一個走路都不利索,而且於國無功的傢伙難道能繼承國朝的爵位?

朱棣雖然對待功臣不錯,可也不樂意把俸祿和爵位放在一個廢物的身上。

徐景昌訕訕的道:「哥哥我這不是想著為你出口氣嗎,沒有就算了。」

出你妹的氣!

方醒知道這貨在想著先敲詐一筆,然後再持續勒索,直到那人傾家蕩產之後,才會動手。

「定國公,那邊是成國公在做主呢!」

方醒淡淡的道,如果紀綱在的話,一定會把這句話給揉碎了琢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