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11章 朕任你施為

第611章 朕任你施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2 19:20 | 本章字數:2643

謝謝流雲不改的兩萬飄紅!

……

送走了失望的徐景昌,方醒就去學院看了看。

解縉作為書院的實際負責人,平時的事情不多,很是清閑,所以看到方醒後就鬱悶的道:「德華,要不給老夫多安排些課時?」

方醒搖搖頭,誠懇的道:「您德高望重,我若是不在,還得要靠著您才能撐著書院,不敢累著您啊!」

「你啊你!真是連一點空子都不給老夫鑽。」

解縉搖頭嘆息著,他不過是想給儒學增加一點課時而已,可方醒卻搶先一步把口子給封住了。

方醒笑道:「解先生,我怕那些學生學多了儒學,到時候變成了小夫子,那我就可以找根繩子吊房梁了。」

「知進退,明事理不好嗎?」

解縉還是有些不死心,他覺得可以多些課時,然後把這些學生們培養成為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不是說不好,怎麼說呢?」

方醒摩挲著藤椅的扶手,「大明不缺少這種表面上的君子,道德可以用規則來約束,可以從小就灌輸行事準則,可我不想讓這些學生們失去了主動性和攻擊性,那將會是方學的災難。」

「儒學就想把人變成一個模子出來的東西。」方醒目光炯炯的看著解縉道:「老子說守中,儒學說中庸,都是修心的玩意兒,可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你看看國子監的學生,他們被儒學熏陶多少年了?可該去秦淮河的還得去,該口腹蜜劍的還是一臉正人君子模樣,該見利忘義的還是慷慨激昂,所以說啊,我覺得儒學是在教人怎麼裝成一個正人君子,把人性想的太好了些。」

「一個孩子的性格塑造其實在家中就已經定型了大半,剩下的就是他自身在外的打磨,學校里嘛,恕我直言,還是教本事為好。至於道德,那是身體力行熏陶出來的,不是教出來的。」

想起以後的那些學校的種種怪相,讓方醒覺得道德這個東西一味的指望學校,根本就不靠譜。

「用規則來約束,然後慢慢的變成全民都認可的行為準則,這才是我心中的道德。」

解縉嘆道:「你說的倒是好,可實現卻很難,空中樓閣啊!」

方醒振眉道:「不做怎麼知道呢?」

「你這是法家啊!」

解縉有些詫異於方醒對道德的悲觀。

「算不上,我只是覺得……」

「何事?」

方醒看到小刀在門外站著,就問道。

「老爺,陛下招您進宮。」

老朱叫我去幹嘛?

「德華趕緊去,莫要耽誤了。」

解縉以前就吃過大大咧咧的虧,累積多了之後,終於被朱棣給一腳踢進了詔獄中。

等方醒到了宮中後,才現氣氛不大對。

朱棣正在脾氣,地上又多了些摔碎的東西。

「朱勇無能!無能也罷,可他居然被那些鹽商玩弄於股掌之間,誰去揚州府?」

朱棣的目光在方醒的身上掃過,可方醒卻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並沒有主動請纓的意思。

朱棣冷哼一聲,看向了其他武勛。

揚州府目前的情況有些詭異,朱勇坐鎮在那裡,可卻被鹽商們用些手段弄得整日都在享受溫柔。

按照朱棣的性格,應該是直接派兵拿人。可目前卻不行。

鹽商們嘴裡說著配合鹽政改革,可暗地裡卻悄然減少了供應,市場馬上就做出了反應——漲價!

如果強硬的壓下去也不是不行,可失去了鹽商們之後,官府卻一時半會的接手不了這個龐大的市場。

到時候要是斷鹽了,呵呵!朱棣能想像得到整個大明會亂成什麼樣。

可武勛們處理事情的手段強硬,但缺乏彈性,容易把事情搞糟。

而文官就不用說了,沒有武力作保證,那只是白費勁。

這些人是在和朕叫板!

朱棣的眼中閃過一道利芒,親自點將:「方醒,你去過兩次揚州府,你去,帶著聚寶山衛去。」

方醒心中喟嘆,出班道:「陛下,敢問可以做到哪一步?」

這個問題一出,張輔暗自讚賞,而胡廣等文官卻皺起了眉頭。

揚州府此時必然是一片彈冠相慶,等他們現朱勇灰溜溜的走了之後,卻來了個號稱是『寬宏大量』的興和伯……

那些鹽商具體會做出什麼反應誰都不得而知,不過肯定不會給方醒好果子吃。

朱棣的眼中殺機滿滿,他此生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而那些鹽商其實就是在通過朱勇來告訴他:陛下,您得給我們一條生路吧……

「只要能保證市面不缺鹽,朕任你施為!」

要死人了!

而且要死不少人!

「是,陛下!」

方醒領命,然後朱棣催促道:「你趕緊回去整軍,明日就出。」

等方醒走後,朱棣冷笑道:「興和伯才將被刺殺,宮中也才將打死了兩個內侍,朕今日就等著有人去給那些鹽商通風報信。」

冷厲的眼神掃過群臣,所過之處,無不垂。

這就是朱棣!

什麼狗屁的君臣和諧,沒有威懾力的君王只會被臣子輕視!

槍杆子里才有和諧!

方醒一出宮就讓辛老七去通知林群安,他自己卻去了太孫府。

俞佳依然是笑容可親,他一邊把方醒迎進去,一邊笑道:「伯爺可是許久沒來了,讓咱家甚是想念。」

方醒淡淡的道:「你想念我作甚?」

俞佳依然在笑著:「伯爺學究天人,咱們這些刑餘之人也是仰慕得很吶,都想跟您學些東西呢。」

方醒打個哈哈,一路到了書房都沒搭理他。

到了書房之後,俞佳去稟告,方醒站在外面,沒多久就看到一個女人從裡面出來。

「見過興和伯。」

這個女人上次方醒見到過,就是元宵燈會的那一夜。

方醒側身避開,淡淡的道:「不敢。」

進去之後,方醒看到朱瞻基的臉有些潮紅,就沉聲道:「朱勇出了什麼事?」

不了解朱勇是怎麼栽的,方醒還真是心中有些沒底。

朱瞻基示意俞佳出去,然後說道:「成國公收了幾個女人,然後又收了些財物,整日沉迷於女色之中,等現鹽商們聯手削減了食鹽供應之後,已經晚了。」

「他沒動手?」

方醒覺得朱勇應該是要殺幾個鹽商來震懾一下。

朱瞻基冷笑道:「殺了,可揚州府也傳開了他收受女子和財物之事,狼狽不堪,如何還能擔當大任!」

「幸好他是武勛啊!」方醒不知道該為朱勇惋惜,還是該為他感到慶幸。

文官如果爆出這等醜聞,朱棣的第一反應大概就是抄家、砍頭、家人流放。

「德華兄,此行務必要小心,那些鹽商已經要瘋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